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豪1.jpg 

「我的錢多到可以用錢砸死你!」

每一個時期,都有專屬於每一個時期的電影風潮。
八零年代中期,吳宇森的《英雄本色》首開先例,開起一波槍戰熱潮,此後的電影主角都要叼著根牙籤,熱得要死也要批上風衣,主角都跟打不死的蟑螂一樣,一邊拿雙槍,一邊瀟灑的移動射殺對方小弟。
八零年代後期,王晶的《賭神》開啟另一波造神運動,此後的跟風作品無數,不管是甚麼樣的作品,都一定要在其中加入賭神這兩個字,也讓賭變的神話,變的人人崇拜的一個未知領域。
不過要說到真正的風潮,就不能不說九零年代最出色的類型──梟雄傳記。

首開先例的是之後所有電影都難以超越的《跛豪》,這部片一出,就立刻先起一波「探長熱潮」,呂樂、藍剛、何鴻燊、馬氏兄弟、都被人從記憶深處中挖掘出來,這波熱潮的猛烈是誰也想不到的,不同於八零年代的風潮,這一波激起的是所有創作人的無限創意,在真實的事件上大做文章,在一個人身上可以看見整個時代的轉變,這是一個真實年代的梟雄史詩。
每個導演都想挑戰,每個編劇都想超越,但是至今還沒有一部電影可以真正的超越,不管是其歷史地位亦或是其電影本身的厚實程度跟讓人嚮往的程度。
而帶起這波熱潮的人是誰?麥當雄。

我覺得,與其說麥當雄是個很棒的電影人,不如說他是一個很棒的生意人。
電影人只能做出一部好作品,但是生意人可以看見未來的新風潮,我不確定他拍這部片之前是不是已經先預見了這個風浪,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很適合這個題材,也很有方法可以將這個題材發揮到極致。
八零年代的《省港旗兵》,九零年代的《跛豪》,九零末的《黑金》,每一部都在挑戰當時的電影極限,每一部都成功跨越了所有的限制,他挑戰的不只是時代,更是所有人的禁忌,在政治的議題上沒有人可以跟他一樣瀟灑的將所有黑暗面都翻出來,在道德的侷限中沒有人敢跟他一樣可以戳破所有人一直刻意隱瞞的秘密。
就是因為麥當雄敢作,所以今天我們才有幸可以欣賞到那時期的黑暗,一段最瘋狂的時代。

跛豪2.jpg 

「要賺錢就得夠狠,不夠狠怎麼辦?就找個夠狠的罩著。」

1962年中國連續幾個經濟計劃失敗,造成大饑荒,兩千多萬人餓死街頭。
吳國豪(呂良偉)一行人因此從福建廈門偷渡到了香港,卻因為聚賭被抓到警局,所幸一個同鄉的刑警阿龍幫忙,讓阿豪逃過一個冤獄的可能。
阿豪一行人在香港偷竊、聚賭、打架無所不做,卻意外惹到了當地客家惡霸金牙炳(吳孟達),所以決定找同鄉的當地黑道老大肥彪(鄭則士)幫忙,肥彪為了石硤尾的地盤,決定跟阿豪合作。
阿豪跑到金牙炳的地盤擺小攤賣白粉。這個做法惹毛了金牙炳,讓他帶領數十個小弟要將阿豪剁成肉醬,其中又以啞七(徐錦江)最為兇悍,將阿豪逼入小巷中,怎知那是個陷阱,金牙炳被困在小巷中被阿豪一行人圍攻,死於非命。阿豪很欣賞啞七的威猛,決定放他一馬。
這一戰,一口氣打響阿豪的名聲,也讓他成為肥彪底下第一名猛將。


