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呼,這肉也太好吃了吧!」小張正大口大口的將火鍋中的肉塞入嘴巴中。

除夕當晚,廣東正下著大雨,不過怎麼也比去年下大雪來的好。
這一年小張被工廠要求看管工廠,不能回鄉過年,所以跟住在廣東的同事一起去吃火鍋慶祝過新年。
小店中滿滿的都是人,小圓桌中間擺著一個小瓦斯爐,火鍋正熱滾滾的冒出煙,原本清澈的湯底都被油脂豐厚的肉片給涮成乳白色的,香菇與大白菜正在火鍋中間不停的翻滾,就好像呼喚他們快來吃它一樣。
小陳又夾起了一大片肉丟入火鍋中涮,一邊涮一邊說:「這邊最有名的就是這一家,別的不說,光是這肉片,」夾起剛熟的肉片,帶點粉紅色的色澤,「就讓人垂涎三尺了。」
小張用力的點點頭,「真的,這肉是我在家鄉沒吃過的,我以為牛肉就已經算的上是人間美味了。對了,這肉是什麼肉?」
「你猜。」
「豬肉?」
小陳搖搖頭。
「牛肉?」
小陳又搖搖頭。
「我知道了,我吃過一回,羊肉,這肉質口感跟羊肉有幾分相似,不過沒什麼腥味就是了。」
小陳又搖搖頭,「照你這樣猜法,三天你也猜不出來。」
「不然你說,還會是什麼肉?」
小陳環顧左右,動動食指釋意要小張靠近他,然後故做神秘的在小張耳邊小聲說道:「告訴你可不要張揚阿,這是狗肉。」
「狗~~」小張話還沒說完就立刻被小陳捂住嘴。
「不要聲張,這不能傳出去的。」
小張點點頭表示明白,小陳鬆開手,小張立刻問:「你怎麼會帶我來吃狗肉?」
「這你還不懂?各地各方都有他們傳承的獨特味道獨特的食材,廣東吃狗,廣西吃貓,山西吃馬,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可是,這是狗耶!」
「我不說這是狗你也吃的挺開心的啊!是什麼動物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吃。」
「這該不會是路上抓來的吧?」
「當然不會,是老闆養殖的肉狗,你把他當作養殖的牛羊豬不就得了?別的地方要吃還吃不到呢。」
小張皺著眉,看著桌上的肉片跟火鍋,摸摸自己的肚子。
「俗話說,一黑二白三花四黃,這可是我特別要老闆留給我的小黑狗,夠嫩,也夠鮮,這麼冷的天又夠補,今晚你睡覺不用蓋棉被了。」小陳說完哈哈大笑,又夾了一塊肉去涮。
小張似乎沒有將小陳的話聽進去,小陳將涮好的肉片夾到小張的碗中,說:「你要是不喜歡吃可以不吃,我不勉強,可是你想一想,過去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肉嗎?」
小張抬頭看了小陳一眼,拿起筷子將肉片夾起放入口中,「仔細吃,不像羊肉了,比羊肉更好吃。」
兩人相視而笑。

酒足飯飽,兩人起身準備回家,小陳依附在小張耳邊問:「怎麼樣,不錯吧!」
小張點點頭,「剛開始不太習慣,習慣後挺過癮的。」
「那還有沒有興趣跟我 下一攤啊?」
「今天?我太飽了。」
「誰跟你今天啊!當然是過兩天啊!我還知道另一家好吃的店。」
小張沒有說話,但是臉上已經出現出期待的神情。

 

年初三,兩人在廣東的小巷中不停穿梭,與北京的八大胡同不同,這裡的小巷更加沒有規則,左彎右拐寬窄不一,聽說過去是為了禦敵所以才這樣建的。
而這樣的路徑反到讓很多百年老店隱匿在小巷弄中,沒有熟人帶路還真找不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在一間平凡的小屋前停下。
小陳指指平凡無奇的小屋說:「就是這。」
「這?」小張的話語中充滿疑問。
「不要看不起這,這間店的東西才是一絕。」
說完,小陳推開木門,小屋裡頭更是沒什麼特別,與一般人家沒什麼兩樣。
但是小陳沒多說話,邁步走入小屋,穿過大廳走出後門,小張這才知道,原來這裡是別有洞天。
後院有著極大的空間,擺放至少三十張桌子,每張桌子都坐滿了熟路的饕客,每個人都跟中了魔一樣不停吃著火鍋,無暇去管剛進來的兩人。
小陳拉著小張走到角落的一張小桌子,要服務員趕快將火鍋送上。

