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我坐在電腦桌前,外頭的夜早已經深沉,而我還不想睡。

體驗著即將逝去的生命,身體裡面的沙漏一絲一毫的流逝。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我已經不感到驚訝,甚至於還有點享受這樣的感覺。

倒數即將歸零,事情要回到昨天,或許應該說是十二個小時前。


大中午的這天,強烈的陽光照射的我眼睛睜不太開,我坐在一棟大樓前面的長椅上,周圍的上班族在我身邊不停來回,現在似乎只有我是個閒人,其他人趕吃飯的趕吃飯,趕生意的趕生意,沒有一個人是悠閒的,每個人都有一個目標前進,就好像勞碌的螞蟻,到死之前都要拼命的將食物搬回自己的窩,而我就像是蟋蟀,大學畢業都三年了,在金融風暴的影響之下至今都還找不到工作。
但是在前幾天,許久不見的大學同學打來電話。

「喂!阿豪。」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
「怎樣?有什麼好關照的?」我客套的回應。
「沒有啦!想問問問你最近怎麼樣?」
「還不是一樣?每天都找不到工作,現在只能打打零工,然後假裝工作繁忙。」
「是喔!」
「別說我了,說說你最近怎樣。」
「我還在老頭身邊做事。」老頭是我們對他研究所所長的稱呼,六十多歲的一個歸國生物博士。
「那是很忙?」
「是啊!不過最近有一個研究,想問問你已沒有興趣。」
「要我被人研究?」
「也不是研究啦!我們最近進了一部新的機器,說可以推斷出人的壽命還有多久,但是樣本不夠,所以老頭要我多找幾個人來幫忙試驗看看,有錢的,所以我問你要不要。」
「當然好啊!什麼時候?」
「後天中午到我們大樓前面等我,你還記得在哪邊吧!」
「記得!」
我掛掉電話之後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我不記得有這樣的笑容是多久之前的,但是我知道這些錢可以讓我多度過幾天的生活了。


就這樣,我到了那棟大樓前,小薛急急忙忙的跑來,滿頭大汗氣喘噓噓的樣子說明了他剛剛有多急著衝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他彎著腰,雙手插在腰上,臉因為太累所以糾結在一起,不停的喘著氣。
「沒事!時間差不多。」我看著手錶,也不過遲到十分鐘而已。
過了一會兒他終於緩了下來,比了大樓一下,「走吧!」
我點點頭,跟在他身後走著。我在他後頭停打量他,因為長期待在實驗室,身上的肌肉都縮水了,皮膚也白皙的有點透明,我想不少女生應該都很羨慕這樣的膚色吧!不過代價就是長期睡眠不足所造成的兩個黑眼圈,還有那病厭厭的臉色。
這時候我又慶幸了,還好當年沒有跟小薛一起進來,不然現在的我可能也會嚴重營養不足吧!