我很欣賞兩種人,一種是沒有腦袋但是很有膽,不管做甚麼事情也不管接下來發展會怎樣,帶頭就往前衝,不管對方是不是你的仇人,反正就是要逼到對方沒有絲毫立足之地;另一種人就是夠奸,靠腦袋去做事情,不管做甚麼事情都要先算利害關係,只要自己可以從中奪得一點好處就會拼命的要拿到那些好處。
而這兩種人,也是我最怕的兩種人。
很多電影塑造角色都是用這兩種模式下去雕塑,當然,這部片也不例外。跛豪明顯的就是第一種人,懶得動腦,但是卻很有種;而其他有地位的角色如肥彪或是後來出現的雷老虎都算是後者。
這兩種人如果是單一作戰,那其實沒有甚麼好怕的,只要攻其弱點就對了,但是這兩種人一旦結合在一起就可怕了,奸詐的人當頭腦,有膽的人當四肢,這樣的型態不管是做甚麼事情都很難讓人找出弱點,一旦結合除非他們自己起內鬨,不然跟本打不垮。

但是在那樣的年代中,這還不算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夠「狠」。
一但有了地位、有了權力、有了金錢,就自然而然的會發展出過去性格上面未曾見過的「狠勁」,打垮敵人已經不是甚麼最終目的,摧毀敵人才是他們所要求的真正結果,因為很多經驗會告訴他們,只要沒有真正的毀滅掉對方,對方就有很大的機會可以東山再起,然後摧毀自己。
這樣的電影我想不是甚麼新題材,太多片都演過了,不過,現實生活中可以真正做到這樣的人卻少之又少。


這部片一開始用文字來描述當時的時代背景,講中國的失敗,講偷渡客的無奈。
畫面一轉,也告訴我們警察的無賴,還有民眾的悲哀。
為了破案,就算無辜百姓也要讓他背上所有罪行,這都算是很常見的,那樣的年代,正直的人很難生存,只有想要生活下去的人才可以不斷的做出一件又一件的壞事。

而開頭這一段也是我覺得很有趣的一段,因為一群性格、膽勢完全不一樣的人因為偷渡而聚集在一起,阿豪就是憨膽,阿明(吳啟華)就是色膽,大蝦小蝦是笨蛋,而最格格不入的是陳大文(李子雄)當人加在偷東西的時候他居然在一旁很悠閒的彈鋼琴。
這麼衝突的一群人最後居然做出一番大事,這也是讓我很有興趣的一點。

跛豪3.jpg 

「朋友妻不可戲,朋友的情婦大家騎。」

在一個慶祝宴會上阿豪第一次見到了同鄉的探長,九龍總華探長雷覺天(曾江),但是雷老虎卻不將阿豪放在眼裡。
阿豪從肥彪手中拿到一塊小地盤,照規矩給了當地探長規費,但是探長大聲雄(黃光亮)卻想要得到更多好處,兩人談不攏打了起來,一場惡鬥之下兩人花干戈為玉帛,結拜當了兄弟。
一天啞七的嫂子謝婉英(葉童)到阿豪場子找阿豪,兩人與陳大文一起探望啞七,而啞七也決定跟阿豪一起做生意。而阿英與阿豪也在不久之後結了婚。
另一方面,肥彪知道阿明勾搭上自己的情婦媚媚(葉子媚),所以開始跟阿豪有了嫌隙,兩人在一個麻將局上開始有了衝突。


這一段算是本片少有的溫馨愛情戲,阿豪跟阿英一段可以說是本片清流,但是也只有這一段。
導演用一些小片段來表示阿豪這個人其實也不是甚麼作惡多端蠻橫不講理的人,在某些時候還是有他可愛的一面,像是他幫阿英的小孩打扮成印第安人,自己也當兩個小孩的馬,雖然也有可能是為了得到阿英的好感,但是我寧可希望是阿豪本身的童心未泯。

而導演也很喜歡用一些小地方來表現出每個角色的個性,像是陳大文知道阿豪對阿英有興趣,坐車時刻意躲到貨車後面,不打擾到兩人之間的談天,表現出陳大文是個很細心的人,也表現他是阿豪一行人中最有腦袋的人。
另外吳啟華還真是有夠適合演這種紈褲子弟的角色,雖然一開始是窮得要命,但是一找到機會還是會不停的虧妹,也很不客氣,像是第一段看見妹就直接問他要不要打砲,看見阿英就不停拋媚眼,這讓我不禁懷疑這是不是就是他的本性,只能說麥當雄真有眼光,居然懂得讓他去演《玉蒲團》未央生這個角色。

