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予威勾著一個男人的肩膀,兩人醉醺醺的走向揚威所在的車子,兩人親切的態度讓揚威感到奇怪。
「揚威。」賀予威叫。
「威爺,什麼事?」揚威看著兩人朝他慢慢走近。
「這是我拜把兄弟。」賀予威拍了他身旁的男人一下,「現在是台灣三大社團之一,虎威幫扛霸子,嚴虎。」
「哼!那又如何啊?當年出來混的時候,你還在我之下,現在大家都只知道你的名字,當忘了我囉!」嚴虎調侃的說。
「去你媽的,你是虎,我是威,我怎麼贏的過你啊?」
兩人說完相視大笑。
「威爺,要上車了嗎?」
「當然,先送我這兄弟回去啊!」
「沒問題。」揚威應聲道。

揚威打開車門讓兩人上車之際,一個人急急忙忙的跑來。
「別、別動。」一個年輕人使拿著槍指著賀予威。
賀予威坐在車子裡,漠視的看著年輕人,「你是誰?」
「我叫林同,是個殺手,今天我是來要你的命的。」
賀予威縱聲大笑,「殺手?小鬼,毛長齊了沒?殺人?」他看了嚴虎一眼,「你知不知道現在在你面前的兩個人是誰?敢動我?」
「我知道,你是賀予威,他是嚴虎,但是沒辦法,收了人家的錢就要做好事。」林同拿著槍的右手不斷發抖,他緊張的看著賀予威。
賀予威無視他手中的槍,走出車子朝他慢慢走過去,「誰叫你來的?」
「殺手的規矩,不能說出雇主。」林同慢慢退了兩步。
「你不說,我也有辦法知道。」賀予威鎮定的看著站在他面前的殺手。
「那你還問?」林同發抖的說。
「為什麼要接這個單?」
「缺錢。」
「缺多少?」
林同左手比了個三,「三千萬。」
「我給你三倍的價錢,你的命我買了。」
林同無法回應,在他面前的賀予威似乎不斷膨脹,那種懾人的氣勢,是他從來沒見過的。
「這個價錢可以接受,你要我做什麼?」林同問。
賀予威靠近他的身邊,在他耳朵旁小聲的說了些話。
林同訝異的看著賀予威,慢慢地拿起槍抵住自己的太陽穴。

砰!

車子消失在街上,剩下的是一具沒人在意的屍首。
風,漸漸狂嘯了起來。
在這無人的街道上,怒號的來源是誰?



公司大樓的大廳中,揚威跟趙圍兩個人坐在一起。
趙圍看著剛泡好的純咖啡,到了一球奶油球,用湯匙快速畫圈攪拌,看著純白的奶油慢慢融入黑色的咖啡,最後白與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完美的褐色。他撕了包糖倒進去,看著糖粉旋入剛剛攪拌出來的漩渦,又倒了包糖粉下去,慢慢攪拌。他放下湯匙,向後靠在沙發椅被上,吹出一口氣。沉默,沒有想動的力量。
他奮力向前一坐,拿起包糖,撕開包裝,又倒入咖啡中。
「這樣不會太甜嗎?」揚威看著趙圍的動作問。
趙圍定神看著自己手上已經空了的糖包,轉頭看著揚威輕輕一笑,搖搖頭。
「真他媽的累啊!」趙圍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看著自己手上的咖啡皺了一下眉頭,「有時候真想好好消失一段時間。」將咖啡杯放在桌上。
「不行啊!趙大哥,你走了公司要怎麼辦?」
趙微笑了一聲,看著揚威,「我不在,還有你啊!」
「我?我不行啦!」揚威急忙推託。
「誰說你不行?當時你說你書讀的不好,現在還不是混的不錯?我說你這個人就是太小看自己了,人如果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那他,就還不到極限。」
「話不是這樣說的,我只是個執行,真正的策劃是你阿!」
趙微笑了一下,「我知道,公司依賴我的地方還太多,可是,放眼望去,全台灣能夠讓我激起戰鬥意志的實在太少了。」
揚威知道趙圍的意思,一個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比起了其他人其實更容易感到孤獨,揚威只能明白,卻永遠都無法體會。