我進入了大樓,那是在內湖的一棟三十層樓高的科技大樓,大部分的樓層是科技公司,不過最頂樓的幾層也有提供給不影響安全的研究室使用,而這些研究人員都是政府單位所召集來的,但是卻沒有聽說過裡面的具體研究內容到底是什麼,就連小薛也從未提過這方面的事情,只知道是很機密的東西。
大樓的一樓進去是個很大的服務中心,十幾個櫃檯小姐坐在裡頭不停接電話,可見這棟大樓的營運應該不差,不然也不會到了現在都還沒倒。而且不時有清潔人員在工作,地板的光亮程度是可以拿來當作鏡子使用。
小薛帶我走到服務中心旁邊的電梯區,六台電梯不停的上下移動,聽小薛說這些電梯沒有停過,總是不停的運作,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就三十樓的科技大頭來說,裡頭起碼有幾千人吧!這樣也不算誇張。
進了電梯到了最頂樓,長長的走廊將空間一分為二,左邊有四間研究室,右邊則是只有一間大的研究室,小薛讓我先到左邊第一間研究室中等著,我在裡頭不停掃視著眼前的一切,這哪像研究室,根本就是醫院嘛!
一台內臟掃描機就在我旁邊,我記得這機器只有省立醫院有看過,沒想到這邊居然也有一台,我不停的研究控制板上的開關,但是都只有寫的英文簡寫,是相關科系出來的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本研究單位,最引以自豪的一台機器。」一個聲音在我背後出現,我轉過頭去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站在我面前,但是奇怪的是他的氣色非常好,就像小嬰兒一樣的紅潤,這反到讓我看不出他的真實年齡是多少。
「這是鍾博士,研究所所長。」小薛在一旁介紹。
「鍾博士你好。」我伸出右手。
他看了一下,臉上露出了微笑,與我相握,他的握手非常有力氣,我知道,一個有權威的人握手就是這樣。
「相信小薛跟你說過我們的實驗了吧。」
我點點頭。
「很好,這實驗很簡單,你先做身體掃描,確定你的內臟狀況,好了之後再到第二間去做腦部掃描,第三間確認你的肢體有沒有問題,最後一間做心理測驗,全部都確認沒問題之後再到對面來找我,你的身體報告想要的話跟我助手說一聲,可以帶回去。但是如果身體狀況不適合,就不用來了,不過,錢,我們會照付。沒問題吧!」
我點點頭,雖然不知道要幹麻,不過就是身體健康沒問題才可以進行實驗就對了。
老頭說完就離開了,然後進來一名胖胖的中年人,他要我脫下全身的金屬,並且換上一套白色的衣服,東西在實驗結束就會還給我。然後讓我躺上機器進行內臟掃描。


全部做完等報告結果一出來大約是三個小時之後,心理諮商師是個中年女人,看起來在這邊已經有一定的年資,但是問的問題卻很隨便,我也不知道這樣問能不能問出他們想要的事情,不過我知道我一切健康,什麼事情都沒有。
所以我很大方的進入那間大的實驗室。
一進去我就嚇了一跳,裡頭有超過二十個人在進行工作研究,每個人都穿著白色長袍,臉上帶著口罩,頭上也有防塵帽,跟電視上面演的差不多。而且研究室中有一半都被一台機器給佔住了,研究室內不停傳出機器的翁翁聲,我真佩服那些研究人員,居然可以忍受的住。
鍾博士向我走來,滿臉微笑的看著我,「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通過那些測驗的。」
測驗?不是身體檢查而是一個測驗?這表示接下來的實驗一定很可怕。
鍾博士似乎看出我心中的疑慮,拍拍我的肩對我說:「不用擔心,這實驗不會對你身體有什麼危害,只是一個例行公事而已。」
我點點頭,但是心中還是有些懷疑。
鍾博士指向那台機器,「那是個藉由偵測你的身體檢測還有你內臟的運作加上你的心理狀況來推斷出你什麼時候會死亡的機器。」
「什麼?」我知道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笑,但是我還是保持那樣的表情看著他。
「我知道多數人都不能接受,但是這是我們的研究計畫,我們想知道人死亡前的一切,也想知道死亡的因素,到底死亡的運作是從何而來,這就是我們今天站在這裡的原因。」
「那前面那些檢測又是怎樣?」
「一個基本資料的建立,輸入電腦在用這台機器去計算,人的可能死亡因素是什麼。」
「也就是說,不管前面有沒有通過都可以來?」
「不,已經有問題的沒辦法來,我們要的是健康的人體,針對人的死亡基因還有細胞的變化,加上內臟的衰退程度,還有人的心理改變,每一樣都不可或缺,因為我們要的是『正常人的死法』,而不是那些早已經知道的死法。」
我擺擺手,「算了、算了、算了,我聽不懂那麼多,你跟我說我還要做什麼吧!」
「好,快人快語,去抽血,然後到機器裡面站一下,大約十分鐘就可以知道結果。」
「這麼簡單?」
他點點頭,「的確只有這麼簡單,不過之後的實驗還要問你願不願意配合。」
「配合?」
「如果你願意配合,也很簡單,就每天維持規律的生活,然後定期回來檢測就好了,當然錢我們會照給。」
「等我看到結果在考慮吧!」
「同意。」

