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 May 29 Wed 2013 20:05

阿文剛搬新家,邀請了他幾個好友到他家裡慶祝。
「喔~~這就是單身男子的房間是吧!」
「電腦哩!看看裡面有沒有A片啊!」
「靠,有病啊!酒拿出來啦!」
雖然朋友進說些瘋話,但阿文並不在意,因為,這不就是朋友嗎?

酒過三巡,朋友都喝的差不多了,惟獨小樂一個人險的有點悶悶不樂的。
「小樂,怎麼了?跟馬子吵架喔!」
小樂搖搖頭,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低著頭微微淺嚐杯中物,「時間差不多了啦,我們也該走了吧!」小樂像是深思了很酒以後說出來,他看了看旁邊幾個酒意甚濃的朋友。
「好吧!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其中一個朋友看手錶說道。
「要回去就記住阿,千萬不要騎車,坐計程車。」阿文提醒著。
「OK,反正我們幾個人住的差不多地方,分擔一下,OK的。」
一群人搖搖晃晃的走出阿文的家。

剛走出阿文的家,小樂像是如釋重負一樣大吐了一口氣,他回到家中拿著手機開始沉思,想了很久,他終於撥了通電話。
「阿文喔!」
「小樂?怎麼了?有東西忘了嗎?」
「阿文,跟你講一件事,你不要覺得我雞婆喔。」
「說啊!」
「我覺得阿,你房子怪怪的。」
「怪怪的?怪什麼?」阿文疑惑的問。
「我覺得你房間裡,似乎多了些不該出現的......人。」
「你不會是說我房子裡有鬼吧!」阿文哈哈一笑。
「信不信看你啦!反正我覺得不大對勁就是了。」
「好了好了,我看你是喝多了,趕快去睡吧!」
阿文說完就掛掉電話。
小樂將手機從耳邊緩緩移開,突然又聽見了電話中傳來了聲響。
「阿文沒掛掉嗎?」小樂心想,他又將手機貼在耳旁。
電話那頭傳來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有逐漸變小聲的拖鞋聲,「阿文大概忘了掛掉吧!」小樂準備停止通話時聽見了一個聲音,一個女人的聲音,一個女人微微的喘氣的聲音。
「呼~~」那聲音就像是有人將嘴巴貼近話筒一樣,突然一聲:「噓!」讓小樂嚇的趕緊將電話丟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將手機拿起來,電話早已經沒有通話了。

深夜,小樂躺在床上,在半夢半醒之間他感覺到有個人緩緩的走進他的房間,那個人慢慢走到他的床邊,低下頭看著他,然後又慢慢的坐在他的床上,身體就緊挨著他。
小樂張開眼,看著那個人的背影,瘦弱的身軀,秀長的黑髮,他慢慢的坐了起來,輕拍那個人的肩膀。
那個人慢慢的將頭轉了過去,看著小樂。
小樂開始覺得不對勁,但又說不上是哪邊不對勁,突然驚覺,那個人轉頭的時候,肩膀沒有跟著移動,只有頭空轉面對著他。
小樂瞪大眼睛看著演前的這個「人」,蒼白的臉,沒有生氣的眼睛,只是看著他,然後慢慢的笑了起來,她的微笑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嘴角慢慢的裂到了耳邊,突然對著他:「噓!」
小樂驚嚇的大叫了起來,他看著房間四周,還是熟悉的房間,他轉頭看向剛剛那個女人坐過的地方,床上確實有個人坐過的坐痕。

又過了幾個月,小樂跟著大夥一同出去吃飯。
一群朋友嘻嘻哈哈的,酒又喝了不少,散會時大夥決定叫計程車,阿文因為有開車來,加上剛剛又喝的不多,所以還是決定開車回去。
「你小心點哩,不要被臨檢到了。」
「放心啦!這條路上沒有臨檢的。」
「反正小心為上,不要開快啊!」
阿文擺擺手表示知道,發動車子準備要走。
小樂突然定睛一看,阿文車上的副駕坐了一個人,但剛剛沒有人跟著阿文上車阿,小樂慢慢的移動過去想看清楚,卻抽了一口冷空氣,那個人似乎就是那晚坐在他床邊的女人。
女人像是知道小樂看見她,她緩緩的轉過頭,一樣蒼白的臉,沒有血色的表情,又緩緩的微笑了起來,嘴角再次慢慢裂到嘴角,而她緩緩的舉起她的右手,伸出食指輕放在嘴唇中間,

「噓!」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於一九四五年,一位非藉少女名KatuLataKulu,乘坐一艘灰色小船由非洲漂遊到美國,一位神秘男人殺死了她,而且在背脊割了"LATUALATUKA"幾個字母。一星期後,這消息傳到亞洲。現在,你已看完這篇訊息,她會在一星期後飄到家中奪取你最重要的家人性命。現在你已看完這篇訊息, 她會在一星期後飄到你家中奪取你最重要的家人性命。解咒方法只有完成以下指示:將此訊息貼在其他三個留言版的回應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