「喂!」一個斗大的聲音在大廳中迴響。
揚威跟趙圍轉過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一個男人不斷用手敲著櫃檯,盯著櫃檯小姐,「我在跟你說話呢!」
「對不起啊!邪先生,我已經在幫你問董事長了。」櫃檯小姐緊張的回應。
男人啐了一聲,「他約我來的,自己卻縮在辦公室中,這樣對嗎?」
趙圍慢慢走向那名男子,「先生,請問你找誰?」
「你是誰啊?」男人轉過頭看著趙圍,一臉不屑的眼神讓趙圍感到厭惡。
「我是這間公司的執行經理,你有什麼事可以先跟我說。」
「喔!你就是那個『鬼神』啊!的確是有那種樣子。」男人上下打量著趙圍。
「那是別人給我的薄面,我沒這麼利害。」趙圍伸出右手,「敢問大名?」
男人看著趙圍的右手,冷笑了一下,也伸出自己的右手跟趙圍相握,「邪十三。」
「原來是邪先生啊!敢問今天您來有什麼事情?」
「貴公司的董事長賀予威邀請我來談些事情。」
「原來如此,那我先帶領閣下上去等候。」
「麻煩了。」

揚威在一旁看著針鋒相對的兩人,兩人從握手的那一刻開始到交談結束手都沒有放下,冷硬的氣氛一直沒有中斷,周圍的人不斷後退,可能他們連怎麼會後退都不是很清楚,但是一直在旁觀看兩人無言戰爭的揚威卻很明白,因為勁敵的出現,讓趙圍從毫無生氣到現在又再展現出當時的風采。
邪十三放下了手,眼睛掃了一下周圍看見了一直盯著他的揚威。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揚威驚嚇了一下,他立刻避開了眼神的交接,他知道,今後在邪十三的面前,他都沒有抬起頭機會,這就是現實,在他夠格用自己的實力站在眾人面前之前,他都只是賀予威的跟班,別人的影子。
沒有人會在意別人地上的身影,只會裝做毫不在意的踐踏過去。

當揚威回過神的時候,趙圍跟邪十三已經消失在眼前。他無力的慢慢退回到沙發椅上,攤坐在上面,沒想到金字塔頂端的戰爭這麼的令人難受。
或許他早就知道,所以他一直都不肯聽從賀予威的建議,只願意待在底層生活。

「號外!」一個人站在揚威的身邊。
「什麼事這麼急急忙忙的?」揚威看著那個人。
「你不知道嗎?虎威幫幫主嚴虎昨天晚上被人暗殺了。」
「嚴虎?」揚威思索,嚴虎不就是前天他第一次看到的那個人嗎?「他怎麼被人暗殺的?」
「聽說昨晚在黑美華門口被一個從未見過的殺手作掉的,死相之慘,所有當時在場的人都被殺光了。」那個人越說越激動。
「既然都被殺光了,你怎麼知道那個殺手是新人?」揚威疑問。
「江湖傳言啊!」
「江湖傳言?」
「不跟你說這麼多了,我還得先去通知威爺。」
揚威點了一下頭,「快去。」

誰有這個本事能夠作掉江湖第一大幫幫主?
是江湖尋仇?搶地盤?陰謀?還是誤殺?
揚威細細推敲各種可能,縱使他知道這跟他完全沒有關係,但是他還是好奇,畢竟是自己認識的人,也是賀予威過去的拜把兄弟。
從當時在場的人都被作掉來看,陰謀的可能性最大,因為其他的可能都沒有作掉所有人的必要。
但是,又是誰是事後的主謀?誰是執行的殺手?為什麼是嚴虎?
所有問題不斷接踵而來,揚威放棄思考,畢竟他不是趙圍,沒有這麼快速運轉的腦袋。
就在他放棄思索各種可能性的時候,一個眼熟的男人從大門前面走過去。
揚威立即追出門。


「林同。」揚威大叫,那個男人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向前走。
揚威跑到男人的面前擋住他,喘著氣的問:「你是林同吧!為什麼你沒死?」
男人不解的看著揚威,「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我不是林同,還有,我身體健康,還不會死。」
「別裝了,我認得你,你也知道我是誰,為什麼你沒死?」揚威追問。
「這位先生,你到底想怎麼樣?如果你想尋我開心,那我可以走了嗎?」那人不耐煩的說。
「好啊!你走。」揚威妥協,讓開了路。
男人不爽的看著揚威,「多謝!」
揚威看著走遠的男人,腦中的疑問越來越多,因為他肯定,眼前的人絕對是他在三天之前見到的那殺手林同。
揚威坐在一旁的行人椅上,不斷的拍手。
路上的人全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這個奇怪的人。
他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只是低著頭,不斷的拍著手。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