我到一旁坐下,一個女人過來幫我抽血,大約抽了20 C.C.。一名人員打開機器的門釋意要我進入機器,我乖乖的照做,機器內剛好有約一個人的空間,我站在裡面什麼事情都不能做,只覺得無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打開了,整個研究室中沒有人在注意我,大家依然是各做各的事情,只有小薛滿臉笑容的站在門口,「看來你這次很有機會通過喔!」
我在他耳邊小聲的說:「但是我不想那麼早知道我什麼時候死啊!」
「不用怕!我測試過了,大概還有五十年可以活,你身體比我健康,一定可以活的比我久。」
我聳聳肩,滿臉無可奈何的看著他。然後跟著小薛的步伐走到鍾博士的辦公桌旁邊,鍾博士正研究著手中的資料,看見我來向旁邊的椅子看了一眼表示要我做下,小薛到他耳邊說了幾句,就見鍾博士又露出了笑容,「放心,再過十分鐘左右你就知道結果了,放輕鬆一點。」
我點點頭,小薛送了一杯水給我,我接過來喝了一口,然後望向忙碌的研究室,如果當年我答應了那個工作,說不定今天我也跟他們一樣忙碌,而不是整天打零工吧!
就這樣在安靜的研究室中,我發現我也習慣了機器的翁翁聲,原來只要習慣,不管多痛苦的事情也都不怎麼樣了,看來我過幾天再去看看其他的工作吧!說不定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痛苦,搞不好九了我也很享受也說不定。

十分鐘後一名研究人員拿了一疊資料到鍾博士桌上,那看來該就是我的研究報告吧!
鍾博士小心翼翼的拿起來看,一張一張的掃過,終於在最後一份資料上停下來,然後露出滿臉驚訝的表情,將資料放下看看我,又看看資料,又看看我,這樣的動作持續了好幾次,搞的我也心煩意亂了起來,該不會是不好的結果吧!可是小薛他還有五十年可活,我怎麼可能?
「這……」鍾博士開口了,「我們到我辦公室談談。」
我現在沒有絲毫反駁的餘地,趕緊點頭跟他離開研究室,然後往下一樓到他的辦公室。
辦公室大約七坪,但是三面都是大書櫃,滿滿的都是資料,他的辦公桌在房間正中央,就這樣整個房間變小很多,白色的牆壁顯的燈光很刺眼,而且壓迫感很大,我恨不得趕快離開這裡盡快回家,似乎只要多待一分鐘我都會呼吸不過來。
「你的這份資料……」鍾博士用右手拿起我的資料,「你的身體大多都沒問題。」
我稍微鬆了一口氣,沒問題幹麻弄成這樣?擺明就是要玩死我。
「不過……」他的這個不過讓我心跳加快了很多,我可以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快速流動,而且心跳快到我有點受不了。
「你只剩下大約一天的時間。」
一天?
一天?
一天?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喊出口,但是我的腦袋確實停止運作了,只是不停的重複著「一天」這兩個字,原來人在受到極度驚嚇的時候心跳真的會停住,腦袋真的會空白,全身會無力,彷彿時間就停在那一秒,如果時間真的停下來說不定我還會開心一點。
我咳嗽兩聲,因為喉嚨早已經乾掉,「你這是什麼意思。」那個聲音很難聽。
「很抱歉,報告結果確實如此,你的身體大部分都正常,但是心臟有問題,你家族有沒有心臟病的病史?」
「家族?沒有吧!」我爸身體健康,媽媽也很好,不對,外公好像有糖尿病,阿公當年是什麼病?阿媽每天都叫心臟痛,是心臟病嗎?表弟好像有唐式症?堂哥去年摔段腿截肢?不對,跟心臟都沒有關係。
「你……」鍾博士打斷了我的思考,「你沒事吧?」
沒事?怎麼可能沒事?特地跑來這才發現自己只剩下一天可以活?這怎麼可能沒事?
「你先冷靜一下,這也有可能是機器的問題,畢竟這剛研發出來沒多久,還沒測試過幾次,過去也有名老人說只剩下一個月可以活,最後也撐過很久,所以先不用擔心。」
「不然你還想要我怎樣?」我問,但是我的視線已經有點模糊。
「站在一般人的立場我很明白你的感覺,但是同時我也希望你可以幫助我們的研究。」
「肏!這時候還有什好研究的?」我大吼!
「正因為只有一天,所以才更值得研究。」
他這讓我傻了,我現在是白老鼠?不是人?所以更好研究?這些科學家是不是都瘋了?
「瘋子!你是個瘋子!」
「我明白,研究者都有點瘋狂,這樣吧!我私人出一百萬,不管你生還是死都有得拿,如何?」
「一百萬?一百萬買我的命?」
「隨你怎麼想,但是你的案例很值得研究,我希望你明白,你也曾經是個研究生。」
「但是我沒有玩弄過任何生物的性命!」
「我也一樣啊!我說過了,這機器也有可能失誤,失誤率還不小,如果你發現你明天還活的好好的,這樣不是少賺了一百萬?」
「那如果我死呢?」
「這樣至少可以保證你父母有一百萬的理賠金,也算是你為人子女的最後孝心,這樣也不壞。」
「你就是要研究我就對了。」
「隨你怎麼想。」他說完這句話就不再說話了,只是盯著我要我做出決定。
我坐在他辦公室中的沙發以上不停喘息,就像是垂死掙扎一樣,腦中沒有半點想法,真他媽倒楣,真他媽衰,滿腦子只有這樣的想法,除此之外就是一堆髒話,如果天有眼,我真希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弄死這些王八但,跟我一起陪葬。

