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應該都知道,本人目前是空軍陸戰隊特種作戰小組高功雷達專長的一員,不過我剛剛那一長串的東西不是我接下來要說的故事的重點。


我大略描述一下接下來這故事的背景,讓大部分不懂得人有個概念。
我們排組在我們連上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那個工作是什麼?基於國家安全機密(我如果被查到我可能會關禁閉到死吧)我不能說,但是我們排組還有另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值班。
這種值班可不是各位腦中所想的那種在辦公室坐在辦公椅上很悠閒的晃來晃去那種,是在一台小小的類似新聞SNG車那種,車上滿滿的雷達控制面板,跟很多電話,隨時都要跟肩膀上有梅花的梅花樹接電話,隨便一個錯誤就會立刻飛上一萬英尺的天邊。
車內的活動空間並不大,站入五個人就會動彈不得,所以一般裡頭只會保持三個人以內。

車廂的值班規矩很多,也很繁雜,但是只要被排到我們排組的人就一定要去學習,而學習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一個老的帶一個小的一邊接電話一邊教導他們,而這故事就發生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


那一天的晚上沒有月亮,但是很特別的,那晚的天空也看不見星星。
外頭沒有風,總讓人覺得有點沉重,而且在空曠的地方也會覺得很悶。
晚值的車廂內,學長帶著學弟正在講解各種戰備會有怎樣的表訂內容,應該怎麼回應,應該怎麼應對。
外頭裝備區的站哨人員如果沒什麼事其實不會去打擾車廂的值班人員,他們只會看著夜景發呆,或是偷懶,但這也是當兵的一部份。

「學長,這時候我應該要怎麼回應?」學弟很認真的提問。
「你就報@#$$@#,然後對方就會回@$@#%,不用擔心,這種表訂的東西可以放輕鬆,只要多練習幾次就沒問題了。」
「學長,假如我這時候報%#$^#可以嗎?」
「也是可以啦!不過要小心一點,因為有些XXX會比較刁,到時候XX被叫上來就等著被幹了。」
學弟點點頭,「了解了。」

兩人正講解到重點的時候車廂的門突然被打開,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門口,外頭烏漆嘛黑,什麼都沒有。
學長走到門口,卻看不見外頭有任何人,他將門關上沒有多說什麼。
「大概是有人惡作劇吧!射控哨的人有時候會來鬧。」學長說。
學弟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碰!


門又被打開了。
學長快速的跑出門外,外頭還是一個人都沒有。
「射控哨的,別鬧了。」學長大吼。
「什麼啦?」
遠遠的一個聲音從上面傳來,那是站射控哨的人的聲音,學長愣了一下,這種距離如果要來回最快都要一分鐘,所以不會是他。
「剛剛有人上來嗎?」學長問。
「沒有。」
學長默默將門關上,沒有說話。
「應該是風吹的,不要多想。」學長乾笑兩聲,想化解緊張氣氛。
「喔......喔!」學弟回,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外頭並沒有風。

學長坐回椅子上,兩人默默沒有聲音。


碰!


門又再次被打開,兩人四目相對,再也說不出話了。
因為他們清楚的見到門把不停的強烈搖動。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