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事過境遷,每當我想起她,還是心痛不已。

--------------------------------------------


那年,我大三,生活沒有什麼特別的目標,當時也不流行研究所,身邊的人常常考證照我就跟著去,運氣好,就考上幾張,運氣不好,就當我捐給政府當年終獎金。
我沒有特別愛玩,也沒有想要把自己給封鎖住,反正身邊有人有提議,我就跟著瞎起鬨,沒有人有計畫,我就瞎哈啦;就這樣,直到我遇見了她。

她叫小雪,大三轉來我們學校的轉學生。
我一直不懂,怎麼會有人到了大三了還在轉學?
我問過幾個轉學生,但是答案不外乎都是「前一所學校太爛」「教的跟我原本想的不一樣」「因為快要被退學了」這類型籠統的答案,我沒有問過小雪,也不打算問她,反正,我每天上課可以看見一個美女,又何樂而不為?

小雪是我喜歡的類型,有長長的直髮,柔弱的身型,是男人應該都會有想要保護她的想法,她站起來不過到我的肩膀,但是身材比例卻很好。
她一到我們班上立刻造成一股炫風,不少玩咖都在私底下打賭,看誰能先追上她;而她不知道有沒有聽到這類的風聲?但是她開朗的性格似乎不影響她在這個班上的好人緣。

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通電話,一個玩咖找好了三男三女要到夜店去狂歡一晚,但是其中一個男的有事不能去,所以他找上了我,我隨口就答應了,但是麻煩的是我要自己騎車去那邊。
我抓抓頭,這就是爛好人的下場吧!我苦笑了一下,就去他們說的那間店。

「你怎麼那麼晚?大家都在等你耶。」
「抱歉抱歉,路不熟。」我跟其他五個人說了聲抱歉,這才發現到小雪也在其中,不知道為什麼這讓我有點開心。
一群年輕人到了夜店,哪個人不玩瘋?
所有都在舞池中跳著、搖擺著,每個人都跟脫了疆的野馬一樣。
似乎只有我這個怪人跟那邊的氣氛顯的格格不入。
我在沙發上喝著汽水(我不想騎車被警察抓),看著舞池中的五個人瘋狂的扭動身體,我一看就知道,那兩個玩咖已經找好了對象,明天搞不好又要聽他們炫燿了。
「你怎麼不去玩阿?」一個女生的聲音傳來。
我轉過頭去看,小雪滿臉通紅、汗流滿整臉的看著我,我把衛生紙遞給她,「這,不太適合我。」我攤手表示無奈。
她看見我這樣反倒笑了,「既然你不想去跳舞,那我們來聊天?」
我點點頭,想了一下,「今晚是Lady's night,妳還是去開心一下吧!」
她笑了一下,「好吧!那我就不陪你囉。」
說完,小雪就回到舞池繼續搖擺。
我看著她的舞姿,我想她可能也是個玩咖吧!想到這我居然忍不住笑出來了,我真是一個無聊的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到最後居然也被現場氣氛感染,到了舞池中開始跳舞。
突然看見一個身影,一個女人被夾在幾個男的中間,看樣子應該是被吃豆腐。
我原本不想多管,後來定眼一瞧才發現那個女的是小雪。
看著自己朋友被人這樣胡來,誰可以忍受的住?
我走過去擠開那些男的將小雪拉出來,那些人還兇狠狠的瞪著我,雖然我心中很害怕,但是還是不退讓,攙扶著已經有幾分醉意的她回到包廂中。
坐到椅子上我才開始全身發軟,原來英雄也不好當。
小雪坐我旁邊居然就這樣睡著了,頭,就靠在我的肩膀上。
洗髮精的味道不停傳來,我看著熟睡的她,這樣好像也挺好的。

終於大家都玩累了,就照著原本來的方式大家各自散。
小雪跟她室友坐其中一個玩咖的車回去宿舍,我就騎著車孤單的回家。

 


你們一定以為我之後就會跟小雪有好的發展對不對?
別傻了,真實的人生中哪有那麼多好康的事情?
我跟她還是跟以前一樣,見面打招呼,偶爾碰到聊兩句。
我有她的MSN,也有她的電話,但是那又怎樣?
不會聊的人,就是注定不會聊。

 


有天早上八點的課我睡過頭,我急忙的出發什麼都沒有準備。
到了教室卻發現那天見鬼般的人爆滿,後來才知道教授那天要點名。
靠!哪天不點,偏挑我睡過頭那天點名,還好我沒錯過就是了,不過卻找不到為製作。
我在後門急忙的找位置,發現到後排有一個空位。

