夫1.jpg 

「這個禮物我看要你親自拆了。」

探長時期電影中最奇特的莫過於這一部,《李洛夫奇案》。
你要說它是傳記電影,它也不是;你要說他跟探長有關係,也沒有;你要說他跟撈家有關聯,也不完全。
那這樣的一部片怎麼可以將它放在探長電影中呢?所以我說它名字取的好,《李洛夫奇案》,跟本就是一部奇片,在各方面都沒有大關聯的情況之下,還是有辦法被放入探長時期電影。可以說是那個時期最獨特的一點。

要說這部片之前要先說說李洛夫,李洛夫是甚麼人?他其實算是重案組的一個幹探,專門破社會案件的,跟探長抓黑社會小混混是不同的,他不管社會治安,專門負責破一些血案或是無頭公案。他也是香港警察中少數到英國深造歸國的海歸派,所以作風比較大膽,也不管甚麼撈家跟哪個探長的關係如何,只要有案子發生,他就負責偵破,抓到兇手就是他的職責所在。
而他在香港也富有盛名,許多有名的案件都是由他主導辦案,也有多件案子被搬上大螢幕,「三狼案」就是由李洛夫親手偵辦,破獲這傳奇案件,後來也被麥當雄改編成電影《三狼奇案》。
所以說李洛夫之餘香港就等同於楊日松之於台灣這樣的重要,或許一些電影人可以考慮將楊日松先生搬上大螢幕似乎也不錯XD

而這部片最有看頭的一點就是,戲的顧問就是李洛夫先生,不知道他看到自己讓別人飾演是怎麼樣的感覺?
正因為這個緣故,所以這部片很正經,就是說脫軌的地方很少,幾乎沒有。除了裡面兩大正反派主角幾乎威能全開之外,其他地方我覺得真實性頗高的,而這也是這部片最有看頭的地方,在當時一堆跟風片胡亂拍攝的同時這算是一股清流,雖然人氣不高,但是很值得細細品嘗。

夫5.jpg 

「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不適應的就應該淘汰。」

1956年10月深水步李鄭屋辦事處職員跟民眾因衝突而發生暴動,警方派出政治部督察李洛夫(呂良偉)前往,發現是黑社會份子從中搗亂。李洛夫抓到幾個趁亂偷竊的小賊,因而立下大功被派往英國受訓。
李財法(李子雄)在上海做地下生意,一次黑吃黑的爭鬥中誤殺了兩個人,因此被幫派大哥(劉兆銘)趕去香港發展毒品生意,成了香港白粉撈家之一。
李洛夫從英國訓練歸國,被上頭與以重任,成立了一個新的單位──反黑組,專門對付黑社會的頭頭,而他們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字花攤。李炳(黃光亮)是反黑組中年資最老的,他欣賞李洛夫的決心,但是卻不認為他會成功,他介紹了一個有實力卻被冷落的酒鬼警員鄭華(任達華)給李洛夫,兩人一拍即合,也為鄭華重新點燃希望。


一開頭的短短幾分鐘,所描述的我想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沒錯,就是,「雙十暴動」。
由此可知這件事情對當時香港當局有多重要了,派了呂樂探長去陣壓、陳志超探長去抓出幕後黑手,再派出督察級的李洛夫去查訪造事的小混混是誰。
三方攻防之下才將整個民怒給壓下來,但是已經造成不可收拾的慘況,這是香港當時最慘烈的一次暴動,也讓當時政府顏面無光,所以才大方的將對當時有功的人給予極大的優惠。呂樂升上總華探長、陳志超成為三支旗的頭、李洛夫到英國深造,這都是一種彌補,也是一種預防,希望以後不會再有這種暴動發生。
不過這一段電影描述的太過簡略,看不出李洛夫有甚麼過人之處,頂多只能說他身手矯健可以以一打三,但是光這樣就可以到英國深造,我只能說英國政府會不會太偏心阿!其他兩位探長的努力可不比他小耶!所以我才說李洛夫威能全開,他一定是用了催眠大法(誤)!

編劇對於戲中的角色其實描述都很隨便,最扯的莫過於李財法這個角色,在中國殺人被趕到香港,怎麼發跡的也不簡單說明一下,就莫名其妙的變成黑道老大,好歹也用幾張圖片稍微說明一下,當觀眾都很好唬弄的嗎?
而這也是呂良偉跟李子雄的再次合作,不同的是這次是一個當黑道一個當白道,撇開正反派不說,我覺得這次李子雄是技壓群雄,可能因為李洛夫本人當顧問,所以呂良偉不敢表現的太過火,看的出他有點綁手綁腳,被限制住的感覺。反觀李子雄,黑道該有的霸氣跟殺意,他一點都不少的在眼神中表露無疑,這是很高水準的表演,該說他得心應手還是太多類似角色所以讓他可以很自然的演出這樣的角色?無論如何,光看李子雄,這部戲就值回票價了。

