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當兵,是男孩變成男人的必經過程。
嗯~~~~我非常不以為然,但是我絕對同意一件事情,就是軍中的鬼真的特別多。

有些是道聽塗說(就是俗稱的「學長說」),有些是親身經歷,不管你信不信,歡迎加入我開的全新企劃。

 

----------------------------------------------

 

那是在屏東受訓的時候,因為只是受訓,所以營區中最主要的大門衛哨是輪不到我們站的,但是我們必須要負責自己連上的「安全士官」,簡稱安官。
安官聽起來好像很威,但其實安官是一個非常無聊的衛哨,最重要的時段是輪不到我們站的,那都是連上幹部負責,我們也只能負責夜哨這種無聊的時段,兩個小時可能只會有一通查哨電話,或是一個查哨官來查哨,也有可能兩個小時中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你就要回去睡覺了。

我們的房間是八人一間的小寢室,床鋪是上下舖為一組,共四組,我的床位是在面對門的最左邊上舖,左邊靠牆,右邊是走道,睡上舖的好處就是可以吹到天花板的電風扇,但是休息時候卻是很不方便,不過唯一好處就是旁邊沒睡人,不用顧慮別人的睡姿。

那一天,我負責2-4的哨,也就是半夜兩點到四點的哨,我一如往常的將手機鬧鐘時間設定在上哨時間前的半小時,不拖哨是我個人的原則,畢竟,沒有人喜歡被拖哨。
只是那天因為早上的公差太多,就寢時間一到一躺下去就完全睡死,幾乎是攤在床上這樣的昏沉睡去。

睡到一半,腦袋突然清醒了起來,我知道我面對著牆側睡,我也知道我的眼睛沒有張開,但是我卻很清楚的看見了我面對的牆,也很清楚的在我腦海中「看見」了一個男人,出現在我身後。
他的頭光光的,身穿一身黑衣,臉上帶著要笑不笑的表情,就在我身後直呼我的名字。

「社長杰!」

一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轉頭看著其他人,右邊上舖的三個人都睡死了,我把頭往下探,下面四個人也睡死了,仔細聽還可以隱約的聽見他們的呼聲。
我拿起身邊的手機,響鈴時間已經過了,我趕緊穿上迷彩服準備上哨,走出房門我打算先去廁所小解,以免站哨途中尿急,走廊上只有緊急避難指示的微弱燈光,我在黑暗中一步一步的走到廁所,在門口我聽見了裡頭有人上廁所的聲音,小便斗感應器「刷」的沖水聲。
「誰這麼晚還來上廁所啊?」我心中帶著疑惑,但也沒有多想,「哇,還沒開燈!」
雖然我半夜上廁所也都不開燈,但是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有跟我一樣大膽的,為了想知道是誰,所以我魄力開了一次廁所的燈。
廁所中的燈隨著電流通過吱吱作響,閃了兩三下終於照亮了整間廁所,但是這時候我卻愣住了,裡頭沒有半個人。
此時的我終於到毛了,趕緊上完廁所關上燈準備離開那裡,快步的朝中堂前進。

「社長杰!」

走廊中有個男人的聲音不停迴盪,但是那個聲音卻又只有我聽的見,我轉過頭只見一片黑暗,不知為什麼,我似乎看見了那個男人在黑暗中對我露出詭異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