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故事中的主角是個在平凡不過的人。
這是個很久很久以前的世界,世界中的人們都沒有國家、民族的觀念。
那時候的人都特別的高大,也特別的強壯,但是都很善良,因為單純的世界中不需要心機。

一個小部落中有一個剛成年的男子呆坐在樹下。
他是部落中跑步速度最快的人,快到可以追上狩獵中的豹子,因為這樣所以他特別的受人尊敬,大家都稱呼他「飛毛腿」。
即使如此,他還是很不開心。
部落中的成年禮剛剛結束,根據部落規矩他要在兩年之內找到相互意愛的女子跟他結婚,否則他就只能一輩子單身。
他不想單身,可是他喜歡的女子並不喜歡他。
雖然他很笨,但是他還是看的出來,那個女孩喜歡的是另一個剛成年的男子。

「夸父,一個人坐在這裡幹麻?」
夸父抬起頭看著叫他的人,部落中的狩獵隊隊長,庫夫。
「沒有啊!就無聊發呆。」夸父搔搔頭回答。
庫夫搭著夸父的肩坐在他身邊,「想什麼想得這麼出神?」
「庫夫,我問你喔!」
「問啊!」
「你跟納賴是怎麼在一起的?」納賴是庫夫的妻子。
「怎麼,想結婚啦!」庫夫笑著問。
夸父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不用不好意思,部落中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是嗎?」
「當然啊!」庫夫拿出兩片菸葉丟到嘴巴裡嚼著,「當年啊!納賴也是不喜歡我啊!」
「真的假的?」夸父張大眼睛,不可思議的問。
「是啊!」
「那你跟納賴是怎麼‧‧‧」
「當年啊!我很喜歡納賴,可是她怎麼都不喜歡我,所以我就問她她到底要怎樣才會喜歡上我。」
「她怎麼說?」夸父緊張的問。
「她說只要我能打下一隻一百斤的野豬她就會嫁給我。」
「你打到了?」
庫夫露出驕傲的神情說:「當然,我可是庫夫耶!」
夸父聽到這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夜晚,夸父在部落外的「雲夢大湖」旁邊坐著,他的臉上掛著高興的微笑。
風輕輕吹過湖面,水面上的漣漪逐漸擴大。
湖水拍打著岸邊,月亮在湖面上的倒影因此晃動,像是恭喜夸父今夜會成功的預兆。
「夸父。」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夸父背後傳來。
夸父急忙轉頭過去看,一個清秀佳人滿臉倦意的看著他。
「玥瀅,妳來啦!」夸父高興的站起來。
「你這麼晚找我出來幹麻?」玥瀅不高興的問。
「玥瀅,我、我上次跟妳說的妳想的怎麼樣?」夸父緊張的問。
「我說過了,我將來要嫁的是一個英雄,不是一個普通人。」
「英雄?我也算是啊!」夸父大聲的說道。
玥瀅搖搖頭,「你是什麼英雄?除了跑步速度比別人快之外,你還會什麼?你不會打獵、不會漁獵、不會製作工具,成天只會作白日夢。」
「但是打獵的時候沒有我,他們能夠抓到獵物?是,我是什麼都不會,但是在速度上我絕不會輸人。」夸父說道。
「速度快是有多快?你是能追上豹子,但是那又如何?天下速度快的動物這麼多,你又怎麼知道你是最快的?如果沒有其他人的幫忙,你也就只有速度而已。夸父,我要你知道,我並不討厭你,但是如果我嫁給你,我不會有一餐飽飯的。」
「原來我在妳眼中是這麼樣的不堪?沒關係,我會證明給你看,速度就是一切。」
「證明?怎麼證明?你用什麼來證明?」玥瀅不屑的說道。
「妳說,妳覺得這世界上什麼東西是最快的?」
玥瀅想了一下,「太陽,如果你能追上太陽,甚至超越過太陽,我就嫁給你。」
夸父看著玥瀅,「妳是認真的?」
「是。」
「好,明天正午,我會開始追著太陽跑,後天,就在後天的時候我會比太陽還快到部落。」
玥瀅笑了一下,「好阿!我等你。」

