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到了,你在哪一間房間?........六零三?.......好、好,我快到電梯了。」

我收起手機,皮鞋跟地板碰撞的聲音在空曠的走廊上想起了很大的回音,我很討厭在應該安靜的場所發出這樣的聲音,但是沒辦法,這是想躱也躱不掉的窘境。
醫院的走道在日光燈的照射下險的異常的明亮,特別是陽光從走廊的透明玻璃又透射過來,在白色的油漆反光下,我居然覺得這裡有點刺眼。
整條走道都沒有半個人,畢竟這一條不是主要幹道,做公車來看病的人不會從離停車場較近的一條走道來往,不過外頭倒是有許多老人正在悠閒的散步,這倒是我從來都沒想到過的景象,就像電視演的,我以為醫院都是生離死別的地方,很難想像這裡居然也有另一番天地。
多數的診所或是小醫院都會有很農的消毒藥水的味道,不過這裡聞不到那種令人反感的味道,也絲毫未見鬼故事中那樣陰森的氣氛,不過這裡畢竟是醫院,就算再怎麼乾淨心理總是有個地方感覺怪怪的,很想盡快離開這裡。要不是我的朋友受傷住院,我也不想到這裡來。

走道的燈光開始有點昏暗,旁邊的玻璃被診療室還有不知名的小房間取代,前面不遠處就是護士所在的詢問處,可以看見幾個有點年紀的護士忙近忙出。
我看著上頭的指示標誌找尋電梯,無聊的面子問題讓我不想去詢問護士怎麼走比較快,反正總有找到的時候,我一直這樣告訴我自己。
隨著標示繼續前進,上頭的日光燈已經被白黃燈給代替,走道不遠處轉角我可以瞥見電梯,我逐漸加快腳步,也不知道在心急些什麼,可能是我真的不是很喜歡這個地方吧!

那一區有五台電梯,一邊三台一邊兩台被走道隔開,中間停後區的地板中間有一個奇怪的六芒星圖樣,我看不懂,只覺得還蠻精緻的。
我按下往上的按鈕,五台電梯開始動作,兩邊移動速度都很緩慢,我知道某部分的原因是為了不讓老人站不穩而摔倒,另一部分是為了不讓某些病人有震動的恐懼,所以我對這樣的速度也不是很在意。
等了老半天,一台電梯都還沒有到一樓,這時候我開始有點不耐煩,看看電梯上頭的樓層標示,有在移動,那怎麼還沒有到?
我在用力的按了按鈕,狐疑的看著兩邊的電梯,終於,兩邊的電梯都同時到了。

登!的一聲,電梯門同時開了,我看看左邊的三台電梯,每一部都有七八個人出來,出來時臉上都帶著不耐煩。另一邊的兩台電梯卻都是空的,我也沒多想,朝兩台電梯的其中一台進去,按下六樓的按鈕再按下關門鈕。
電梯門緩緩關上。

我將兩手環抱在胸前,這裡的電梯空調是有點冷。
突然有個東西閃了一下,四樓的鈕亮了起來。
「有人在四樓按往上的鈕嗎?」我心想。
我抓抓頭,聽說某些電梯在亮起的鈕按兩下可以取消按錯的鈕,所以我在四樓上按了兩下,燈暗了。

我笑笑,可能剛不小心按錯了吧!
看著電梯的樓層顯示,才剛到二樓,搞什麼啊?這樣的速度也太誇張了吧!
有個東西又閃了一下,又是四樓鈕。
我還在想是不是電梯壞了的時候‧‧‧

「我要到四樓。」一個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傻愣住了,看著電梯按鈕,啪啪啪啪全都亮起了。
冷笑,在我身後傳出。

我突然想起有個朋友告訴我的事情,空間比較大的電梯,是太平間專用的。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