「好,我答應!」想了半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些話,或許,一百萬有吸引到我,要是明天我沒死都賺到了,當然,這有可能是我自己希望我是這麼想的。
「好。」他點點頭,將電腦椅向後轉,面向櫃子彎下腰,打開那個櫃子最底下的一個小鐵門,上面還有密碼鎖,肯定是很重要的東西。不久他關上門,拿了一個辭海大小的鐵盒子起來,轉過身放在桌子上,他很慎重的打開那個鐵盒,裡面放著一個像是手錶的東西。
「你拿去帶上。」他將那東西交給我。
我接過手,但沒有立刻帶,仔細的觀看眼前這奇怪的東西,就真的像是手錶一樣,中間還有一個電子表的數字面板,但是沒有開啟,「這是什麼?」
「一個衛星發訊器,隨時可以將你的身體資料傳回來給我們。」
我看著那個東西,「怎麼可能?」
「當然沒這麼簡單,我們還會將幾個奈米搜尋球注入你的血管中,二四小時不停在你身體循環,那些搜尋球會將你身體的資料藉由這發訊器回來給我們,然後我們再紀錄下來。」
「如果我沒死,不就成為你們一輩子的白老鼠?搜尋球的電力只有一天,一天後就沒用了,然後被你身體吸收掉,你要是不放心,一天之後將這發訊器送回給我們,當然,你要丟到我也不介意,我們就接收不到資料了。」
「一百萬呢?」
「我開支票給你,但是你要保證二四小時之內不能拿下這發訊器。」
「我保證,要是這發訊器壞掉呢?」我問。
「放心,他跟你的手錶一樣堅顧,除非你用榔頭打爛還是用一千度的火燒燬,不然沒這麼容易壞。」他拿出支票本寫下一百萬然後簽上名交給我,信心滿滿的看著我。
「我怎麼知道這是不是芭樂票?」
「你很聰明,不過太多慮了,要是不放心可以先去拿錢,再回來注搜尋球。」
「算了,我相信你。」
他還是那討人厭的笑容,一直看著我。