夸父一個人站在湖邊,他看著月亮跪下來,左手抱住右手放在額頭前,向月亮祈禱。
「月神,保佑我,我會順利追過太陽。」


夸父要跟太陽賽跑的消息在部落傳開來,大家都出來看要追過太陽的男人英勇的姿態。
正午前夕,夸父站在部落中央,臉上充滿自信跟驕傲,這是勇士出征前夕的狀態,也是站是交戰前的風采。
玥瀅站在一旁,臉上似乎帶著一絲的擔心。
她的身邊站著另一個比夸父更強壯的男人,部落中的勇士,曼達。
曼達走向夸父的身邊,「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跑,但是,無論贏或輸都要活著回來,好嗎?」
夸父看著身旁他的情敵,「好好照顧她,不然她一輩子都只會記得我,知道嗎?」
曼達轉過頭看向玥瀅,點點頭,拍了夸父一下,「我懂。」
夸父沒有說話,但是他笑了。

竿子的影子越來越短,就在影子消失的時候夸父向前奮力一奔。
他身後滿是加油的歡呼,像是為他祝賀,也像是跟他告別。
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小,終於,小到消失了,但是夸父腳下的影子依然在最短的距離。
跟太陽賽跑似乎是一個很愚蠢的決定,但是夸父知道,就算不成功,他也贏了。

跑步是一種很無聊的運動,持續同一種動作,消耗自己滿滿的體力。
跟太陽賽跑更是無聊,因為永遠都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或是跑了多遠。
影子依然縮在最短的距離,太陽也依然在夸父的頭頂上。
正因為如此才更加痛苦,炎熱的暑氣不斷消耗夸父身上的水分。
口乾舌燥殘是最大的敵人,但是夸父不敢停下來喝水,他知道,一旦落後一小段,他就永遠都追不上太陽。
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多累,夸父開始慢下腳步,眼前的景象開始模糊。
夸父倒下,他看著太陽無情的繼續向前走,眼中滿是淚水,卻又流不出來。
夸父開始向天上大叫,用撒啞的聲音呀呀的叫。
此時,也不知道是幻覺還是現實,太陽停下來了。
夸父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一個黑影從太陽中央出現,黑影越來越大,最後黑影變成一隻金色的烏鴉。

「愚蠢的人類,為何追著吾跑?」金烏問道。
「呀、呀……」夸父說不出話。
金烏揮了一下翅膀,一場大雨降下,夸父如釋重負,盡情的喝著雨水。
「說,為何追吾?」金烏再次問道。
夸父喘了口氣,「為了一個女人。」
「女人?哼!就因此蠢因由?」金烏怒道。
「你不會懂的。因為我也不懂。」
「回去,若汝願意,吾願幫此忙。」金烏說。
夸父搖搖頭,「不可能,這是我對自己的承諾,我要成為速度最快的人。」
「啐!虛榮心。追上如何?不上又如何?」
「算是虛榮心吧!那又如何?我不想一輩子就這樣平淡過去,然後被人遺忘,這樣的死讓我更加難受。」夸父堅定的回答。
「為何逞健?為何強行?虛度此生,做無用之事。」金烏怒道。
「或許神永遠都不會了解我這種普通人的想法,都不會懂被人遺忘的痛苦。」
金烏向天上長嘯一聲,「如汝所願。」
太陽慢慢變大,大到快要接觸到地面。
地面的溫度持續增高,地表上的植物全都被太陽的熱度燒死,寸草不生,變成沙漠。
夸父被燒成焦炭,讓風吹散成灰。
金烏看著地面上逐漸消失的夸父,又退回了太陽中。
太陽繼續前進。


太陽回到了部落中央,像是炫燿自己一樣停留了許久。
部落中的人見不到夸父回來,急忙的派所有壯丁出去找尋,最後在離部落三個月外的地方發現一個寸草不生的沙漠,那裡宛如死城,最後被人稱為「死域」。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