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還記得之前我有提過,我受訓的地方是在屏東加祿堂,那是個四季如夏的地方,沒有外套大衣,也不需要蚊帳、棉被,營區沒甚麼長官,也沒有甚麼高官會想去那邊。
在我當兵生涯中,待在那是最輕鬆自在的一個月,只是在那邊也發生我當兵生涯中最難解釋的三件事情。

在那受訓,基本上要站的衛兵只有一個,就是「安全士官」,當安官有兩個主要職務,一個是顧彈藥房,第二個是避免不要要的閒雜人等闖入女寢,但基本上這兩件事情有很大的機率,不會發生,所以站安官是一件蠻輕鬆的事,兩個小時內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前提是,不被長官查勤到。

那時候,長官查勤有兩種方式,一個是電話查勤,就簡單報完自己級職姓名,跟下一班哨的級職姓名,基本上就過關了,這也是我最想遇到的查勤方式;第二種比較麻煩的是,長官會親自到我們連部對安官查勤,比較少遇到,但也不是沒有。

那一晚,我全副武裝站2-4安官,剛上哨其實腦袋也昏昏沉沉的,我跟上一班安官交接完後就坐在位置上看著外頭發呆,我們安官桌是在大川堂中央,面對的是玻璃大門,如果白天站安官還可以看到外頭景色,其實也沒甚麼,就連集合場跟士兵小寢,但晚上就只能看見一片漆黑,連路燈都沒有,偶爾月圓只能勉強看見連集合場的一小區塊。
那晚我記得很清楚,一點亮光都沒有,黑壓壓的一片,但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悶,就好像快要下雨前的那種低氣壓壟罩的感覺,外頭絲毫沒有風,也異常的安靜,但我沒有多想,只是等著查勤的電話,看著外頭發呆。
十五分鐘過去,電話還是沒有響,「該不會今天長官想親自走一趟吧?」我開始覺得不妙,雖然長官查勤也不會刁人,但基本上當兵時候能不要遇到特例就不要遇到比較好,我不安的將手點筒放在我椅子旁,以防隨時有狀況。
就在這時候,我聽見外頭遠遠的有聲音傳來,那是很規律的一個聲音。

扣、扣、扣

是標準的小牛皮鞋鞋跟撞擊水泥地板的聲音,營區內士兵通常穿迷彩鞋,那鞋子走起來是沒有聲音的,會有皮鞋的聲音,那絕對是軍官以上的等級。
「媽的,還真的來了!」
我心中驚呼,挑起旁邊的手電筒立刻往大門衝過去。
聲音立刻消失,我打開手電筒四周圍照了一下,沒有任何人影,「大概是我聽錯了吧!」我搔搔頭轉身要回去,走沒兩步身後又聽見了皮鞋聲,我立刻轉頭拿燈照。
連集合場空空曠礦,甚麼東西都沒有,就在此時,安官桌的電話響起。
我驚覺的馬上衝回去接電話,是查勤,報完級職姓名後坐回椅子上,但這次我不敢亂動了,因為皮鞋聲又在外頭再次響起,聲音慢慢變大,就好像有人從遠方慢慢的走到我們連上,感覺聲音到了我們連集合場的正中央的時候就消失了,但隔了一分鐘左右那聲音又慢慢的離開,就好像剛剛有人走到了我們連集合場的中央與我對望,又接著離開的感覺。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已經搞不清楚那聲音的背後意涵到底是甚麼,正當我要放棄想這件事的時候,我聽見了那聲音又出現,但不同的是,這次皮鞋聲不是從外頭傳來,是從安官所在的右側士官寢室走廊傳來,皮鞋跟地板撞擊的聲音響亮又清脆,規律的行進,從最底部的廁所慢慢向安官位置前進。

扣、扣、扣

我慌張到不知道眼睛已經多久沒有眨,左手緊抓住身上的警棍,右手緊抓住手點筒,黑暗中我不知道我到底應不應該開燈去照聲音的方向,就在聲音大概離我五公尺遠的地方的時候。

碰!

