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 Jul 19 Mon 2010 11:27
  • 文雀

文1.jpg 

「男人仗義是應該的。」

文雀,就是麻雀,經常出現在農田中,因為身手敏捷,偷吃了農民的稻作而農民卻絲毫不知,所以香港術語引伸為「小偷」,本來是黑社會專用名詞,到了後來一般人都會用。

小說,是用文字來描寫一個故事;電影,是用鏡頭來描述一個故事。
而一個好的導演,不在於他可以把電影畫面弄得多華麗,而在於他可以怎麼樣把一個故事說的簡單明瞭,讓人一看就懂,而且看完還想再看,這就是功力。
杜琪峰,香港近年來少數帶有濃厚個人特色的導演之ㄧ,也是少數還堅持著香港本土文化的導演之ㄧ,他的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他的導演魅力大過演員魅力,看電影的途中你會覺得演員演的好,但是看完之後你會說是因為導演導的好,這是他跟其他導演有著極大不同的地方。
而《文雀》正是一部這樣的戲,與其說它是在講一個故事,不如說它是記錄著香港的每一個角落,當你透過杜琪峰的眼睛再次看看香港的同時,你將會看見一個不同於以往印象的香港。

一個很簡單的故事,《文雀》。

 文2.jpg

「打給我。」

棋(任達華)喜歡騎著單車拿著相機探索每天都不一樣的香港,有一天他遇見一個神祕女子珍妮(林熙蕾),珍妮向棋求救,棋卻因此被人無故毆打一頓;聚會時棋才發現他的兄弟(林家棟、張滿源、羅永昌)也都紛紛受害。


這部片在香港電影史上是個很獨特的存在,導演將整個步調放的非常慢,幾乎都用一個鏡頭去看一個場景,可能光一個小小的動作就要花上三、五秒鐘去詮釋,去讓觀眾細細品味。
對於一個習慣快節奏的人來說,這樣的電影會讓他們看的非常痛苦,畢竟整個故事其實非常簡單,認真說起來可能只是一個半小時的故事,但是卻被拉到一個半小時,如此可知這個故事的緩慢。

不過對我來說,這樣的一部片卻有著另一種不一樣的感覺,導演用鏡頭述說著整個故事,並且用音樂代替語言,讓音樂來說台詞,因為故事的真正的主角是不會說話的。
電影一開始的配樂一下,就讓人可以沉浸在那種輕鬆的氣氛中,跟著音樂的節奏,有種緩慢的樂趣不斷源源湧出,任達華騎著腳踏車在香港的街道遊走,帶我看見的是另一種不同味道的香港,不見忙碌,不見競爭,只有無限的慵懶,跟另一種故事。

女主角珍妮,從開場到最後都在不斷的奔跑,在香港街道上奔走,他希望棋這幫文雀可以幫助她,但是又不說是需要幫她什麼,這是個有趣的謎團,而更有趣的地方是珍妮引誘那幫人時候的橋段。
騙光林家棟的前、電梯中跟羅永昌的貼身、山路上緊抱著張滿源、車上跟任達華的間接接吻,不管是哪一樣,每一樣都將林熙蕾的魅力發揮到極致,那種魅力不同於她以往的性感,不是知性美,更不是誘人犯罪的那種感覺,而是種說不上來的慵懶,而一個慵懶的女人最能將女人的獨特魅力發揮到淋漓盡致,不是刻意的,也不是用力的,那種有意無意的散發其實才是最有吸引力的。

而這,還只是開頭。

 文4.jpg

「是不是想散夥啊!」

四人找到了珍妮,珍妮才說明原因,她想離開老闆(盧海鵬)身邊,除了棋以外的三人決定幫忙,卻被反將一軍。


故事到這邊慢慢進入了主軸,四人辛苦的找到了珍妮,原本想狠狠的揍她一頓,結果還是拜倒在石榴裙下,決定幫她忙。
或許男人就是這麼單純吧,只見過幾次面,一見面就梨花帶淚,這一的女人真的是教人不心疼都難,而且如果不答應那這部戲就沒戲唱了(咦?)。

