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2X10年1月5日,天氣晴。
這天中午,社長杰腳步輕快的前往學校,因為他知道,今天應該就是發考試小表的日子。
他猜對了故事的前頭,但是故事的結局卻是他怎樣都猜不到的。


淡江偵探學園,A班班代,綽號村長的小美人走到了系辦,她知道班上很多人今天到學校上課就是為了這張紙──考試小表。
這張紙在期末考對於某些人來說可是妙用無窮,既是提醒他們考試時間的單子,又是幫助他們考試順利的法寶,就好像小叮噹的記憶土司一樣的神奇。
村長走到系辦,裡頭的人沒有一個人在注意她。
她也不多說什麼,走到自己班級前面的抽屜抽出一疊考試小表,大概翻了一下,好像有什麼地方跟平常不同。
她沒有注意,伸手又網抽屜中探索,因為〝註冊單〞比起考試小表卻是更加重要的東西。
但是,註冊單卻消失了。


正午十分,班上因為分發考試小表而顯的沸沸揚揚的,熱心的武夷丸幫忙村長發考試小表。

社長杰正巧在上課前進入了教室,他隨意找了個座位,等待村長或是武夷丸將他的考試小表交給他。
第一節課過去,社長杰並沒有拿到他的考試小表,怪的是,他週邊所有朋友都拿到了,他開始覺得怪異,所以問了武夷丸,但是卻沒有下落。
而村長給他的回應卻是更加奇怪。
「我拿考試小表的時候就有人先拿走了幾張。」

社長杰這時才開始感覺到怪異,班上因為註冊單消失而顯的氣氛格外緊繃。
但是那是全班都沒拿到的,所以還好,但是誰會這麼〝雞婆〞的幫他拿走他的考試小表?
這是不合理的,因為他身邊的朋友都有拿到,但是只有他沒拿到?
更怪的是,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人沒拿到。
他開始懷疑這一切,他開始想要知道這個謎團的真相。

 

當天晚上六點,社長杰與CR還有課。
兩人不停的討論偷考試小表的嫌疑犯跟偷註冊單的人有可能會是誰。
誰知道,一踏入教室就被一個日本留學生──富士吟,她也沒拿到考試小表──叫住。
「耶!社長杰,你的考試小表在這邊。」
社長杰突然愣住,因為拿走他考試小表的人是一個他不是很熟的人,呂山三琳,一個只有在大二講過話的女生。
呂山三琳將社長杰的考試小表交給他。
「我的考試小表怎麼在妳這?」社長杰問。
「喔!這是我去系辦拿我的考試小表時順便幫這一班的同學拿的。」呂山三琳解釋。
「那妳拿的時候有看到註冊單嗎?」社長杰隨手問。
「有啊!」呂山三琳爽快的回答,「不過我只有幫幾個人拿。」
「也就是說妳去拿的時候註冊單還在囉?」
「對啊!」
「妳是今天拿的?」
「恩。」
「那妳知道在妳之後有誰去拿註冊單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
「是嗎?」社長杰點點頭,「謝謝。」他開始覺得是有奚翹,不可能這麼單純。
下一瞬間,社長杰的問題連結在一起了。

大叔,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也在進教室的時候拿到了他的考試小表。
蘇毛,也在下課之前拿到了自己的考試小表。

「真沒想到會是她啊!」社長杰說。
CR回應:「誰知道,也許她有什麼陰謀吧!」
「為什麼她要幫我拿考試小表?」
CR聳肩。
「為什麼只有她有註冊單?」
CR聳聳肩。
社長杰不停的思索,他總覺得答案似乎快要出來了。
「啊!」CR突然叫了一下,「哼哼,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
「提示只有一個。」
「一個?」社長杰問。
「你看看我們班有誰。」
社長杰環顧四周,笑了一下,「我懂了,所以註冊單也一定是他拿的。」
「沒錯,從這一刻起請叫我〝CRQ〞。」
「看來,我就是天草杰了。」


-----------------------偵探學園Q,註冊單消失之謎----------------------------


天草杰回到宿舍後立刻在網路上將所有特別班的夥伴都叫來一同研究。
CRQ、蜥蜴郎、數馬王、耐斯。

「沒想到會是她!」蜥蜴郎驚訝的說,「知道她拿你考試小表的原因嗎?」
「根據我們的推測,跟那堂課的某人有關。」天草杰說。
「多虧我突如其來靈光一閃。」CRQ回應。
「真沒想到會是她!」耐斯搭腔。
「其他還知道什麼消息嗎?」天草杰問。
「目前只知道全班唯一有拿到的是呂山三琳,但是是不是她還很難說。」耐斯說。
「這倒也是,不過還有誰比她更直得懷疑的?」數馬王說。
「反正兇手一定是她!」CRQ肯定。
「目前已知的,註冊單在今天之前沒有消失過,也就是說空白的時間點只有在呂山三琳到村長去拿的這不到一小時的時間,這中間還有誰看到過註冊單?」天草杰說。
沒有人答話。
「系辦沒有監視器?」數馬王問。
「沒有,這就是盲點所在。」
「看來這次只有靠我們特別班出馬了!」大夥興致高昂,完全不在意下禮拜就是期末考。

