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媽的背著我偷人?」

樵夫面對著一臉愧疚的妻子不停怒吼。
黑暗時代的中古歐洲是人類最大的退化期,不僅道德淪喪,連人都逐漸退化成為獸性,那時期的男人要負起一家生計,一張開眼就必須不停工作、不停工作、不停工作,但是所賺得的報酬卻勉強可供一家妻小糊口,而貧窮的最大原因在於賺取的報酬有大部分都必須供給無所事事的領主與僧侶。
女人出外工作在當時期是被視為非常丟臉的事情,就算女人出門工作也只能做一些非常低賤的工作,所以多數的女人都選擇年輕時候就立刻結婚,在家做些家務,有小孩後就在家帶小孩,但是青春的欲望又怎麼敵的過孤寂?所以多數結婚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會偷情,而偷情的對象大多都是稍微有錢的老闆或者是......僧侶。

妻子斗大的淚珠從臉上滑落,但是她卻不敢哭出聲音。
樵夫不曾懷疑妻子偷情,剛開始他只是移惑,為什麼自己的兩個小孩越長大越不像他,所以他就隨口問了一句「小孩為甚麼像妳不像我?」
誰知道心虛的妻子卻吱吱嗚嗚不敢回答,這卻引起了樵夫的懷疑,終於在一天下午他決定提前回家一探究竟,就這麼巧,撞見了妻子與僧侶的姦情。
被撞見姦情的僧侶卻還不慌不忙,面對著窗外的樵夫鄙視的瞧著他,一邊在驚慌失措的妻子身上強硬的繼續溫存,完事後慢條斯里的穿上衣服,留下已經無力反抗的妻子走出門。
「這個月的侍奉金你就不用繳了,上帝將會與你同在。」僧侶虔誠的在胸口畫了一個十字。

樵夫那夜難以入眠,「我要殺掉那兩個孩子。」終於,他做出決定。
「不~~~」妻子哭喊著,「他們是我的孩子,你不能這樣對他們。」
「媽的,他們是惡魔之子,他們是不被祝福的。」樵夫一巴掌打走妻子,「我要殺掉他們。」
「好。」妻子也做出決定,「如果你下的了手你就做阿,你忍心殺掉那兩個無辜的小孩你就做阿。」
樵夫沒有答話,走出房門朝兩個孩子睡覺的房間走去。
那是多天真無邪的表情阿,兩個未滿十歲的兄妹正一臉安詳的沉沉睡去,就像是天使一樣,那樣的光潔,那樣的純潔。
樵夫終於潰堤,他始終下不了手。
「爸爸,你怎麼了?」妹妹聽見聲音醒了過來,一臉倦樣的安慰著爸爸。
樵夫轉身就離開兄妹的房間。

「我要把他們帶到森林中,從此他們的死活不關我的事。」
這是樵夫對小孩最後的憐憫。

 

樵夫隔天一早帶著兩兄妹走去森林,想將他們遺棄,但是第一天兩兄妹卻平安的回來了;第二天樵夫帶兩兄妹到更遠的森林中,兩兄妹還是平安歸來。
樵夫明白妻子在暗中搞鬼,因此第三天他帶著兩兄妹坐上借來的馬車到城的另一邊外面的森林去,縱使妻子有再大的本事都沒有辦法叫兩兄妹回家了。

倆兄妹這時候才真的明白,原來自己的父親是真的不要他們,面對著未知的森林,兩人終於開始害怕,卻也無奈。在森林中漫無目的的走著,過了一天,過了兩天,兩兄妹最後因為太累也因為太餓終於昏倒在森林中。

「這裡是哪裡?」哥哥醒來後卻發現自己不是在森林中,而是在一間木頭搭建的房間中,他睡在一張床上,床上還有著高級的棉被,房間中還有暖爐,使的房間非常溫暖。
但是此刻最讓他心繫的是他最愛的妹妹,他趕緊下床,走出房間到處叫喊:「妹妹!」
「哥!」妹妹的聲音傳來,哥哥快步的朝聲音的方向跑去,終於看見妹妹。
「哥,你看,這裏好像天堂喔。」聽妹妹這樣一說,哥哥才仔細的觀望自己所在的房間,與其說是小木屋,不如說是用木頭搭建起來的皇宮,牆壁上的畫作、牆邊的雕飾品、書櫃上面的書籍,縱使兩人不明白那些東西的價值,卻也知道這裡不同凡響。
「你們快來這裡吃東西吧!」一個十幾歲的男生出現在兩人面前。
「這裡是哪裡?」哥哥問。
「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都叫他『糖果屋』。」
「『糖果屋』?」

兄妹跟著男生走到餐廳,眼見裡頭還有將近二三十個跟他們年紀差不多的小孩在那裡吃飯,桌上滿滿的麵包、糖果,還有熱騰騰的湯,難道這裡真的是糖果屋嗎?