針筒就像普通的營養針,左右手各一針,說是可以加快平均散佈到身體,我還是不敢相信,那所謂的奈米搜尋球是不是真的。等我帶上那個發訊器後他們的電腦立刻收到資料,我才相信這一切不是作夢。當然,他們也不需要呼弄我,特別是一個快要死的人。
「正常飲食、正常作息、可以找女朋友溫存、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只要不受傷、不影響生命、不讓內臟受損,你想怎樣就怎樣。」一個胖子面無表情的對我說一切注意事項。另一邊有個人幫我帶上發訊器,他勒的很緊,但還不到不能動的地步,然後開始調發訊器上的數字,我看著那數字不停跳動,媽的!居然是倒數,而且只剩下十八小時又二十分鐘不到。
看來他們真的很希望我死,但是生命不到二十小時了,我還能怎樣?
換回我本來的裝扮,離開了那令人作嘔的大樓,這一切都很不真實,讓我懷疑這是不是愚人節特別節目,只想看素人出糗。
回到新莊已經是六點半左右,看著人家開開心心的去吃飯,但是我只能等死,這是怎樣的世界?乾脆殺死他們好了,反正現在殺人也只需要居留不到一天,我沒什麼好怕的。
當我這樣想的同時,我的手上不知不覺已經拿起了一根棍子,不知道從哪來的棍子,這時候我才驚覺,死亡已經讓我進入瘋狂,我趕緊甩掉手上的棍子,周圍的人都停下腳步看著我,我抱起頭發瘋的逃出人群,只想快點到我的房間一個人安安靜靜。


我買了一包滷味,回到小套房,已經是七點多了。
我算了一下,數字歸零的時候應該是明天早上十一點四十分左右,還不到吃中飯的時候,哈哈!還不到吃中飯,也就是明天早上將會是我的最後一餐,如果不小心睡過頭,那我的最後一餐也未免太寒酸了吧!
這是多可笑的一件事情?死刑犯死前都有一頓大餐,但是我只有一包滷味,不過相同的是,我們應該都吃不下吧!
沒胃口、沒胃口,但是偏偏肚子還是咕嚕的叫了起來,真是不給我面子,都什麼時候了還要我做這麼可笑的事情?如果這個世界上有死亡俱樂部,在一群都要死的人當中我應該會開心一點吧!至少那邊會以人了解我,而不是這樣的孤獨的死去。人生啊!就要這樣完結了嗎?至少死前也要有個什麼事情讓人可以記得我吧!
哼!哈哈哈!這只是苦笑。

研究室內,小薛在鍾博士的辦公室前面停下,敲了兩下。
「進來。」裡面傳出鍾博士的聲音。
小薛打開門,與鍾博士兩人互望,「博士,阿豪他……」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資料來看,確實只剩下不到一天,我也很遺憾。」
「那機器的準確度呢?」
「小薛啊!你在我底下工作多久了?」
「從研究所開始算,五年了吧!」
「這五年內,我有沒有說過謊?」
「真的沒有辦法可救?」
「我說小薛啊!死亡並沒有什麼可怕的,只要是動物、不,生物都會死,只是早晚的問題,重要的是有沒有活下去的決心跟毅力,如果沒有活下去的希望,怎麼樣的活不了。」
小薛沒有話說,向鍾博士點了頭之後就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鍾博士坐在椅子上,將頭靠在椅背,兩眼微微閉上,「一天,一天,不到一天。」


