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單純的發洩文,請不要帶有太多期待觀看。

內有大量不雅文字,請仔細斟酌。

因為是單純發洩,所以有不合邏輯之處敬請見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我人生中最「虛」的一天。

我從來沒有想過,一直風光囂張的我,居然會面臨到這樣的窘境,而且第一次不敢面對自己。
一切的一切,都來自於那讓人感到殘酷的,語表。

打從開學以來,我一值都不喜歡語表,雖然裡面的正妹還有幾個,雖然這讓我感到威風了一陣子,但是,這堂課真的很無聊。
而且,老師居然要求我們要在期中考之後拍一支作品給她。
我是沒差啦!反正以前累積的表演能力我都沒有忘記,但是要跟其他沒什麼表演經驗的人一起演出,這就讓我感到備感壓力。
怎麼說?因為導演、編劇、排演基本上我都會沒事的插一角,你可以說我雞婆,也可以說我自作自受,但是我真的很想向王晶跟曾志偉看齊,我真的很想跟他們一樣,這算是大學的少數幾次經驗吧!但是結果卻不如預期。
首先是大家的想法跟方向,我是一個喜歡電影的人,所以我的方向基本上是趨向電影手法。
但是,大多數的人只希望趕快交差了事,所以這就注定了窘境的結局。

沒有劇本,沒有導演,沒有製作人,沒有豐富的演出經驗,這樣的一群人能有什麼樣的表演?
答案很明白。
所以我今天發表作品的時候感到很虛。

明明拍攝的時候都很正常,雖然劇本是臨時編出的,但是不至於太差啊!
怎麼最後的呈現方式很虛?
加上我的表演大致上都是獨角戲,導致我的孤立無援,這樣就更虛了。
好虛,好虛。

一般人多少都會有想要出風頭的幻想,多少都會想「拋頭露面」。
(謎之音:你要出去賣身啊?)
不是啊!不然,想要好風光,好引人注目要怎麼說?
(謎:出人頭地。)
對,就是出人頭地。但是今天的發表,讓我的美夢被人一巴掌狠狠打醒。

我完全不敢抬頭,總是覺得很丟人現眼。
(謎:你平常就夠丟臉啦!)
關你屁事!平常沒什麼人注意啊!但是今天不一樣,要打分數的。
雖然最正的那個妹沒來,但是還是讓人感到很丟臉,怕她知道了這才是我的真面目,唉!難阿!難啊!

更虛的是,被人恥笑完之後,我還要笑面迎人的說:「多謝教授不殺之恩,多謝教授幫我擦屁股。」
苦啊!苦啊!
比油價被人強制剝削還悲哀!
油價還能靠北政府,但是這件事情我只能靠北自己。
哀!唉!哎!

真是FUCK!FUCK!FUCK!
(謎:社長,什麼是「發」啊?)
FUCK!FUCK!FUCK!
(謎:社長不要發我啊!)

還記得有個前輩說過:「出來混,總有一天要還的。」
是啊!出來滾,總有一天要虛的。

現在我的心情很糟,有多糟?大概像是鍾楚雄發現他不是他老爸的兒子一樣糟。
雖然今天發現了很多東西,像是「袖裡乾坤」、「扣牌」都被我抓到訣竅,可以出去唬人。
但是,在這個班上我可以表演給誰看?要是被那一群妖怪發現我會魔術,發現我原來真實的身分是一個魔術師的話,我可能就會被它們囚困住,沒有見到陽光的一天。
就像我叔叔說過:「學會越多,痛苦越多。」
多年前我還不懂,但是今天我終於明白。
我現在很後悔,當時為什麼沒有用魔術多把一些高中妞?為什麼我會被一些垃圾老師給唬住?被他們騙說大學有很多正妹?
早知道當時應該要趁他們還嫩的時候就先吃掉,不要等到吃不到才後悔。

天啊!你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

終於,我沒有了面子。
我捨棄掉尊嚴(謎:你什麼時候有尊嚴過?),我一個人很憂鬱的在那裡,唱歌:

我有兩把槍,長短不一樣,長的打敵人,短的打姑娘。


我多年創造出的威風、面子、尊嚴、帥氣,現在都消失了。
悲哀,非常悲哀!
這就是我的人生?唉!
只能藉由文章的宣洩來抒發我的心情,不能藉由其他「運動」來宣洩,悲哀,誰比我悲哀?
難道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獨鍾老?
不,我要扭轉命運,我要改變局勢,但是怎麼改?
不知道,或許哪天我真的變成了一個魔術師的時候我就會知道。

虛,好虛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