屋子的主人是一個年近五十的男人,男人總是穿著一身黑,說話客氣,對待小孩也很好,他說他是上帝派來照顧小孩的使者,讓小孩都可以無懼的長大,並且要小孩稱他做「聖父」。
聖父非常慈祥,他總是會在睡覺前跟小孩說故事,偶爾會抱著小孩一起吃飯,偶爾會跟小孩一起睡覺。
在那邊沒有爭吵,沒有痛苦,小孩只需要放心的玩,放心的長大。
那天,聖父答應妹妹與他一起睡覺,他溫柔的抱著妹妹進他的房間,一邊幫她用溫水洗淨他的身體,洗完後溫柔的幫她梳理頭髮,一邊和藹的唱著聖歌。
「喝杯牛奶再睡吧!」聖父慈祥的拿著牛奶餵妹妹慢慢喝下牛奶。
妹妹喝完後只覺得身體暖暖的,並且有點想睡覺。「聖父,我想睡了。」
「先等一下,先作完禱告再睡好不好?」
妹妹點點頭,聖父將房間的燭火都吹息,「來,握著聖杖吧!」聖父握著妹的手將它放到聖杖上面,妹妹兩手握著聖杖慢慢禱告。
「等一下,禱告的時候不要說出來,這樣上帝才會聽的見。」
「可是聖父,不說出來上帝怎麼會聽的見?」
「很簡單,妳就含著聖杖的頭,將妳想說的話都對著聖杖說。」
妹妹點點頭,張開她的小嘴緩緩的將聖杖含入嘴中,而聖父緩緩的將聖杖在他嘴中進進出出。
禱告時間結束,聖父脫下妹妹的衣服,那雙慈祥的大手穩穩的抱著妹妹,並且不時的在她身上撫摸,這樣溫柔的撫摸讓妹妹感到很溫暖。
「聖父看你很乖,決定讓你更接近上帝。」
「真的嗎?那我要怎麼做?」
「等一下聖父會將聖杖放進去你的體內,並將聖水灌注在裡頭,這樣妳就會得到上帝完整的愛。」
妹妹就在那一夜成為了聖女,變成聖父的十二使者之ㄧ。

慢慢的,連哥哥也都得到聖父的寵愛,小孩彼此之間也開始學會了愛惜對方,糖果屋成了他們真正的天堂。


「呵呵,小孩就是好騙,就是蠢。」
「明天領主要十個未滿十歲的小女孩。」
「沒問題。」
聖父臉上露出詭譎的笑容,與一名男子在密室中詳談。但是這一幕卻被哥哥無異撞見了,「他欺騙了我們嗎?渾蛋。」
再次遭逢欺騙的哥哥心中滿是怒火,他決定這一次不要在遭受人的丟棄,打算真正的為自己出一口氣。

就在當晚,哥哥又被聖父寵愛,他沒有反抗的翹高屁股讓聖杖在他體內進出,聖父灑完聖水後一如往常的躺著睡著了,哥哥此時拿出預藏好的剪刀朝著聖父的胸口一落。

「聖父被上帝呼喚,他終於可以永遠跟上帝在一起了。」
哥哥站在樓梯上對著底下哭成一片的小孩說,「但是他臨走前交代我要繼承他的使命,從今天起,我將成為聖父。」
哥哥穿上了聖父的黑色聖衣,從那天起,他轉變了。

糖果屋裡面的男孩全都消失了,糖果屋裡面的女孩都成了聖女,在領主的見證下哥哥授勳成了當地最偉大的僧侶,授勳那天城內所有民眾都來觀看,但是卻有一名男子看見他卻死命逃跑。
「各位,那人心中藏有惡魔,他是見到我無上的光輝心有膽怯才逃跑的,不要讓惡魔逃走,用你們手上的石頭砸死他吧!」
不知道為甚麼這一幕看在那人的妻子眼中卻有著無數的恐懼。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