這部戲開拍的時候其實也未演先轟動,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杜導拍戲要求逼真,所以請來一位金盆洗手的老文雀來教導四位演員手法,所以電影一開頭四人圍繞在一名女性身邊偷她東西那一段是四人親身上陣,並不是什麼電影手法,而是真正下手的結果。
這一段的電梯中,三人口含刀片也是辛苦練出來的文雀基本功,相傳一位頂級文雀口中可以含到四支刀片以上說話吃飯都沒問題,而任達華則是有含到兩支刀片的功力,這些部分也真實呈現出當一個文雀的必要條件。
也就因為這些片段拍的太真實了,台灣還剪了不少片段,這也算是一個小趣聞吧。

本片的菁華其實無他,就是三人在醫院中偷竊老闆脖子上的鑰匙那一段。
將近兩分鐘的長度,一鏡到底沒有剪片,這正是老杜電影最吸引人的地方,透過完美的電影設計,採用不後製的手法讓演員真實呈現出電影的真實風味,那種簡潔有利的俐落感,粗曠中又帶點細膩,增一分太肥減一分太瘦,拿捏到恰到好處,絲絲毫毫都沒有浪費。

而最後,則是又留下一個伏筆。

 文3.jpg

「我不認識你,你以前怎麼風光我不知道。」

棋跟老闆打賭,只要他能拿著護照走到中環,老闆就要放珍妮走,反之,他就要賠上一雙手。
戰爭,一觸擊發。


雨中,棋一人撐著雨傘孤身闖入龍潭虎穴中。
這一段短短十分鐘卻是本片中最有味道的一段,不斷出現的黑衣人,輕盈的步伐,矯捷的身手,配合上音樂的律動,活脫就是一場舞蹈演出。
眾人的從容不迫比對的是決戰的緊張氣氛,那是一場誰都不能輸的競爭,任達華臉色逐漸凝重,那本護照已經來來回回了好幾遍,但是蜂擁而上的人卻不見減少,動作輕盈但是不華麗,卻能夠做到他們想要表達的地步。
黑衣人一個一個逐漸敗陣,最後站在終點前的是老文雀,老闆。
經驗始終都是一個人最好的武器,就在最後一刻,當大家都以為順利達成任務而放鬆的時候,老闆卻獲勝了,他用了最快而且最簡單的方式告訴眾人,一山還有一山高。

整部電影,一個小時的鋪陳就只為了這十分鐘的對決。
每個人都有鬥心,每個人都相信自己,然而,兩虎相爭必有一敗,勝負只在眨眼之間。

電影將「文雀」二字發揮的盡善盡美,既有了麻雀的輕盈感,又有了偷兒之間的競爭。
以文雀為出發點,又把文雀當作結束點。
在中間過程中觀眾也能想像自己變成一隻文雀,悠遊的在天空之間看待這個地方,看清楚這個故事,鏡頭輕盈的跳躍,音樂明快的躍動,又像是許多麻雀一般,在身邊飛盈。

故事的最後沒有誰勝誰敗,眾人又回到文雀的生活,當隻別人生命中的小小文雀。


而你呢?

爛片欣賞,下次見!

文5.jpg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ex
  • 有意思,前天剛看過這片。片花裏有說杜導還特別請了香港(芭蕾?)舞蹈團來設計動作的。
  • 請芭蕾舞團主要是設計最後對決那場戲的

    社長杰 於 2010/07/19 18:43 回覆

  • 訪客
  • 這一部我最記得的就是傘花那一段,好漂亮的一場戲
  • 那段戲是這部片的菁華

    社長杰 於 2013/08/04 21:25 回覆

  • 高貴優雅的豬
  • 感覺杜老爺本人有種魔力…
    一些原本很不起眼的演員,到他手裏,馬上每個都像踱金的一樣…
    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 杜老爺的說法是,能演的他才用,不能演的他用過一次就不會再用第二次

    另外,他特別鍾情連續劇出身的電影演員,他說這些演員演起來效果特別好

    社長杰 於 2014/07/26 18: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