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你不是臥底,你不懂那種感覺!

這是一部描寫臥底?警匪?智謀?還是男人的電影?
我說都不是,這是一部描寫「人性」的電影。
用最沉痛的心情去看待無法翻身的人,最後驚覺,原來自己也跟他們一樣。

無間,顧名思義,就是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
無間地獄,十八層地獄中最後的一層,也是最殘忍的一層。
但是,會踏入的人,都是自願的。

故事發生在2002年,但是一切都還要在拉回到更早的時候。
不是十年前的那天,雖然那天是陳永仁的人生轉捩點。
再往前走七年。

「算命的說我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1884年,劉建明十八歲。
因為韓琛的不信命,所以決定了兩人的命運。
該說一切是巧合,還是命運的注定?
劉建明走出了他臥底的第一步,也是他踏入無間的第一步。

1992年,陳永仁二十六歲。
這一年,黑道社會動盪不安,因而危急到一般人的生活,為此,警方決定一個無限期的臥底計畫。
這是一個連警方也不知道的計畫,只有三人知道。
陳永仁踏出了無法回頭的一步,也是他踏入無間的第一步。

2002年,雙方臥底計畫達到頂尖時期,混亂的局面,詭異的氣氛,相互猜忌的關係,無法捉摸的人心。
一切開始失序,但是在看似完美的社會裡,都還沒有人發覺這一切即將分崩離析。
兩條平行線同時起步,看似背道而馳的兩條線,其實是一條相同的線。

為了搬家所需要增添的音響,劉建明進入一家音響器材行。
他跟一位在裡頭工作的人相互交流了彼此知道的音響資訊,兩人相談甚歡,卻不知道,那人就是之後令他煩惱的臥底,陳永仁。
這是兩名臥底第一次的見面。
此時的主角卻還不是他們。

韓琛與泰國人的毒品交易,黃志誠因為臥底的情報早已知曉,雙方人馬相互明白對方的資訊,卻也完全不明白。
CIB與重案組聯手,打算再這次的交易中一舉殲滅地下最大販毒組織。
黃志誠跟韓琛靠著暗插在對方的臥底相互鬥智,是生還是死,都要看誰的速度快,誰的臥底行。

韓琛,一個不信命,不信神,極度有自信的黑社會大老。
因為他的江湖經驗告訴他,只有掌握住對方的情報,才有暗渡陳倉的機會。

黃志誠,一個城府極深,喜怒不動於色的重案組長官。
根據以往的辦案經驗,他相信只有明白對方的一切,才有一舉擊倒對方的本事。

最後,雙方都失敗。
雖然警方沒有掌握道韓琛販毒的證據,但是他沒有收到貨。
警方在仔細的跟監到最後一刻,卻還是讓韓琛逃過死刧。
雙方都失敗的同時,他們也都發現到一件事─對方臥底的存在。

警局中,雙方人馬全部到齊,最驚訝的卻是兩個臥底。
這是他們的第二次見面。
但是主角,依然不是他們。
真正的主角,韓琛跟黃志誠,兩人顯現出極大的反差。
一個沉穩內斂,一個情緒有極大的起伏。但是,這都是他們用來掩飾焦躁不安的內心。
誰能獲得對方的那張牌,誰就贏得遊戲。
但是,就算贏了這一場遊戲又如何?還是一樣到不了彼岸。
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但是誰也不願意說破,就算是在生命結束前也不相知道真相,也許是假裝不知道,自己早已在無間中受苦。



戲院內,韓琛交給劉建明一疊資料。
這是一個很難玩的遊戲,除非擁有絕佳的腦袋或是有上天的眷顧,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幸運的是,劉建明兩樣都有。目前擁有最多人物資料的就是他,能夠從中作梗的也只有他,一切都只看他的良心。但是,他有良心嗎?
韓琛跟劉建明關係是相互利用,一個利用對方升官,一個利用對方走私。誰得利?表面上雙贏,但是誰也無法把握這種利益關係最後的結果是如何,只要一方決定撕破臉,遊戲就結束了。
劉建明想收手了,但是韓琛還不肯放手,這樣的互動早已經注定了結局的痛苦,兩人應該知道,卻裝做不知。
誰也沒想到,最後的第三隻眼出現。
陳永仁一直在他們後方監視,這是兩個臥底最接近的一次,也是他們第三次見面,只是這次大家都不知道。