小薛回到研究室,下班時間已經過了很久,但是多數研究人員都必須加班,不過此時辦公室卻沒人,因為是晚餐時間,研究室雖然有燈光,但是在小薛看來卻冷冷清清,這個打擊對他實在太大。
「如果我當初沒有打給阿豪,說不定!」他不停捶著自己大腿,又怨恨自己的多事。
他歎了一口氣,想說打個電話給阿豪說聲對不起,轉頭看見電腦螢幕還亮著,那台電腦正是管理阿豪資料的那台電腦。
小薛走到電腦桌前坐下,隨意瀏覽他的資料。
「肺,正常;肝,正常;胃、腸、胰臟,都正常;心,正常;腦,正常;眼睛,正常……」小薛愣了一下,剛剛是不是眼花?他有沒有看錯?他立刻移動滑鼠中鍵將資料定在有問題的那一頁。
心臟,一分鐘七十下,血壓128/69,細胞沒有受損,瓣膜沒有問題,心房正常,功能運作正常。全部都正常?
「老頭怎麼會說阿豪心臟有問題?會心肌梗塞死?」小薛不停想著這其中哪裡有問題?他又將資料移到最下方,預估壽命:79歲。
阿豪至少還有五十幾年可以活啊!
他用力拍桌,「太可惡了!」他怒吼,一轉頭就看見鍾博士站在口。
他怒氣沖沖的看著老頭,「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鍾博士緩緩的走到電腦桌前,「那些傢伙還真是不小心,這是亞涵的電腦吧!我會開除她的。」
「開除你媽!這是怎麼回事?」
「你應該記得,我博士班研究的是什麼。」
「死亡基因。」
「沒錯,死亡基因,一直以來我都只能研究老鼠,但是你要知道,老鼠雖然基因上跟人類只有幾分不同,但是所表現出來的形象卻完全不一樣,你說,老鼠跟人有哪裡相似?」
「是不相似,所以你就想研究人?」
「這有何不對?學以致用啊!你當初研究所學的是自然與人類心理,現在卻天天看老鼠,你不會覺得這很可笑嗎?」鍾博士一臉無奈。
「所以你就對人類下手?」
鍾博士走進小薛,拍拍他的肩膀,「沒事的,只因為他是你朋友,這是我疏忽,下次我不會對你朋友下手的。」
小薛甩開他的手,「你是個瘋子,我早該知道你是個瘋子!」
「研究者都是瘋子。」
「你根本就是神經病,根本就不該當研究所所長。要是讓政府知道了,你就死定了。」
鍾博士突然哈哈大笑,「你以為我們研究所的出資者是誰?我們有什麼方法租下這一個月要幾百萬的地方?你以為這些機器去哪買的?你的薪水一切都是政府給的。」
小薛愣住了。
鍾博士接著說:「這個研究我在美國提出過,但是美國用人權道德將我打回票,後來不知道誰傳出去,台灣方面知道了,將我招回來,還給我一個研究所所長的位置,小薛啊!人要向前看,不要被那些『小事』影響你判斷。知道嗎?」
「你是說台灣一直都用人類做研究?」
「台灣人喜歡吃藥,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既然如此,幹麻不讓他們當我們的白老鼠?」
「藥都從哪流出?」
「藥房的成藥,全部都是。」
小薛想起過去感冒就買成藥吃,任何病痛都不找醫生,隨便找到要就吃下去,沒想到,自己也變成白老鼠,想到這裡他突然吐了出來。
「靠!」鍾博士摀著嘴巴後退了幾步,「王八蛋,這樣也吐?」
「媽的!你們這群瘋子。」
「我們是瘋子?那你又是什麼?瘋子的助手。別忘了,你也是我們的一員,這計畫你也有份。」鍾博士冷靜的說。
小薛突然想起了什麼,跑到窗戶去看,但是因為週邊都是高樓大廈,所以看不出去。
「別看了,今天是十五,滿月。」
小薛慢慢回頭瞪著鍾博士。
「你畢業的論文,我還稱讚過你這篇,怎麼會忘?雖然是英國曾經做過的研究,但是比起那份,我覺得你的可性度更高。」
「人體超過80%都是水,所以很容易被月亮的引力影響,跟著潮汐有心情上的變化……」小薛念著自己從經做過的論文。
「所以滿月特別多犯罪,但是相對的,更多有計畫的犯罪都在新月的時候開始,因為黑暗容易吞噬掉人類的道德觀念,也很容易召喚出人心中的惡魔出來。」鍾博士接著唸下去,「我很喜歡你的用詞,就像是文學家一樣的優美,就算硬梆梆的研究,也能寫的很美。」
「聽見我的論文從你口中說出,就像是降頭一樣的令人作噁。」
鍾博士的臉色突然變調,冷冷的看著小薛,「不要說,你要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我的條件就是,阿豪不能死。」
鍾博士搖搖頭。「對不起,我不能答應。」
「我管你答不答應!」說完就立刻往門口衝,突然身體一陣莖巒,一陣電流傳遍全身,倒地抽蓄。
鍾博士收起電擊棒,蹲下看小薛的狀況,雙眼翻白、全身糾成一團,他歎了口氣,「誰叫你不聽話。」他拍拍小薛的臉,「死不了人的。」站起身就往門口走,手碰上門把的同時又回過頭對倒在地上的小薛說:「知道你還在研究所的時候我爲什麼要找你嗎?我對你第一個要做的研究『謊言引發死亡』很感興趣,你好像用納粹對猶太人的實驗當作主題吧!假裝把死囚割腕,讓他聽水聲,隔天死囚卻衰竭身亡,跟我這實驗,好像啊!」
鍾博士不停的說著,但是小薛卻聽不見了。