雖然說編劇描寫角色有點失常,但是他在細節部分可以說下足了功夫,不同其他電影的地方,他描述事件不是讓一個人在一旁當旁白,而是用一些小段落讓大家覺得事態的嚴重。
像這部戲主要事講李洛夫要打擊字花攤,他就用一個女賭鬼為了賭博而搶走家裡吃飯的錢最後被車撞死這樣的方式來說明字花攤害人不淺,不僅傷害了一個人更成為全家人的夢靨。像這種小細節的表現比起旁白的明顯點出,反而更加有後勁,而且會讓觀眾認同接下來的打擊犯罪,這是很值得稱讚地方。

夫3.jpg  

「這些小弟沒大沒小的,看見有人想坐我的位置就不高興。」

鄭華查到字花攤的總部藏身在一間藥鋪中間,李洛夫決定擒賊擒王,先從這裡下手,並命令所有人都不可以打電話以免走漏風聲。出發前夕阿華偷打電話,在下午茶過後一行人出發準備人贓俱獲,但是卻一無所獲,反被糗了一頓。
幫派大哥從上海到香港看見李財法的生意拓展的比上海還好,決定將所有生意都接過手自己做,同時也看上了李財法的女友小歌女小翠(吳家麗),李財法雖然百般不願,但是還是幫派大哥忍氣吞聲。
隔天李財法招集所有堂口開會,也用了小技巧讓幫派大哥知道香港不是他的地盤,讓他知難而退轉移陣地到台灣。
李洛夫在家裡突然想到了洩密的方法,警局內有人將小紙條傳給送點心的小弟,讓其他地盤的人知道行動。所以這次他聲東擊西,假意要掃黃,實際上目標依然是字花攤。


電影主軸走的是雙主線,李洛夫一條,李財法一條,兩方的劇情比重差不多,算是很公平。
李洛夫不管探長規費這條規矩,憑自己是反黑阻的督察就想要打擊不法,其實這樣的人我不討厭,但是太笨了。當整條河流都已經烏黑不堪的時候,只憑一條小溪是不可能讓河變乾淨,更何況他也不知道那條溪是不是真的乾淨。
他總以為只要自己是清流別人就一樣是清流,這就是他該開始會失敗的一點,他明知道香港貪汙嚴重,他就應該要小心去調查自己手下的人是不是乾淨的底,更何況他底下的人擺明就是不服他這種自以為清流的傢伙,言語酸、動作緩,這時後他就應該要先注意到洩密的可能,而且洩密的方式有幾百種,他一點都不提防,也活該他第一次出擊就失敗,敗在他太單純。
不過他後來聲東擊西的很精彩,假裝要掃黃,結果一樣是掃字花攤,還佈下雙重陷阱讓那些傢伙跳,這招真是高,不得不說他這招用的漂亮。

李財法這角色也是傳記電影中少見的人物,一出場就有一種沒來由的「狠勁」,在上海的時後就殺人不眨眼了,到香港這沒有法律的地方更是如魚得水,憑自己一身狠反倒殺出一條血路,成為香港當時的一代毒梟。
而他的個性也不只有狠,還很能忍。在幫派老大跟他提出一堆無理要求的時後他居然沒有當場發飆,反而是等他快活完之後才用一些陰招告訴他「在香港我才是老大」,這招用的也漂亮,不正面跟對方起衝突,反而是用周圍的人幫自己抬轎,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地位沒有他高,而且也坐不上他的位子。

而這兩條主線甚麼時候會搭上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夫4.jpg 

「你叫旺財是吧!我家的狗也叫旺財。」

這次出擊成功讓反黑組揚眉吐氣,也讓阿華出了一口鳥氣。李洛夫在一晚掃了三百間字花攤,這讓他的名氣一夜之間無人不知,也讓各路撈家開始緊張。
李財法私下送了一大筆錢給李洛夫,希望雙方能一同合作,結果李洛夫反送了一塊牌匾「奉公守法」給李財法,雙方就在此時開始宣戰。
小翠想提供犯罪證據給反黑組,在李洛夫一行人到小翠家的時後卻發現她已經氣絕多時,在搜索犯罪現場的同時李洛夫發現小翠口中有塊小布料,上頭寫著「永來洋服」。阿華跟炳叔到洋服店查線索,發現洋服店老闆就是李財法的堂弟,兩人在晚上偷跑回洋服店找證據,發現人偶中藏有白粉,就在此時一名黑衣人跑出來偷襲,並放火燒店想毀掉證據。
李洛夫抓到想偷跑的洋服店老闆,也用計讓他說出李財法的犯罪事實。


