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手 皇榜

熙寧七年,王安石變法引起了政壇的大幅波動,不少人反對王安石的一切改革,其中以司馬光的聲音最為廣大,西夏跟遼國也趁機到宋朝國都中以戰爭威脅跟神宗要求賞賜。

東京的街市最近沸沸揚揚,許多人都注意著剛剛貼出的皇榜內容:

尋求千戰不敗的象棋棋手。


皇上爲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的找尋棋手呢?皇宮內就已經擁有宋朝最厲害的棋院棋士,又何需向外追尋?許多人都在猜測事情的解答,但是沒有人敢大聲宣揚他們的想法,宋朝雖然沒有許多無謂的牢獄之災,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街上沒有人在此事上多加宣揚,當然更別提去應徵棋手了。
但是鄭小山不怕,反正他都一無所有了,再慘也不會比現在更慘,所以他去應徵。

皇宮棋院內,鄭小山正接受棋院教師的考察。
「你確定你的棋力不差?」棋院的教師看著這個大言不慚的窮小子。
「當然,我很厲害的。」鄭小山自信的說。
「李逍,過來。」
一個年輕人走向他們,「老師。」
「跟他下一盤。」
「是的,老師。」李逍做到鄭小山的面前。
棋院教師說完就走到其他地方去巡視其他人的棋局。
「你執黑棋還是紅棋?」李逍滿不在乎的問。
「都可以,我不在意的。」
「給你紅棋好了,免的說我欺負你。」
鄭小山笑了笑,並不在意李逍的消遣,仔細的將棋子都排好。

半柱香後,棋院教師想起了鄭小山那邊的情形,慢慢的走過去。
李逍兩眼空洞全身無力的呆坐著。
「怎麼啦?李逍,贏還輸?」
「他輸了,洪教師。」鄭小山回答。
棋院教師震驚了一下,看了一下棋盤,兩人交手不過二十來步,但是黑棋的攻勢都被紅棋封鎖住,而且紅棋在棋盤對陣中還遊刃有餘的封住將軍動向,李逍棋力在棋院中雖不算好,但是也有三品的資格,對付一般的小民應該可以輕易取勝,但是沒想到他竟然輸的那麼慘。
「小子,你的棋在哪學的?」棋院教師問。
「小時後我家附近市場有一位乞丐,我跟他學的。」
「乞丐?」
「對。」
「叫什麼名字?」
「他說他叫…田……」鄭小山皺著眉頭仔細回想。
「田庸。」棋院教師替他回答。
「對,就是他。」
「沒想到會是他。」
「他很有名嗎?」
「過去在棋院他有『兵部將軍』的封號,他只用兵就能輕易封鎖對方攻勢。」
「難怪他都只教我兵棋殘局。」鄭小山恍然大悟道。
「兵棋殘局?」棋院教師不解的問。
「對啊!他教了我兩百多局殘局,都只走兵。」
「果然像是他的作風。王弘。」棋院教師又叫了另一位棋生。
名叫王弘的年輕人走到棋院教師的身旁,「老師,有事嗎?」
「跟他下一盤棋,用我先前教你的陣形。」
「是。」
李逍讓出了位置,退到一旁跟其他棋生看兩人的棋局。
王弘坐了下來,「我執紅,沒問題吧!」
「當然,您先請。」

王弘開步走砲中型,鄭小三走馬防形。

只懂的攻擊,不懂防守的人不懂棋。
只會蠻走不思考的人不配下棋。
絲毫不考慮下一步動作瞎晃的人無法贏棋。
按照棋譜盲目跟從的人,必敗。
依循對手棋步來作戰的人,必輸。

兩人來來往往互不相讓,卻見鄭小山的氣勢越發越強,縱使被吃下一支車都不減威風。
反觀王弘一隻馬被吃,就立即亂了自己棋步,一個氣勢崩盤,不久敗陣。

你的棋力不差,但是比起想贏棋的慾望,你就輸多了,你,不配下棋。
神在天上看著棋局,也會跟著搖頭嘆氣,這就是棋院第一高手的氣勢。

棋院教師看的目瞪口呆,鑽研已久的絕招居然一下就被破解,而且破解的還是一個剛剛冒出的小乞丐。
「小子,就是你。」
「我?我什麼?」
棋院教師對著其他人喊:「快去找李公公,跟他說人找到了。」


鄭小山就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情形下被帶入宮中的一間廂房中,到了晚上就有一位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進入他的房中,只見那人英姿煥發,兩眼炯炯有神,龍行虎步的坐在他的前方,他身後還帶著一名太監,想必是身分高貴之人。
「你就是鄭小山?」那人問。
鄭小山被他的氣勢壓迫,身形縮的更小,輕聲的說:「是。」
那人喃喃自語道:「這傢伙面對棋院第一高手還能輕易取勝?」他對一旁的小太監說:「把棋子跟棋盤拿來。」
「是。」太監回答。
棋盤排好在鄭小山面前,那人說:「我取紅,沒問題吧!」
「當然、當然。」
那人迅速的將紅棋排好,等待鄭小山排棋。
鄭小山看著製作精細的棋盤跟棋子,小心翼翼的將「將」放在方城正位中,那人看見鄭小山拿著棋子後的神情變化大感驚訝。
鄭小山將棋子排好後將眼睛閉上,冷靜沉澱自己的心情,突然一個張開眼,不能輸的氣勢立即從眼睛散出,滿身殺氣不斷尖銳的刺向那人。
十餘步後,那人認輸。

鄭小山嘆了口氣,全身虛脫,軟弱無力,又回復到原先的樣子。
那人驚歎的說:「果然厲害,不愧是千戰不敗的棋手。」
「還好,就算這身本是,卻也曾經差點輸了。」
「差點輸就是沒輸,也就是說你到現在還沒有敗過。」
鄭小山點點頭,「算是沒輸吧!」
那人接著撥開棋盤上的棋子,從新排出一局殘局,「你能在三步之內取勝嗎?」
鄭小山看了一下棋局,想也不想的就在棋局上走了幾步,「這樣就將軍了,紅棋敗。」
那人更加訝異,「果然厲害,跟遼國的棋手下法一樣。」
「但是再之前的一步棋,改變走法,紅棋就會由勝利轉變為敗北。」
「怎麼可能?」
鄭小山將棋子退回到先前的模樣,改變黑馬的走向,八步之後黑勝。
那人更加訝異,「就是你,明天派你去跟遼國棋手開局。」他說完這句話後就哈哈大笑,愉悅的走出鄭小山的廂房。
鄭小山依舊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問了一旁的太監,「他是誰阿?」
太監緊張的說:「你、你小心說話,他可是當今皇上。」
「皇、皇上?」鄭小山摀著自己的嘴,「我還這樣輕易贏他,明天我死定了。」
「死,倒是不會。要是你明天沒贏棋,才真的會死。」
「什麼意思?」
「遼國王子帶著他們國家的棋手要向我們大宋挑戰,以二十萬兩銀、十萬絲綢、十萬茶作為賭注,說哪方贏棋的話就要輸方付出這些東西。」
「所以說我一定要贏?」
「對,之前賽前局棋院第一棋手已經輸的很慘了,所以皇上才要向民間找尋人才。」
「原來是這樣,有意思,有意思。」
「你還說有意思,你要是輸的話就別想活了。」
「全天下我只怕一個人,其他人我都不放在眼裡。」
「那就好,輸的話你可就是宋朝的千古罪人了。」
鄭小山沒答話,但是他卻相當有自信。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