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我當兵的地方在桃園蘆竹的山區,主要是為了遮蔽雷達被對岸偵測到,所以我們飛彈連的駐地基本上都蠻偏僻的,不過好處就是沒甚麼長官有興趣會來,倒也輕鬆自在。
我們連部主要分成兩個大區塊,一個是小山頭上起居室、連集合場、二級場並在一起的大活動區域,裝備區主要是在另外一個山頭上,兩邊來往主要是山頭間相連的一條小山路,有點像是「呂」字型。
而在兩個大區塊中間的道路上有一個很奇特的裝備區,大小大約是兩間四人小廎的大小,門在中間偏左的地方,其餘四周都是窗戶。
道路的兩邊都是高聳的大樹,小小的裝備區其實不仔細看都會自動將它跟周邊的大樹同化,而那間裝備室基本上是不開的,一直到有天年保的時候。

年保對於戰備連來說是個很麻煩的存在,因為軍中其實很多裝備早就不能用了,但是因為長官要來巡察,沒辦法,這就要看主官的本領了,跟別連借、找同學幫忙,或者是,去挖很久以前沒有繳交回去的裝備來充場面。
那天晚點後,班長授命兩個大學長各自帶五個兵去裝備區拉貨,車排開台小貨卡到裝備區去載拉出來的裝備,因為沒有班長在,理所當然兩個大學長吩咐完事情後就在裝備區對面的樹叢中抽菸聊天,因為我那時候已經有點資歷,其餘九個人又比我菜,因此大學長就讓我在旁邊盯著他們做事,而那也是我第一次進去到那個傳說中的裝備區。
裡頭不大,就真的是兩間四人小寢的大小,裡頭隔成兩個區塊,門一進去看到的是左邊一間三面牆上都是木板搭起的架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塞滿一大堆裝備會用到的零件、維修工具、油品,地面上滿滿都是老舊的裝備,因為我們連是陸軍裁撤到空軍單位的,所以還可以看到有些裝備是老式陸軍用品,大門一進去往右看就能看到隔壁房間,房門早已經被拆掉,裡頭還放著兩張上下鋪的軍床,床上面還有幾張散亂的棉被,感覺就像有人從裡面逃出去亂丟的樣子,地板上還放著一個老式收音機。
我沒有在裡面待太久,可能是因為長年沒有開放的關係,裡頭灰塵滿天飛,還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小蟲,帶點潮濕陰冷的空氣,我都覺得越往裡面走就越壓迫,所以慢慢的就退到了門口,就在門口看學弟搬東西。
詭異的是,一踏出門外,立刻覺得氣氛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跟裡頭截然不同的就像兩個世界一樣。
半小時後,該搬的東西都搬完了,距離集合時間還沒到,理所當然就大家一起抽抽小煙聊聊天。
我這時才問:「學長,你們怎麼都不進去?」
學長沒有說話,只是冷笑著看著我。一直到了隔天中午,他才告訴我。


五、六年前,那間裝備區真的是間小寢,因為裝備區平時不能住人,又為了維修裝備方便,所以在兩區中間蓋了一間小寢,主要是讓高戰備時保修士可以在那邊待命,裝備有問題時可以隨時搶修。
基本上會輪到待命維修這種衰事都是菜士官在做的,所以四人小寢就讓給四個下士去住。
那一年夏天很熱,道路邊因為都是樹,白天滿滿的蟬鳴,晚上滿滿的蛙叫,在那邊待命基本上跟酷刑一樣,一個下士晚上剛洗完澡準備就廎,走了一大段路不自覺得又滿身汗,回到道路旁的維修小寢,他將電風扇對準自己的床鋪,躺在床上就準備睡了。

ㄍㄧ

寢室門被打開的聲音,「應該是學弟吧!」下士心裡想,他也沒起來看,只是繼續睡他的覺。



收音機打開的聲音。

ㄘ~~~~

調整音頻的聲音。

ㄘ~~~~

學弟不停的調整音頻,就是不打算好好的聽某一個頻道,連續這種雜音一分鐘後收音機關掉了,下士鬆了一口氣,「總算可以好好睡了。」
安靜了半小時,收音機又打開了。



ㄘ~~~

同樣的聲音又開始,下士再度被吵醒,「媽的,真的是欠罵。」
下士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準備起身詰譙人,突然

碰!

收音機的聲音突然被開到最大,喇叭直接破音碰的一大聲,下士整個人被驚醒,他直接翻身一看,收音機就放在他床鋪旁邊的走道上,他立刻將喇叭聲音關起來,「幹!惡作劇甚麼?」
下士翻身衝出房門到隔壁放裝備的小房間一看,沒有人,他再仔細看看門口,因為怕裝備工具被偷,所以他們小寢的門基本上是上鎖的,而門口的喇叭鎖是鎖起來的。
下士歪著頭,還來不及反應,突然碰的一聲,房間有東西摔落的聲音傳來,下士急忙回去小寢看,剛剛那台收音機掉落到地上,但是就像是有人拿起來用力往地上摔一樣,整個四分五裂。
下士看到這個狀況他呆在房門口,因為他突然想到,其他幾個學弟今天不是外宿就是放假,保修士只有他一個人待命,一想到這他立刻投也不回的衝出小寢,並立刻提出申請將寢室換回連上。

後續,那個小寢又發生了一些事情,逼使連長不得不封閉那間房間,使得維修小寢變成了裝備室。

聽完這個故事後,我也只能對我學長說:「你真是一個王八蛋。」這樣的地方憑我們的交情也讓我進去?!
而後,在那間裝備室又發生了一些事,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泡麵
  • 當兵系列 怎麼看都不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