「這間店是我親戚開的,我前兩天要他幫我留一個位子,不然啊!你等上一天一夜也等不到一桌。」
「沒想到這是別有洞天啊!」
「這間店也傳了百來年了,到我伯父這代也十來代了吧,相傳乾隆爺下江南也要我們家送一鍋到他面前讓他品嘗。」
「少來,乾隆是到江蘇,哪是廣東!」
小陳哈哈大笑,指指牆上一面牌扁,「天下第一廚」五個大字,落款人正是乾隆旁的寵臣和珅,小張看的傻眼,又膯小陳繼續說:「人稱江南八大怪之首的鄭板橋也是本店的常客。」
小張這才真正相信,這間店的來頭確實不小。

小火爐裡頭放著燒紅的炭,上面是一個甕,裡頭是燒滾的熱湯,肉片舖在上頭隨著滾水一同起舞。
「快吃,久了就老了,就不好吃了。」
小張立刻拿起筷子夾起一片肉沾了醬放入口中,肉片在小張嘴裡緩緩化開,溫潤、濃郁的感覺從嘴裡散到全身,強烈的氣味由胃中直衝腦袋,熱氣就從天門慢慢感染到全身。
小張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一瞬間的感覺他似乎體驗到人生的一切。
「這肉。」
「祖傳秘方,別處吃不到的。」小陳露出驕傲的笑容。
小張壓不住內心的感動,喝了一杯酒,卻激發出他對這肉的無限慾望。
似乎是被這氣氛感染,小張也像是著了魔一樣的一口接著一口吃著這些肉,連渣也不剩,一口肉、一口酒、一口湯,不停的重複這些動作,直至火鍋到底為止。

「我從沒想過這世界上有這種肉,讓人難以忘懷。」
「捨不得了是吧!」
小張沒有答話,還沉浸在剛剛肉的感覺中。
「走吧!回去了。」
小張揮揮手,「等會兒,我撒泡尿先。」
「廁所在那邊,快去。」
小張站起身慢慢一步一步走向小陳指的方向,推開一扇小門,地上滿是血水,腥臭不堪,像是他們宰殺畜生的地方,小張忍著臭,走向另一間小房,突然聽見一個奇怪的聲音,像是羔崽哀嚎的聲音,那聲音與嬰兒哭號還有幾分相似。
小張也不多想,解決自己的需求,那聲音卻還不停,小張終於耐不住好奇,朝聲音走去。
他走到一個疑似廚房後門的地方,推開門露出一小縫,看見一白髮蒼蒼的老人正準備宰殺一隻羔崽,羔崽已經處理好,露出鮮豔的粉紅肉色,老人將羔崽四肢固定好,屠刀一刀從脖子放血,漸漸的羔崽停止哀嚎,也沒有動靜。
老人俐落的下刀,一塊一塊將羔崽切開,分割成市場肉攤常見的模樣。
突然,小張愣了一下,因為他看見羔崽的頭正著他看,而那其實不是羔崽,是一個嬰兒的頭,正瞪大眼睛直盯盯的瞧著他。

肉正一盤一盤的送出,入魔的人對眼前的火鍋大快朵頤。

 

小張隨著小陳離開了小巷,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他沒有一絲反胃的感覺,卻覺得自己全身無力。
終於他大病一場,發燒了三天,他吃著工廠炒菜大嬸特地幫他熬煮的肉粥,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對那些肉一點意司都沒有。他看著窗外在洗衣的大媽,背上的嬰兒正哇哇大哭,而小張看著嬰兒卻緩緩流出了口水。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安倍(國港片愛好者)
  • 社長心情好點了嗎?怎麼開始寫起恐怖小說了(抖)
  • 寫小說才是我的正職,有靈感當然不能等啊!

    社長杰 於 2010/02/23 11:41 回覆

  • 魚丸
  • 討厭~~~~(淚奔)
    結果我還是晚上才看這篇文章 白天都在上課 >"< 希望待會睡的著....囧
    好可怕 泣>"<
  • 會嗎?我看覺得還好哩!

    社長杰 於 2010/02/23 11:43 回覆

  • 港片通
  • 讓我想起一部韓劇.....<人肉餐廳-阿房宮>經典人肉小吃電影.
  • 小真
  • 好恐怖!!!!!!!!!
    嬰兒肉真那麼好吃嗎?
    已經知道真相居然還想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