麥當雄也很喜歡玩「戳眼睛」這個戲碼,阿豪跟大聲雄對打的時候用到過,《上海皇帝》陸雲生一開始找黃金榮的時候也用到過,每次看這邊雖然知道不會有事但是眼睛還是會不自覺的抽動一下,然後覺得背後涼涼的,會很想問導演一定要玩這個戲碼嗎?真是有夠變態。

跛豪6.jpg 

「我用腦子,你用膽。」「聰明人動嘴,笨的人動手。」

阿豪假扮公安攔劫大哥江的白粉,大哥江為了報復,挑選阿豪一家人宴客的時後下手,阿豪的膝蓋因此中了一槍,從此不良於行,後人從此稱他「跛豪」。
醫院中,阿豪猜測是肥彪用計,讓他跟大哥江狗咬狗,因此心中也動了殺機。
另一邊,阿明跟媚媚偷情時被人偷襲,千鈞一髮之際,阿明逃出生天。


這段是片中最大的轉折,阿豪從人生最高峰一個轉變被人打落了地獄,先是肥彪用計讓他被發現,在讓他跟另一個角頭狗咬狗,然後自己做壁上觀。媽呀!這肥彪真是太厲害了,有一套,不僅聰明而且還夠狠,不是要讓阿豪被連根拔起,而是要讓他連命都沒有,最後還要被江湖人恥笑。簡直是奸中之奸的絕招。
而阿豪之所以會被弄得這麼慘的主因就是因為他太重情份,如果今天沒有阿明這個沒用的角色,他也不至於會跟肥彪這麼早鬧翻,搞不好再過一陣子就是他底下的人主動將肥彪幹掉,讓阿豪坐上龍頭的位置。
簡單說,就是跛豪太笨了,沒有腦袋。都在江湖混了這麼久了還是沒有絲毫憂患意識,而且還傻到為了一個下人跟大哥鬧翻,活該他被人弄瘸。

跛豪4.jpg 
(這句話真是太銷魂了XD)

「以後誰再叫我跛腳我就跟他翻臉,天王老子也一樣!」

阿豪跟媚媚串通,誣陷肥彪藏毒,做個順水人情給大聲雄抓肥彪入獄。
他們這種先斬後奏的做法讓雷老虎很不是滋味,所以他把大聲雄趕到邊界,又下令掃平跛豪的場子。跛豪沒有辦法只好不停找雷老虎說情,但是卻不得其門而入,後來一個機會,他擺平了雷老虎的情婦,並且搶回他的兒子,讓兩人冰釋前嫌,跛豪正式接收肥彪的地盤。
啞七也偷襲大哥江,此後跛豪正式成為香港第一大毒梟,四大家族之首。
兩年後,肥彪出獄,跛豪將自己兩大肥水區奉送給肥彪,卻也加深兩人之間的仇恨。


這部戲的一大賣點就是呂良偉為了飾演從年輕到中年的跛豪在戲中增胖了數十公斤,用來區分跛豪在得到勢力之前跟得到勢力之後的差別,不過實際上這段時間也只經過兩年,所以只能說編劇將豪哥的日子想的太美好了。
雖然說呂良偉很認真的增胖不少,但是說真的,一個瘦子要在短時間內增胖,胖的只會是肚子而不是全身均勻的發胖,所以船上跛豪這一幕只讓我覺得跛豪是不是懷孕啦~~,真正的胖不是這麼簡單的(一個胖子的真正心聲阿)。