小翠想跟反黑組告密,結果被人作掉。這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做的,兇手真的將警察都當成笨蛋嗎?只要從死者身邊的人找尋,就自然可以發現到跟她最親密的人是誰,還有最有可能的人是誰,警察沒這麼笨,特別是專門破奇案的李洛夫更不可能這麼笨。
不過這線索也太奇怪了,雖然查了之後知道那家店跟李財法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不過這關係老實說也繞的太大一圈了吧!人都要死了怎麼還搞這麼麻煩的死前訊息?又不是柯南還是金田一,乾脆留下一組數字讓他們去破解不是更精彩!靠!想不懂那些推理家都在想甚麼,簡單自然一點不可以嗎?

雖然說是這樣說,不過半夜進洋服店那一段還挺刺激的,隨時都有可能中埋伏,也隨時都會有一場大激鬥。最後是這兩樣全都有,看阿華跟炳叔在生死交關的時後心裡也跟著緊張起來,會不會有人受傷?會不會抓到兇手?看警匪片不就是在追求這個嗎?

而從這段開始李洛夫正式跟李財法槓上了,李洛夫手中已經握有李財法的賣白粉的證據,還有一個汙點證人可以指控他,也就是說下一段就是兩人正面衝突了。

 夫6.jpg


「看他在我面前裝的像條狗一樣,給我個面子,插上三刀就算了。」

李洛夫派大隊人馬掃蕩李財法的白粉製造廠,同時也拘捕李財法。
黑衣殺手到飯店中暗殺掉洋服店老闆,也做了幾個障眼法想躲避警方追查,最後還是被李洛夫識破,雙方一路追趕到天台上,黑衣殺手失足摔死。李財法因為證據不足無罪釋放,但是卻被李洛夫用他的新特權將李財法遞解出境到台灣。
在台灣堂口中李財法因為欺師滅阻必須挨上三刀,他在自己大腿上刺了三刀,也幹掉幫派大哥逃回香港。
傾盆大雨之中李洛夫的妻子(袁詠儀)遭遇伏擊,李洛夫與李財法兩人也進行一場生死搏鬥。


李財法這個角色真是太壞了,殺人不眨眼,而且還過河拆橋,我一度認為這傢伙會不會就只是單純的殺人狂。
他在台灣堂口一段堪稱一絕,先要在自己腳上插上三刀,光是用想的我就頭昏,何況他還是自己親自動刀,而他在第二刀的時後早就全身發抖難以行動,最後居然靠意志力插上第三刀,這讓我不禁懷疑,這傢伙也太能忍了吧!跟本就是神經病。
黑道大哥也真是白癡,要折磨人家就應該要讓小弟動手,不然也要有所防範,而他居然靠對方這麼近,還敢嗆聲,活該他最後反被捅上一刀,真是無腦白癡。
最後李財法坐車脫逃那邊也有夠變態,是用車窗夾著黑道大哥的頭然後開始飆車,還故意讓他的身體撞上牆壁,直接讓頭跟身體分開,這真是有夠狠的,這用喪心病狂來形容我想也不過份,這麼瘋狂的劇情不知道誰想出來的。不過跟《愛的世界》末段那邊有夠相似,跟本就是抄襲人家,太沒格調了。

而最後李洛夫跟李財法的生死搏鬥,老實說,這也太短了吧!前後加起來不到五分鐘耶,人家是將你逼到死路的警察,李財法居然沒有給他老婆一槍,這也太說不過去了,之前幫助你偷渡的路人你都二話不說就開槍了,這時後居然大發慈悲,還說一堆屁話裝英雄。
李洛夫也太神了,拿著把斧頭靠一面鏡子就可以將殺人狂給解決掉,這已經超出我所能想像的範圍了,有點難接受。


整體來說,這部片不算傳記電影,也沒有出現甚麼有明的撈家或是探長來幫衝人氣,但是劇情很流暢,該有的高潮跟轉折一個都沒少,是可以看得很過癮的警匪片。不過李洛夫跟李財法的威能開太大,反而讓整部戲的節奏太快,並且讓其他角色都失去光彩。
李洛夫太過智勇雙全,反而讓他失去了一點真實性;李財法太過兇狠,也沒有個說明或是轉折讓人理解,這讓人很難接受。看見強大的兩個正反派不停對抗,但是到真正要對抗的時後又草草結束,這讓我不是很能接受。
扣除掉爛尾這個部分,中間的辦案過程算是精彩,任達華跟黃光亮雖然對劇情沒有太大的影響力,但是點綴得不錯,很有效果。

這部戲在台灣的名氣不算大,但是很值得一看,是探長電影中很難得的一部簡潔力作。
探長電影,下次見!

全站熱搜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