時間剛過十二點,我時不時的覺得心臟不規律的跳動,這在我長期健身的情況下是第一次發生,我開始覺得我身體中的沙漏不停流動,而且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我看著手機,是怎麼了?一通電話都沒有,就連小薛也都沒打來,是嫌我快死了所以看不起我嗎?全世界都在跟我作對,所有人都在嘲笑我,媽的!過去的彩色天空只剩下一片漆黑,這個世界已經腐敗了。
政府無能,在野黨落寞,政客是依靠人民生活的蛆蟲。
外面的死小孩不停亂吼,好像整個世界的人都死光了一樣,一點都不在乎別人的想法。
女人好勢近利,只要有錢就算要他們當場脫光都沒問題,一群賤貨。
明星光鮮亮麗,其實有錢誰都可以砸到他們趴下來,這世界已經腐敗了。
垃圾,王八但,爲什麼偏偏是我?我這輩子什麼壞事都沒做過,真正殺人放火的還有監獄可以保護,真正吃黑錢的政客到現在都還活著,倒人帳款的商人在國外消遙,真正的蟲子都活的好好的,我為什麼要死?

我關掉電腦,走上頂樓,門我也懶的關了。
身體越來越無力,看著黑壓壓的一片,路上的路燈從沒修好過,我對著黑色的天空大叫,「啊~~~」這就是人生的最後。
我看看發訊器,11:03:05,04、03、02、01,我用力舉起手想將發訊器傳撞爛,但是舉到一半卻停了下來,不行,不能打爛,這樣我就欠一百萬啦!
一百萬支票明天才能領,但是我能不能活過明天中午?
天曉得,真的是天曉得。

呼!
我幾乎可以聽見那個從身體內傳出來的聲音。
心臟強力收縮一下,不會吧!死神怎麼這麼快就來了?還不到帶我走的時間啊!
哦!
我幾乎忍不住叫出聲來,怎麼會這樣?
應該還要有十一個小時,但是我已經快不行了。
心臟的跳動越來越弱,我快要感受不到心跳的脈搏,全身痠痛,好像有點想吐。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就算要死,我也不要死在這,這寒酸的爛地方。

我跑回房間將我身上所有積蓄都拿出來,一萬多塊,可以到飯店好好享受一翻,我這輩子還沒注過總統套房啊!
轉身,我想到了在南部的父母,眼淚立刻直流下來。
可惡,眼淚停不了。



「新聞快報插撥,今天上午六點在內湖發生一起車禍,一名男子疑似羊癲瘋犯,在馬路上被煞車不及的車輛撞死,當場斃命。」

「今天上午十一點,一名男子在XX汽車旅館總統套房身亡,警方初估應該是心肌梗塞,但是奇怪的是法醫研判男子身上沒有任何毛病,疑似黑道用禁藥將他毒死,但是卻未看出有何問題。另外又再男子身邊發現一張一百萬支票以及一封遺書,讓警方朝自殺的方向查詢,但是兩方的論點極為矛盾,警方目前未有新一步動向。」

 

 

 

----------------------------------------------------------

 

哇哈哈哈(這是苦笑)

今年又槓龜了。

 

一萬字,四個小時,全部都化為烏有囉!

我大概跟倪匡有仇吧。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ottle
  • 滿好看的耶!
  • 謝謝

    社長杰 於 2012/12/08 13: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