這種利用變化來凸顯人物的轉變的手法在很多電影中都很常見,特別是傳記電影,常用的是畫上白頭髮,表示他年紀的變化,凸顯他的經歷,像是《雷洛傳》;也有用服裝去表現一個人的變化,像是《上海皇帝》,陸雲生跟黃金榮就用服裝去表現時代的演變;最後還有一種是比較少人會發現的,就是用聲調、手勢去表現變化的,我目前想得到的是《香港地下司令》中的馬少林。
用這種方式來表現人物的心境上或是時代上的變化都算是很認真的戲。

而這部戲我比較好奇的是跛豪跟雷老總之間的關係,跟據資料顯示,跛豪明顯是呂樂捧出來的,兩人之間也很親密,在多部電影中也都是這樣的描寫,但是這部片卻不一樣,雷老總比較像是時勢所趨逼不得已才接受跛豪。
或許是編劇為了加深戲中的衝突感,所以才刻意營造出這樣的感覺,而另一可能就是編劇為了要幫跛豪漂白,把大時代的錯都推給肥彪,讓跛豪這個角色變的比較正直可以被大眾所接受。
不論是哪一種可能,我想跛豪本人應該會很高興有人這意幫他吧!

跛豪5.jpg  

「我作夢也沒有想到你們變的這麼墮落,現在住洋房賣洋貨,個個變的嬌生慣養。」

1973年泰國鴉片大王羅星漢被捕,昆沙成為新的鴉片大王,跛豪遠度泰國跟昆沙合作,打算獨斷香港鴉片市場,卻跟其他四大家族鬧不合。
香港社會嚴重動盪不安,逼使英國政府成立廉政公署,雷覺天因此下台,打算遠度加拿大避難,而在他離開之前打算讓跛豪跟肥彪談和。跛豪卻計畫如何將肥彪做掉。
雷覺天的別墅中,阿豪的計策全都被肥彪破解了一場槍戰之後小蝦成了植物人,啞七為了爭取時間犧牲自己。為了報仇,跛豪讓叛徒大聲雄去解決田老大又炸傷肥彪,最後在一台車上勒死大聲雄。
阿明做證人指控跛豪殺大聲雄,跛豪被同鄉阿龍探長抓進監獄,一代梟雄正式落幕。


跛豪聰明一世,卻怎麼也料想不到自己最後居然敗在兩個叛徒身上,一個犯賭癮,讓他差點就去見閻王,也讓他一口氣損了兩名大將;另一個犯毒癮,卻沒想到一代毒梟最後就這樣敗在這個背骨傢伙身上,鋃鐺入獄。
人可以有癮頭,不管是菸癮還是色癮,我想有一點都不算是甚麼,重點是人不能被癮頭牽著走,一旦做了癮頭的奴隸,不僅會害人更會害己。

最後這一段是絕佳的轉折點,誰也想不到跛豪聰明的計畫居然全都被破解得一乾二淨,而且絲毫沒有招架的能力,該說他倒楣嗎?我想是他識人不清的結果。
看著跛豪的故事,我想「歹路不要走」,很爛的結尾對不對?我也這樣想。


這部片一出來,一口氣造就了兩名影帝:呂良偉跟鄭則士,而他們兩個也共同合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傳記電影,拍攝到最後兩人似乎都有了絕佳的默契出來,看他們兩人的對手戲就覺得特別過癮。
而這部戲之後兩人的戲路似乎也就在傳記電影上面定型了,呂良偉就專攻大膽的角色,鄭則士就專攻有腦袋的角色,兩人個走不同路線補滿了戲的所有缺憾,跟一個智勇雙全的英雄比起來,我還比較喜歡有某方面特長的角色,至少這樣的人比較真實。

整體來說這部片幾乎沒有冷場,每個角色都各有特色,也都有重要的戲份在各自的身上,這點跟其他電影很不同,因為每一個角色都是活的。不過導演很厲害,他不讓配角搶走主角的風采,這讓這部片更增加許多可看度。
無論如何,這部片算的上是經典,剛好最近電影台又開始主打,有空的時候就看看吧!


傳記電影,下次見!

全站熱搜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