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沉沉睡去,臉頰泛紅的模樣真的非常可愛,他的呼吸也逐漸趨緩。

我跟老婆在房間整理自己的儀容,我穿著失業後就再也沒穿過的西裝,她則換上去年喝喜酒時候買的小禮服。

「我們好像很久,都沒有這樣親密了呢!」我將老婆拉到我身邊,替她戴上我特製的項鍊。
「你還敢說,你都多久沒有好好正眼看過我了?」老婆生氣的嘟嘴,那模樣真的好可愛。
我忍不住親了她一下,她的臉瞬間緋紅。
她拿起她為我縫製的領帶,用不熟練的手法幫我打了領結。
「這樣,妳爸不會生氣吧?」
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這些年辛苦妳了。」
「你也很辛苦阿。」
我們最後一次擁吻,靠上椅子,出發了。

全站熱搜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