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選舉結束,鷹久大勝兩百多萬票。

常停站在中選會門外,大叫:「鷹久,你用奧步贏我,不是男子漢。」
四名開票中心的老人站在票數統計前面,看著常停說:「這次選舉,鷹久出盡奇招,使用了至高無上的絕招勝選,你應該心服,為什麼還要來此鬧場?」
「你們這些垃圾怎麼跟我比?有種就一口氣上來跟我參選。」
一名長者生氣大叫:「太難看了,輸的這麼慘還敢出來跟人挑釁,我就跟你選,台連的,出來。」
一大票人衝出來。
「親冥黨,出來。」一堆人衝出來。
「台灣黨,出來。」一堆人衝出。
「紅黨,出來。」一個人都沒有出來。

常停看著四週不斷逼近的人,冷汗從額頭留下,「這是你們逼我的。」
他突然大叫一聲,「開始選票。」

中選會突然雞飛狗跳的,雜七雜八的跑出一堆不相干的人。
有人選道吐血,有人選到瞎眼,有人氣到中風,有人直接昏倒在地。

一旁直播的女記者擔心的問中選會會長,「這樣會不會出事?」
中選會會長開心的看著混亂的場面,瘋狂似的大笑,「我等這種混亂的場面等了四年,當然不能停。」

一個老人被擔架抬出去。
導播對著攝影人員說:「你等一下就一直拍他流血的鏡頭,一竟到底不能停。」

十來個醫護人員忙近忙出,醫生對著這樣的場景感嘆,「報應啊!這都是報應啊!十幾年沒認真做事,一口氣全都補回來啦!」

十幾台SNG車全都來連線,記者瘋狂大叫:「我升值,你加薪,大家開香檳!YA!」

中選會週圍越來越多人,將近兩萬名警察全都來維持秩序。
拒馬推出,阻絕後來到來的人民。
新聞台收視一口氣飆上50%,就像是當年六四天安門一樣的場景。

鷹久坐在總部,看著電視轉播擔心。
萬常坐在他旁邊安慰他,「不用擔心,你都勝選了,不會有事的。」
鷹久說:「但是都是因為我,才會有無辜的人受害。」
連站走過來拍拍鷹久的肩膀,「不關你事,別庸人自擾。」
鷹久看著連站,「師父。」
伯熊急忙的跑來,「不好啦!人慢慢向我們總部靠攏啦!」
萬常說:「情況緊急,我們還是先撤退。」
「人坐的下嗎?」鷹久問。
「計程車四人剛好嘛!」伯熊說。
一個女人急忙跑來,原來是鷹久的老婆每清,「鷹久。」
鷹久立即推開伯熊,「對不起啦!主席,你還是自己去坐公車吧!」
伯熊驚訝的大叫追上去。

喔咿~~喔咿~~喔咿~~
救護車一台接著一台過去。

女記者問:「會長,真的不用阻止嗎?」
會長發瘋的大叫:「四年啦!我等四年啦!就是等這個大場面,進行幸運輪大抽獎。」

鷹久看著數萬人互毆的中選會,手中的拳頭越握越緊,「師父。」
四個人圍上去。
「幫我找一個樓梯。」
連站說:「你說什麼?那個絕招是假的,是我騙你的,快回家想怎麼當總統吧!」
鷹久意智堅定的說:「我說可以就可以,快去!」
萬常大叫:「我有樓梯。」
所有人看著萬常。
只見萬常拿出一個玩具小樓梯,上頭還有一隻小熊在爬:「是不是太長啦?」
鷹久推開萬常,卻見中選會推出「幸運輪盤」。
「好,我就跟你玩一次幸運輪。」說完,鷹久就走進中選會。

「鷹久出來,垃圾出來!」常停大吼。
「鷹久在這,出來啊!垃圾出來,你個敗選還不認輸的王八蛋!」鷹久大叫。
一個攝影師仔細的拍著鷹久,作了個手勢叫他看鏡頭。
鷹久將頭髮三七分好,比了個「V」。

「垃圾,你還再拍照!」常停叫。

鷹久一見常停出來,推開攝影師,向常停撲過去。


「在這裡滾下去吧!」連戰說。
「說真的還是開玩笑?」鷹久問。「從這樣長的樓梯滾下去?這是什麼絕招阿師父?你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這招叫無敵風火輪~你跟敵人一起滾下去~就可以滾死他了。」連站說。
「我看是我死還差不多。」
「不會~你真笨!你拼命的摟著敵人~讓他的身體保護著你~利用地球間的地心引力、宇宙間的萬有引力、再加上你和敵人重量乘與2的TURBO若這樣都弄不死你~你就回來問我吧!」


鷹久想起過去連站教他的絕招,兩人一同滾進去幸運輪。

「哇!幸運輪大抽獎耶!」伯熊說。
「要是抽到我就好了!」萬常說。


碰~~~~~~~~~
幸運輪倒地。
常停站起來,「哈!垃圾,你一輩子都贏不了我的,你永遠都是個垃圾。」
鷹久說:「快倒下吧!都輸了百多萬票了,還逞強?你回老家種田後我會去看你的。」
「你人真好!」說完,常停倒地。


一群人擁到鷹久身邊,記者不停向他訪問。
「鷹久先生,你這次作了一件大事耶!你打倒了萬惡的民侵黨!你是英雄。」
「除暴安良是我們作市民的責任,行善積德是我本人的興趣,所以扶老太太過馬路我每個星期都做一次,如果是碰到國定假日的話,我還做兩、三次呢!」鷹久說。
「他會這麼利害是因為吃了我們台灣國民黨的奶水長大的,我們的奶水裡真的有牛奶,我們的貢丸湯裡真的有米田共,萬常來!」伯熊說。
「敢在我地盤鬧事!」一群人將他們拖走。
「鷹久先生,現在您當選總統最想做什麼事?」
「我只希望跟我太太一起加入『爛片欣賞社』,這兩個特級社員是我向社長求了好久他才願意給我的,希望大家一起支持『爛片欣賞社』,每清、每清!」
每清跑向鷹久。
「每清,這是‧‧‧」
每清用食指頂著鷹久的嘴巴,「別說這麼多了,先親一個在說!」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uiCiDeOoZ
  • 整個就是瞎,中間還插一個妙手回春的梗!<br />
    不愧是社長!<br />
    <br />
    <br />
    缺點可能就是結局有點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