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見過一種圖畫?
構圖簡單,甚至於幾乎沒有構圖可言,匆匆一瞥會讓你覺得那好像只是隨便亂畫,隨便三兩下就結束的感覺,可是只要仔細一看,卻又會被那粗狂的筆觸給深深吸引住。
我還在學畫的時候,師父曾經跟我說,一個到達極至的畫師,一生中只會有那麼一副作品。不為什麼,因為整個畫家的靈魂會隨著畫筆被畫布給吸入,所以那副畫看起來會特別有靈氣,也特別吸引人。
可是這樣的畫,會成為那位畫家的最後一部作品。


我一直以為這只是個傳說,一直到那天,我終於見到這樣的畫。


那年夏天,公司派我到南部出差,我住的飯店是很普通的小套房,因為平日特價,也不過是三、四百塊一天,不過我這個人從來不在意那些東西,只要浴室有熱水,躺在床上能睡著就夠了。
那間單人房在三樓,電梯旁邊,有個大窗戶可以讓外頭的陽光照亮整間房間,我喜歡那種感覺。
房間除了一張床之外還有一張書桌,還有免費的網路,我就順勢打開筆電,先上MSN跟朋友聊聊天,至於公務就先丟在一旁吧!


隨著時間過去,太陽慢慢西沉,房間裡面越來越暗。
我打開電燈,也拉起窗簾,這是我個人的習慣,不喜歡被別人偷窺。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窗戶旁邊有一副畫,古代仕女圖,仕女正拿著一支髮釵坐在椅子上對鏡梳妝,看那服飾應該是明朝的女子,可是我找了整張圖很久,卻沒有發現落款人是誰。
我聳聳肩,也沒在意,拿了錢包就出去找東西吃。


晚上七點我回到房間,拿了衣服就往浴室走。
突然覺得有個地方怪怪的,我轉頭看向那張畫,仕女怎麼站起來了?我狐疑的走到畫前面仔細觀察,卻發現圖中的椅子不見了,我抓抓頭,下午看的時候有椅子嗎?可能是我記錯了。
搖搖頭,我走向浴室。


晚上十一點,我關掉電腦,坐到床上打開電視,隨便轉了幾台,好像沒有一台好看的。
隨手丟開遙控器,向後倒,這床好舒服,好像一個不小心就會睡著,我沉浸在滿足的感覺中,這樣迷迷糊糊的在似睡非睡的感覺很過癮,好像飄蕩在雲端之中。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想再看看那張圖,一個轉頭,就看見那張仕女圖。
整張圖的構圖很隨便,線條也很直線,色彩也像是亂配的,甚至於留白的地方太多,整張圖其實說不上好,但是卻讓我深深的被吸引住,我就這樣一直看著她。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發現我是坐在畫的前面看著畫,而外頭天已經矇矇亮,我看著手錶,早上五點?
怎會這樣?我看了一晚?
心中充滿疑問,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又再看回畫,突然覺得畫中的女人好像有點不同,原本是開心的笑臉,現在卻變的有點哀傷?
我不相信的再往前湊,想更仔細的看清楚,只見仕女的眼睛有水漬,是原本就有的嗎?
水漬範圍逐漸擴大,最後已經有水滴出來,從仕女的兩頰緩緩落下,滴濕衣裳,滴落鞋子,最後滴到地板,是我房間的地板。

「啊!」

我大叫一聲,向後倒在床上。
看著眼前不可能的景象,迅速看了周圍,再看回畫中,水不見了?
我快速的跑向前,用手摸著那張畫,沒有,一點濕的痕跡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難道我是在作夢?
此時我看著地板,確實有水滴。我剛剛不是作夢,我是真的碰見鬼了。
一抬頭,仕女的眼睛兇狠的瞪著我,滿眼血絲,然後留下血淚。


我急忙的跑到門口,卻不小心摔倒。
「碰!」

 

我從地板上爬起來,看周圍,眼睛有點酸軟,看來剛剛應該是作惡夢了。
從來不曾作惡夢啊!到底怎麼回事?還是搞不清楚。
坐回床上,看看手錶,早上七點。
我關掉手機設的鬧鐘,揉揉太陽穴,可能是我不習慣這邊的床吧!
一轉頭,就看見仕女的血淚源源不絕的流出。


是夢?還是夢中夢?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