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圖書館,不是書店,這是我家!

俗話說的好:買書才是愛書人。

經常可以聽見有人說:「我喜歡讀書。」這種不經大腦就蹦出來的蠢話。
什麼叫讀書?怎樣才叫喜歡?
似乎只要說出自己喜歡讀書就能夠展現出跟別人不同的氣質或是有更高深的智慧,但是,這些東西都不是能夠輕易的展現出來的東西。
越是刻意要表現自己的聰明,最後總都會落得愚蠢的下場。
孔融小時了了,長大卻刻意忤逆曹操,落得斷頭的下場。
楊修聰明高過曹操三十里,卻不知道應對進退,最後一樣被斷頭。
魏延經驗過人,卻害得蜀軍退兵多損數萬兵,一樣被人殺。
楊儀總是高人一等,卻讓蜀國四分五裂,也沒有好下場。

智慧,什麼叫做智慧?
懂得韜光養晦就叫智慧?那不過就是跟姜太公一樣,七老八十才出山,最後只能封自己當燈神。
懂的看破紅塵就叫智慧?那也不過就跟唐三藏一樣,不懂人心險惡,總是讓自己破入險境。
懂的人生宇宙萬里就叫智慧?那不過就跟老子一樣,無奈世俗,只好歸隱山林。
懂得事情背後真理就叫智慧?那也不過跟莊子一樣,寫寫小說,讓人在書中瞻仰他。
懂得萬事經歷就算智慧?那也不過就像是佛祖一樣,最後被人供奉上神桌,被無知的人祭拜。

智慧,絕不是說說而已的,也不是比人家多看兩本書就能懂的。
智慧,是給有天份的人領悟的,只是我不想當那個人,因為我還想在紅塵中漂浮。

我讀書,我看書,我買書。
不是因為要奪得多大的氣質或是聰明機智,只是因為我單純的喜歡。
比起許多為了某些目的而去讀書的人來說,我覺得我似乎比他們高一點。
我買的書很多,我看過的書更多,高中經常被人稱為「學富五車」的神,家裡我也自稱做「圖書館」,但是這都不是一蹴可即的,是需要時間累積的。

過去,我家沒書櫃,所以我買的書都會亂塞,只要在我的房間中,都能隨便找到幾本書,所以我幾乎天天都在挖寶,因為書多到我都忘了放在哪,有時候我懷疑,我買書的意義是不是因為我想當「印第安那瓊斯」?
終於,我爸看不下去了,他在上星期五叫人送來兩個大書櫃。
那時候我還質疑,有需要用到兩個那麼多嗎?事後證明,兩個其實差不多。

搬書的過程我都沒有經歷到,那都是我兩個無聊的父母做的,因為我絕不會做讓自己覺得蠢的事情。
而搬出來的書多到快沒地方放,堆到整個房間都是,多到我都懶的看。
我媽說:「你書到底都怎麼塞的?到處都是。」
我爸說:「你書是能不能看完啊!買這麼多。」
我懶的回應,因為聰明人是不說蠢話的。








(這樣你們就懂,為什麼我死都不搬了吧!)





(那是衣櫃,我發誓放書的地方其實是衣櫃!)

花了一個小時多,我將書全都整理擺放上去。
看到滿滿的書,我爸也不禁讚嘆:「我一輩子也看不到這裡的十分之一。」
而我,卻每本都看到兩次以上。
我是神嗎?我只是無聊的人而已。
書中沒有黃金屋,但是書卻要用黃金屋來買。




美到讓人讚嘆,美的讓人驚艷。
你不用懷疑,那裡面的書我真的都看完了。
整套的《資治通鑑》、《百科全書》、歷史書籍、心理書籍、推理小說、漫畫小說,這些我都看完了,而這些,還不是我藏書的全部,因為遠在淡水的一端中,還有我一堆的藏書,有來過我家的人可能會注意到。
我是收藏家,是鑑賞家,是探險家,在無垠無際的書海中我看的還很少,但是,我卻已經超人一等了!


而你們呢?又看過多少書呢?
好好想想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社長杰 的頭像
社長杰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