一個聲響出現,我立刻回神看著我眼前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下一班安官。
「怎樣?不想下哨是不是?看到我來都沒反應?」
「你來接哨喔?」
「對阿,四點了,不好意思我遲到了!」下一班安官對我打哈哈,我馬上看看手表,兩個小時的時間真的已經過了。
我毫不猶豫的把身上裝備丟給他,「交接表你幫我寫一下,我超累的,我要回去睡了。」說完話後也不等他回答馬上衝回寢室。
回到寢室後躺下才發覺,身上的迷彩服早已經不知道在甚麼時候被我的冷汗浸濕了,但那個皮鞋聲卻始終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社長杰 的頭像
社長杰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喔喔軟體
  • 你起上太真來發要理人天著在向後種,時然子要三。

    好♀軟﹍體□是您﹂的﹎得﹉力§行銷﹋助◎手
    www.softwowo.com/list.htm
  • Blythe
  • 你好久沒寫文章了呢,太忙了嗎?
  • deanchang29
  • 警衛營最懷念的地方應該都是加祿堂吧。每週四早餐可以吃卡啦雞+冰愛玉的地方。
  • 幹你娘幹你娘幹你娘幹你娘
  • 我是
  • 國家地堡有限公司
  • 地板聲隔音、樓地板聲隔音、有效斷音、隔震---6mm隔音氈
    一般木地板幾乎架高舖設,木地板與地面形成中空現象易導致共震與共鳴,致使聲音更為大聲,此聲波為低頻,主要包括小孩跳動、高跟鞋腳步聲、打赤腳走路聲、物品墜落聲、桌椅拖拉磨擦聲,這些為固體共振而傳導產生的噪音,無法有效遏阻,不僅樓上住戶與樓下住戶困擾而引起糾紛,在現今大樓住宅及一般住宅,幾乎都有這種現象發生,對住戶相當困擾。
    2012.04.15 02:34 am
    居家安寧的噪音紛爭不斷,內政部研擬新建案的隔音標準,戶與戶之間的分戶牆,及連接樓上與樓下的樓地板,其隔音標準要達50~55分貝(dB),約可擋住隔壁鄰居的唱歌聲、及樓上小朋友的蹦跳聲

    1.戶與戶之間的分戶牆面RC10cm隔音40 dB;牆面RC15cm隔音50dB (對的)
    2.樓上與樓下的樓地板,樓板厚薄不代表隔音好標準20cm隔音好(內政部規範錯誤的)

    真正問題不在於隔音,而是隔震 樓板隔震隔音阻尼(6mm隔音氈),減少共震共嗚藉由RC水泥固體導音導震

    ■樓板隔音、樓板厚度越厚:不代表隔音好
    樓板厚度越厚,代表隔音效果會比較好嗎?答案是錯的
    牆面是對的
    A.為何:因樓板是固體,會主動傳遞聲音到四面,厚與薄完全不相關
    B.驗證:大樓大樑柱相當厚且粗,左邊人取10銅板敲擊,右邊人將耳朵靠樑柱,聲音傳透變大聲,為何如此固體所傳導的
    C.解法:樓板走路或搬桌椅皆為共震共嗚所導致的,非隔音問題而是隔震問題,樓板上鋪設一層制震材3~6mm隔音氈所有比重一米平方必需6kg以上才能有效遏阻共震傳導。
    D.牆厚:樓板厚度修正為增加牆厚,相信隔音好,樓板是為共震體,牆是隔音體。

    木地板平舖工法
    RC地面需求平整且粗面,將6mm隔音氈舖設上,同時延伸至木板實際厚度,避免木板與牆壁接觸而產生傳導共震,為何要厚度6mm(越厚隔音、隔震越好);注意材料的比重與硬度,是否能承載重量,如硬度不夠會導致木地板凹凸不平,會影響安全性。