天草杰作出結論:「根據我的推論,兇手應該是呂山三琳,她拿走整疊註冊單,打算一個一個人私底下慢慢發,因為她中午沒有跟我們同班,所以不知道這件事情鬧的有多兇,但是晚上在我們的說法之後,她應該開始感覺到不對,然後明天應該會將它偷偷放回系辦,最後讓村長發現,皆大歡喜。」

眾人認同,但是目前對案情還是沒有突破性的發展,而現在的第一嫌犯依然是那傢伙。

 


隔天,1月6日,禮拜三。
天草杰早上十點有課,與特別班CRQ、蜥蜴郎、數馬王修同一堂金創。
四人在下課時間還是不停的推論兇手的可能嫌犯。

中午,除四人外加上必取、蘇毛、南鯤陞三人,共七人一同午餐。
特別班四人不停的作出各種推論,必取偶爾也加入喇賽,南鯤陞更弄清了事情來源,六人討論熱烈。
「你們都沒拿到註冊單嗎?」蘇毛問。
「你有拿到?」天草杰反問。
「有啊!昨天呂山三琳不是有拿來嗎?她沒有給你們嗎?」
天草杰搖搖頭,「所以目前只有你跟他拿到?」
「或許吧!」蘇毛說,而他說完這句話後就一個人在旁邊安靜的吃飯。
這樣的怪異看在天草杰的眼中覺得有點不自然。


下午兩點,商事法。
蜥蜴郎靠著自己異常的人脈跟體力,不停穿梭在各種大大小小的團體中,得到的消息是查他們二人外另外還有一人拿到註冊單,相同的是,都是呂山三琳私下發的。
為證明天草杰的推論,蜥蜴郎帶著數馬王跑到系辦查看,但是一樣無功而返。
「到底是哪理出錯了?」天草杰不停的推論所有環節,但是目前既有的線索太過薄弱。


晚上,耐斯拋出了另一個大消息。
「皇城禁區小組都有拿到註冊單。」
這個消息讓天草杰為之震撼,因為一口氣多出的九人,讓所有拿到註冊單的人彼此之間的關聯性更加微妙,唯一可以知道的是

「都跟呂山三琳有關!」

這是目前的唯一結論。
「而且助教有說,偷註冊單的人皮膚白白的,有綁馬尾。」耐斯補上這句。
「那就不是呂山三琳了。」蜥蜴郎說。
「真的這麼簡單嗎?助教有可能會記得是誰去拿的嗎?」天草杰問。
兩人沉默。
「看來助教說謊!」蜥蜴郎補槍!
「只能確定,偷的人是個女的。」
「廢話,我不是說了嗎?」耐斯說。
天草杰沒有說話,他不停的思索其中的關鍵點,突然。

天草杰突然想起中午蘇毛的不尋常。
「駭他的電腦。」天草杰要數馬王做的。
數馬王點點頭,轉身立即飛快的在鍵盤上打出一串又一串奇特的英文數字出來,短短三分鐘過去,突然螢幕一個跳動,變成了其他人的電腦。
「這就是蘇毛的電腦。」數馬王指著電腦螢幕說。
「這真是太巧了。」天草杰驚呼。

就是這麼巧,蘇毛正與呂山三琳聊天。
蘇:為什麼你會有註冊單?
呂:我昨天早上去拿的啊!
蘇:那怎麼只有幾個人有?
呂:我不是說我只幫幾個人拿嗎?
蘇:那社長杰他們呢?
呂:我忘了啦!
蘇:那你知道其他註冊單跑到哪邊嗎?
呂:我不知道,我只拿了幾張就走了。


天草杰臉上露出一抹微笑,看來中午下的餌被大魚吞了進去。

 

 

 

 

凌晨,一個黑衣人悄悄走在淡江偵探學園中。
他不停的左顧右盼,縱使他知道,這個時間學園中根本不會有人。
他慢慢放慢腳步,一步一步走上階梯,連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很安靜的,像隻貓一樣。
十樓的系辦讓他有點喘,他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休息,心中的一塊大石頭逐漸放下來。
終於,系辦就在他眼前,他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鑰匙插入鑰匙孔中。

咖拉

緩緩轉開喇叭鎖,推開門。

啪!