黃志誠跟陳永仁在天台上見面,為什麼一定要在天台?答案在後面會揭曉。
兩人的關係是一種信任,是上司對下屬,是老師對學生,也是一種父子情誼。
十年的感情,兩人微妙的關係,不能說出來的秘密,讓他們開誠佈公的相互對待。
可惜這樣的情感是在無間的世界中,因為十年前的那個局,注定了兩人的結局是悲劇收場。
這是一種悲哀?我覺得不能這樣說,畢竟當初是他們自己挑的路。
警方跟韓琛人馬都趕到,誰有能力布這個局?
警方臥底身分就在即將揭曉的時刻,黃志誠決定犧牲自己。
是犧牲?還是另一種死裡逃生?
最終還是未能逃過,從天台墜落的他,腦袋最後想的是誰?
陳永仁趕到現場,目睹一切事情發生,他眼中是驚訝?還是一種不捨?
我看見的是痛苦、驚訝、無法置信、難以理解的情感,當一個人腦袋一片空白時,他會做出什麼反應?呆傻的站在原地。

當一個臥底要找出臥底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劉建明要找出警方臥底,陳永仁要找出黑道臥底,兩個同樣擁有不能說出的秘密,兩人的身分同樣難以告人。
當劉建明說我會找到他的時候,我在他眼中看見的是自信,我相信他有辦法解決這樣的困境;反觀陳永仁說出我會找到他的時候,我只見到心虛。
是因為環境的不同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還是因為兩人的個性不同才有這樣的差距?
當邪裝作正的時候他可以理直氣壯,但是正當成邪的時候他卻無法堅定。
正邪始終不能兩立,但是當正跟邪混雜在一起的時候呢?誰能肯定的說出正跟邪的差別?

當韓琛說出:「阿仁,這麼多手下我最相信你。」
我在想,他真的相信阿仁嗎?他連擁有十年利益關係的劉建明都不能相信時,他會相信一個跟他只有三年來路不明的人?
他只相信他自己,因為只有自己才不會背叛自己。
也只有自己,才能保證自己的一切行動。

當陳永仁被劉建明找到的時候,他在想什麼?
當一個臥底發現到另一個臥底的時候,他會怎麼做?
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誰是主要敵人?就是會威脅到他生涯的那個人。

韓琛中計,他到了最後還不敢相信,誰有辦法追中到他的行動?
他到了最後一刻還在打電話,是為了確認?是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還是為了確定事情的真假?
當鈴聲在他身邊響起的時候,我知道他明白了。
當一個人被逼到牆腳的時候,也是會跳牆的。
只是他不敢相信,反咬他一口的居然是他養了十多年的狗。
「一將功成萬骨枯」原來不是他的批命,這條批命是給劉建明的。
當劉建明出現的時候,他心中在想什麼?
會傷心?會後悔?還是高興?高興自己終於從無間中解脫了?
主角,換人了。

兩人第三次見面(實際上是第四次),陳永仁要求恢復身分。
當他說出:「你不是臥底,你不懂那種感覺。」這句話的時候,兩人的氣氛變的很奇妙。
我不知道劉建明心中的想法是什麼,他有說不出的苦衷,就算是最親近的人都不能說出來。
這就是邪當正的悲哀?我想他這時候才知道,自己一直都在無間中,沒離開過。
無限的痛苦,無止境的悲哀,兩人還在無間中輪迴,卻一直跳脫不出去。
一個是沒有身分的人,一個是隱藏身份的人。

兩人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天台。
劉建明問出了他心中的疑慮,陳永仁只回答:「我不像你,見不得光。」
為什麼警方臥底就見得光?難道他不是傷害人的間接主嫌嗎?
因為他死了多少老大,因為他死了多少警察?他責無旁貸,但是他居然說他見得光?
臥底沒有對錯,因為做的事情都是背叛,他違背多少良心?他摧毀多少情誼?我不相信他在對待黑道人士的時候都沒有放入感情,背叛朋友卻還大言不慚?
這時候,誰才是正?誰才是邪?
劉建明想當好人,卻因為當年錯誤決定,他不能跳脫出來,但是陳永仁可以。
無間,地獄就是人生的地點。

重案組大B,他槍殺了陳永仁。
當陳永仁死的時候劉建明心中在想什麼?
解脫?開心?脫危?安心?還是心中會有一絲絲的不捨?
結局出來,大B也是臥底,韓琛當年放入警方的牌不只一張(開頭站在少年劉建明身邊的人看起來像誰?),也難怪韓琛可以肆無忌憚的在黑道混,因為他從不信任何人。
當大B將自己身份告訴劉建明時,我知道他死定了。
因為劉建明知道,他的身分不能被第三人知道,韓琛的影響從不因為他死亡而消失。
他射殺了最後知道他身分的人,但是無間的世界還是存在。

片子最後,陳永仁恢復身分,葬在黃志誠旁邊。
劉建明上前行禮,動作卻向是跟他說:「你脫離了無間,而我還存在。」
怎樣是好?我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aibvchi
  • 無間道是港片經典.我很喜歡.喜歡到還買了書來看哩!
  • 《無間道》是港片起死回生的神作阿!
    只可惜九零年代那種亂演亂編亂導的瘋狂港片就消失了。

    社長杰 於 2014/12/19 20:59 回覆

  • 喜歡無間道的路人
  • 你好,有一個日期年分寫錯了,188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