    成功案例
    1.桃園廖小姐原先是拋光磁磚,孩子小玩球、跳動經常被樓下抗議爭執,104年5月中旬平舖6mm隔音氈後,孩子一星期玩球、跳動完全沒有被抗議,效果相當好。
    2.高雄左營陳太太與廖小姐問題幾乎一樣,104年3月22日採購平舖6mm隔音氈後,孩子一星期玩球、跳動完全沒有被抗議, 104年6月1日詢問效果相當好。高雄朋友也想安裝

    居家隔音:
    室內方面:木造房屋、和室、音響室、鋼琴室、音樂教室、錄音室、樂器KTV、PUB、音樂廳、練習場、俱樂部、廠房、辦公室、樓層地板、有氧舞蹈室、舞蹈室、體育館、學生活動中心、室內籃球場、排球場、羽球場、手球場、桌球場、迴力球場、浮力球場、舞台、韻律舞蹈室、跆拳室、健身房、柔道室、舞蹈室、劍道室、室內場所
    產品特性:
    1.改善共振問題
    2.減少噪音傳導
    3.抗潮、不吸水,防霉、不易腐蝕
    4.防止地板濕氣穿透
    5.可承載高重量
    6.減少空間壓迫
    7.生活上不怕噪音干擾
    8.產品環保綠色材料、產品可百分之百回收再製
    9.工法非常簡單,施工快速
    10.造價低、效果好、無污染
    11.防焰性:通過塑膠防火實驗中心驗證為CNS7614-1級

    產品規格
    6.0mm x 1M x 10M = 120kg(約3.03坪 )隔音系數
    頻 率 125HZ 250HZ 500HZ 1000HZ 2000HZ 4000HZ
    隔 音 值 29dBA 31dBA 36dBA 41dBA 47dBA 52dBA

    國家地堡有限公司
    TEL:04-22630491
    FAX:04-22603472
    E-mail:strong.earth@msa.hinet.net
    台中市(402)南區福田三街302-1號
  • 訪客
  • 你是海巡署的吧?我要退伍前,指揮部就是從風港搬到加祿糖的時代。
    聽你的描述,是下班安官在搞你吧?!
  • 輔大化學袁天民
  • 蔡元培為何不能歸骨北大?(圖)
    2019-03-14 06:55 作者:傅國湧 桌面版 简体 0
    大 中 小字

    北京大學
    北京大學。(網絡圖片)

    眾所周知,今天未名湖畔的北大是民國時代燕京大學的舊址,燕京大學的創始人司徒雷登的遺願就是能將他骨灰埋在燕園,歷時數十年,幾經周折,這個簡單的遺願最終還是沒有實現,直到三年前,他的骨灰在杭州郊外的一個普通公墓入土。如果說燕京大學已在近一個甲子前消失在歷史的深處,未名湖是北大所在地,「北大之父」、舉世敬仰的蔡元培校長歸骨北大,在未名湖畔選一塊地,應該是沒有問題了。遺憾的是多少年來,多少北大校友、知識界、新聞界人士不斷呼籲,同樣迄今未能實現。

    1940年春天蔡元培先生在香港病故,當時國共兩黨一致給了他最高的評價,毛澤東從延安發出的唁電稱他為「學界泰斗,人世楷模。」正值烽火連天的抗日戰爭,華北早已淪陷,北大遷到昆明,與清華、南開合組西南聯大,兵荒馬亂之中,蔡先生只能在香港下葬,墓地在香港島西南角山坡的「華人永遠墳場」。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曾任《大公報》副總編輯兼《新晚報》總編輯的羅孚一直呼籲讓蔡先生歸骨北大。1985年,他在《蔡元培的墳》文中說,「整個山坡上,從下到上,又從上到下,堆滿了一座座墳墓,又不是一排一排有規律地陳列著;那格局是雜亂的。……萬墳如海,蔡元培的墳墓就淹沒在這樣的一坡墳海之中。」此文曾在《人民日報》副刊發表,結果無人理睬。