一盞大燈照在黑衣人的臉上,他驚慌的用手遮住光,以為只要這樣別人就看不出他是誰了。

「果然是你。」
光線的來源是把手電筒,而手電筒的主人就是天草杰。
他正大方的坐在教職員辦公桌上,看著眼前這個〝小偷〞。
「跟我想的劇本一模一樣。」

「你怎麼會知道?」黑衣人問。
「我想你也許不知道,我懷疑你很久了,但是到了今天我才敢肯定,兇手就是你。」
「不可能,我沒有半點失誤。」
「沒有嗎?失誤可大的呢。」
天草杰跳下桌子,開始了他的推論:「從一開始我就在想,會是誰這麼無聊要偷註冊單?過往的人我一個都想不出來,畢竟是同班三年的同學了,要偷也不會等到今天。」天草杰頓了一下,「所以我懷疑起轉學生。」
「但是不可能,」天草杰接著說:「因為他們如果要偷,就不會連他們自己都沒有拿到,他們身邊的朋友也不會都沒有拿到,所以反過來想,拿到的人嫌疑最大。」
「所以你懷疑到我?」黑衣人挑眉。
「是啊!我將所有拿到註冊單的人都連結起來,只有一個共通點,兇手就是你,」天草杰將手指指向黑衣人「呂山三琳!」

呂山三琳冷笑,「是我嗎?」
「你最大的失誤,不是你將你的註冊單拿出來現,而是你沒有跟我們在禮拜二中午的課同班,所以你不知道這件事情有多大,或許,你現在還以為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吧!」
呂山三琳點點頭,「沒錯,我的確不知道這件事情鬧的有多兇,但是那又如何?」
「這就是你第二個盲點所在,皇城禁區是你的交友範圍,所以你將他們的註冊單交給他們,蘇毛跟你有交情,所以他也拿到了註冊單,但是富士吟呢?還有你的謊言,記得拿我的考試小表,卻不記得拿我的註冊單?」
「就憑這兩點?」
「真正的問題點在,禮拜三那天新拿到註冊單的人,跟你沒有交情。」天草杰稍微整理一下思緒,「或者說,他是從你手上拿到的註冊單並不尋常。」
「怎麼說?」
「跟妳有交情的村長沒拿到,富世吟沒拿到,反倒是他拿到?這並不合理。」
「是這樣嗎?」呂山三琳冷笑。
「別裝了,妳再瞞也瞞不了多久了,不然妳也不會選這種時間來放回註冊單,是吧!呂山三琳,或者應該稱妳為,她的第二個人格?」

呂山三琳愣住。「你怎麼會知道?」
「助教提到了兩個很微妙的特徵,皮膚白、綁馬尾的女生,對,第一個特徵妳有,但我從沒看過妳綁馬尾,偏偏,助教提到了這個特徵。」
「你這樣就想的到?」
「天草杰這個名字可不是叫假的。」
天草杰笑了一下,「平常我們看到的呂山三琳,是第一個人格,她說的也都是真的,只拿自己的,只幫某些人拿,都是真的,但是她卻不知道有妳存在,妳出現的時機太過短暫,短暫到她應該也沒有察覺到,所以她什麼都不知道。而助教看到的那個馬尾女,是妳。」
呂山三琳舉雙手,「我認輸。我......」

啪的一聲,呂山三琳倒地。

天草杰吐了一口氣,「我早該想到,幕後黑手又是你們,冥王星,賽伯拉斯。」
賽伯拉斯走出來看了天草杰一眼,「不愧是天草杰,推的出過程嗎?」
「蘇毛,你一直假扮他,在MSN上面催眠了呂山三琳,要她這麼做對吧!」
賽伯拉斯拍拍手表示贊賞,「利害,不過我其實只是引誘出她心中的惡魔罷了。」
「我知道,對村長的報復吧!」
「這你也知道?!」賽伯拉斯表現出驚訝的神情。
「只有她沒拿到,我已經猜出端倪,再加上她是班代,這整件事情可以說是她失職,她的錯就更大了。」
「不過是小杰少爺,佩服。」
「你已經輸了!」天草杰憤怒的說。
「我明白,明天早上起來,我保證什麼事情都會回覆原狀。」

啪的一聲,天草杰陷入昏迷。

 


---------------------------------------------------------------------------------


1月7日,註冊單又回到了系辦。
只有天草杰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RQ
  • 精彩的推理~不愧是我的夥伴!!
  • 我還在等你解下一個謎呢!

    社長杰 於 2010/01/18 15:45 回覆

  • Fok
  • 呃.....頭香被搶了.......崩潰...
    低調推~
  • 你是中PTT的毒啦!

    社長杰 於 2010/01/18 15:45 回覆

  • 武夷丸
  • 看到最後面有點霧煞煞 囧
    考完三科 加上晚了 有點神智不清了 ㄎ...
    改天神智清楚一點再看一次XDDD
    這篇不錯XDDD
  • 基本上我都不知道我在寫什麼鬼了XD

    社長杰 於 2010/01/18 15:45 回覆

  • 蜥蜴
  • 你明天考的看起來一定很簡單 ....
    不然哪有空瞎掰這鬼東西 xD!!!!
  • 我跟你們這種平凡人是不一樣的。

    社長杰 於 2010/01/18 15:46 回覆

  • 阿標
  • 看到南鯤陞這三個字
    我嘴角完全失守了
    這個梗你也想的到真是太屌了
  • 哼哼~~
    沒想到被你發現我藏在裡面的梗了XD

    社長杰 於 2010/01/18 15: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