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X0年7月2X日,天氣晴。

土城看守所外,一名年輕帶有稚氣的男子在外頭躊躇不斷,心中有無限矛盾,終於,他還是走了進去。

「20456,有人來探親。」
守衛在體育場外呼喊,雖然說是體育場,其實不過是一塊水泥空地而已,一名榮光滿面腦滿腸肥的中年男子面帶驕傲,瀟灑的停下腳步,跟著守衛進入探親的地方。
這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曾經一統天下的王者,匾皇。

匾皇坐在玻璃幕前,拿起通話用的電話,這裡的電話都經過所方監聽,也因為他是經濟要犯,所以監聽的更加厲害。
而坐在玻璃幕對面的是他唯一的兒子,置中。
「阿爸,最近過的好嗎?」置中關心的問。
匾皇點點頭,「除了被社長杰擺了兩道之外,其他沒什麼問題了。」

不要懷疑,擺匾皇兩道的正是小弟在下我,想知道他怎麼被我擺道的請自行爬文。

「你今天來這有沒麼要事?」匾皇問。
「阿爸,我最近跟銳進感情有點不好。」置中無奈。
「我那個媳婦是〝欠咖〞(台語,意指機伶過人、霸氣十足、機關算盡)了一點,但是她所做也是為你好。」匾皇調解。
「阿爸,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阿不然是哪個意思?」
「我是說喔,她最近都不讓我碰她啦!」
「ㄚ那A安奈?」匾皇驚訝。
「阿就,我最近忙著要參選立委啦,忙了點,有點抬不起頭......」置中害羞的說。
「你這沒路用的傢伙,想當年,我又參選立委,又跟KM黨打對台,又要幫人辯護,又要在國會打架,還夜夜七次,連你老木那種......我都吃下去了,你這傢伙再靠北三小。」匾皇憤怒的責罵。
置中急忙辯解:「阿爸,我知道啦,但是這種事情就,玩久了也會膩,她又都只給我ㄧ種姿勢,要她多加研究她也不要,這樣我還不如看A片,但是我一看A片她又在那邊大吵大鬧,說什麼我不愛她了啦!我要娶小老婆啦!我有戀童癖啦!我是GAY啦!我沒用啦!啊幹,我不過就看隻A片嗎,有那麼嚴重嗎?」
匾皇點點頭,「這樣的確是媳婦不對,不然這樣好啦,我給你支電話,我當年有其他需要都是找這個女人,你叫她龜婆就好了。」
「阿爸,這樣沒問題嗎?」
「沒問題啦!我當年PLAY那麼多次,有什麼緋聞嗎?」
「這樣也對,啊但是錢怎麼辦?我的錢都在銳進那邊呢!」
「你這沒用的傢伙,我怎麼會教出這麼笨的兒子?我不是常告訴你,男人身邊要藏點私房錢,女人是靠不住的,他們只會不停挖光你身邊的錢,榨乾你的一切,最後再跟你離婚,走前再敲你一筆贍養費,所以男人一定要有點錢在身上啊!」
「阿爸我知道了啦,我回家會開始買小豬存錢。」

「.............」

「阿爸,你說話阿,要我怎麼辦?」
「我給你個帳號密碼,是我在瑞士銀行的帳號密碼,43420.024.420.0243420,你可以把他編成歌唱,如果忘記了就去問財神。」
「喔,挖災。」
「你領不要一次領太多,會被抓包,一次就領個一萬塊就好了。」
「一萬塊我是要幹麻?」
「笨蛋啊,一千拿去買套子,一千拿去買威而鋼,一千拿去開房間,一千拿去買A片,一千拿去給小費,最後五千塊拿去玩女人,五千塊可以玩到不錯的了,你老爸我當年也只玩五百的,如果真的找不到就叫妮可就好了。」
置中一聽精神都來了,連再見也忘了說就衝出看守所。

匾皇搖搖頭,不禁嘆了一口氣。
突然有個人拍拍他的肩,「生這種兒子也很辛苦喔。」
匾皇點點頭,「黑阿,有夠辛苦的。」他把頭一轉想看看到底是誰跟他聊天,不看還好,一看又飆出髒話了,「幹,那A勾喜莉?」
社長杰說:「你不知道我是金牌臥底嗎?專門臥在你的四周圍,基本上你嫖妓不給錢,偷窺小女孩偷玩老太婆的事情我都知道。」
匾皇一愣,趕緊要我閉上嘴巴,「這種事情不要大聲嚷嚷。」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啦!」我伸出右手,擺了擺。
「好啦,給你一千,別亂說話。」
「我很有良心的。」
「再給你一千,遮住你的良心。」
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匾皇進去他的房間。

 

 

 

兩千塊怎麼可能遮住我的良心呢?
你說是吧!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