    相隔十來年,西南聯大外語系出身的翻譯家巫寧坤教授在香港中文大學訪問,得知蔡先生的墓仍在香港的墳場,情景十分蕭條,給北大寫了一封信:「懇請母校早日迎蔡孑民先生之靈歸葬於北大校園,供世世代代莘莘學子瞻仰。所需經費如有困難,可發動校友捐獻,本人自當帶頭……」這一次北大校長辦公室倒是回覆了,見過這封信複印件的羅孚在《關於蔡元培的墳》文中引用如下:「北大現在的校園為原燕京大學舊址,1952年全國高等院校調整後,北京大學由沙灘遷到這裡。校園的主要部分已於1994年3月,由北京市政府列屬文物保護區,該文物保護區必須保存現有格局,一切翻修和重建事宜,皆需遵照文物保護法的有關規定批准後,才得執行,學校方面無權動土。沒有列入文物保護區的校園,如學生宿舍、食堂、文體中心等,樓間的距離甚窄,鬧聲喧雜,又不是安排蔡先生墓葬的適當場所。」羅孚老人對此提出質疑,蔡先生的墓本身就是文物,對北大而言,這是尤為珍貴的文物。如果真的重視此事,為什麼不向有關方面提出請求,從文物保護著眼將蔡墓遷葬北大,這本身就是對文物的保護。(羅孚《文苑繽紛》,中央編譯出版社2011年版,131頁)

    北大校友的同樣呼籲也一直沒有斷過。2003年1月,羅孚在《金庸小說,革命文學?文學革命?》文中再提此事,「蔡元培先生是北大的老校長。但他的骸骨卻是葬在香港的,埋在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山坡上的千萬墳墓當中。擁擠不堪的,使人有活人住在山邊木屋區之感。我當年為此感到十分不妥,在香港和後來在北京,都在報上發表過文章,主張搬遷這墳墓回內地,回北京,回北大,這才能消除人們對這擁擠的不安。『北京十年』後,我回到香港,又為此在報上呼籲了一次,但一次都得不到回應。」(同上,374頁。)他不無沉痛地說:「我自然人微言輕。在某些不學無術的大人先生眼中,蔡先生似乎也還不夠重。」(同上,133頁)

    如今羅孚先生已在香港謝世,他的八卷本《羅孚文集》在北京問世,其中至少有四篇文章呼籲蔡先生歸骨北大的。想到蔡先生與北大的深厚淵源,而今他奠定的北大傳統早已隨風而逝,即使想歸骨北大也不能,怎麼不令世上所有愛蔡先生、敬慕蔡先生的國人黯然無語。

    今日之北大實在愧對蔡先生,這樣的北大,其實蔡先生的遺骸不歸來也罷。1998年北大百年校慶之際,詩人、雜文家邵燕祥先生在廣東《同舟共進》雜誌發表的《讓孑民先生安息》一文說,蔡先生歸骨北大之議不成,也不必遺憾,「即使歸葬未名湖畔,對蔡先生來說,那也只是『燕園』;而蔡先生曾主校政的北大,他抗戰流亡中至死魂牽夢縈的,應是在沙灘的紅樓。昔之紅樓,久已撥作他用,樓後校園,早就填滿了簡易樓房,而『孑民堂』則屬文化部機關所有:老北大舊址,倒更是『樓間的距離甚窄,聲鬧喧雜,又不是安排蔡先生墓葬的適當場所』了。」他說,倒不如讓蔡先生在香港的「華人永遠墳場」安息下去。

    蔡先生不能歸骨北大,無損於蔡先生一絲一毫,倒是大大有損於今日之北大,一個容不下蔡先生骸骨的北大,會是一個蔡先生開創的兼容並包的北大嗎?會是一個有容乃大的大學嗎?這些問號,在這個淺薄浮躁的唯物質化時代裡注定了無人理會,還是讓蔡先生想遙遠的香港仔山坡上,日日夜夜面朝大海,或聽海濤閒話,或聞驚濤拍岸吧。
    分享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責任編輯: 蘭雪晴 --轉載文章必須保留內鏈,未議授權禁止建立鏡像。



    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