「同學,這有人坐嗎?」我問。
那人轉過頭看我,原來是小雪,「沒有,坐吧!」
我鬆了一口氣,趕忙坐下來。
「今天怎麼會這麼晚到?」
我聳聳肩,「我也不知道,明明就有設鬧鐘。」
她抿嘴偷笑。
「喂!同學,這樣笑我就太不給面子囉!」
「不然你要我怎樣?」
「算了算了算了,你要笑就笑吧!」我擺了個無可奈何的動作反到讓她笑了出來。
女人啊!我怎樣都搞不懂。

第一節下課她把筆記借我抄,我翻了一下,她做筆記的方式還挺有趣的。
「第一次看人筆記也畫重點的。」
「我哪有畫重點?」
我指著她在筆記本上畫的兩隻熊,「這表示是重點嗎?」我笑了起來。
她搥了我一下,「亂說話。」
我舉手投降,「好好好,我不多說,我抄筆記。」
「你的字很漂亮耶!」她看著我的筆記說。
「那還用說,練過的。」
「真的假的?」
「當然。」
「我爸說,一個人的字可以代表他的性格,那你的性格會是什麼?」
「英俊吧!」
她又搥了我一下,字如其人也有錯嗎?

 


從那天開始,她會在MSN上面找我聊天。
她說,從那天起她才發現,原來我沒有他想像中那麼不茍言笑。
但是,她是個玩咖的風聲也漸漸的傳露出來。
我曾經提醒過她,要她不要跟男生太過親密,這樣很容易引起別人的誤會。
說這是她的交友方式,以前沒問題,她也不想改。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我尊重她這種方式,雖然看起來隨時都會玩出火。

 


一天晚上,正確說法應該是凌晨一點多,其實沒什特別的事情,只是我單純不想睡而已。
突然鈴聲響起,我看了來電,小雪。
會有什麼事?我不懂。

「你睡了嗎?」電話那頭是不斷顫抖的聲音。
「沒,怎麼了嗎?」我有點緊張的問。
「你能不能來載我?」
「載你?好,妳等我一下。」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但是我的心居然有緊張的感覺。

她那天打工,有人在店裡面耍無賴,將店裡的東西都砸爛,店長要求工讀生要將東西收乾淨才放人。
一群人手忙腳亂的將東西都收拾乾淨,但是時間卻在不知不覺中過了凌晨。
公車早已經沒有班車,她又沒有交通工具,一個女生坐計程車又不安全,她唯一能想到的似乎只剩下我。

「我能住你家嗎?」
「我家?」
「就今晚就好,宿舍的門禁時間已經過了,我進不去。」
「恩。」我點點頭。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女生在我面前流淚,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心中鬆了一口氣的安全感。
這趟車程是我生平最胡思亂想的一次。
第一次有女生從背後緊緊的抱著我,還好晚上溫度已經下降,不然我想我會爆血管而死吧。
我們一路上什麼都沒說,我只知道我很緊張。


到了我租的房間,看著雜亂的房間我歎口氣。
「你先去梳洗一下吧!等一下我拿條新的毛巾給妳。」
「不用啦!為了我還用新的毛巾。」
「我是不希望妳髒兮兮的躺上我的床。」
我們相視而笑。

在她梳洗的時候我將房間整理了一下,再從衣櫃上把夏天收的棉被拿出來舖在地上。
我也沒想到我居然這麼克難,算了,就一天而已。

「你有沒有乾淨的衣服給我穿?」
「有,妳等一下。」
天曉得女生怎麼這麼麻煩,以前打麻將一套衣服穿三天也沒換過。
不過,這反到激起我更多遐想。
我笑了一下,我果然還是正常的男人。


半小時後,她穿著我的白色襯衫出來,歪著頭將頭髮撥到一邊用毛巾擦著,就這麼一個畫面讓五覺得她好性感;但我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沒穿褲子,而衣擺就正好遮到她的臀部,就這樣若隱若現。
我立刻將視線轉到別的方向,指著床,「妳今晚睡床。」
「那你呢?」
我看著地上的棉被,「我準備好了。」
「其實你可以睡床,我不介意。」
我擺擺手,「我介意。」
她點點頭,爬上床,然後看著我。
我想我現在的樣子一定很蠢,活樣個白痴,不停閃躲著她,很刻意,也很假,但這就是我的原則,有些事情是不能打破的。

我關上燈拿了包衛生紙當枕頭,縮在已經有寒意的秋天冷被窩中。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煩?」
「如果妳打擾我睡覺,我就會覺得妳很煩。」
她笑了一下,那笑聲開始讓我想入非非。
這是正常的吧!正常男人都會這樣吧!
「你、有沒有女朋友?」
「沒,怎麼這樣問?」
「妳喜歡怎樣的女孩?」
「睡覺前不要說太多廢話問太多蠢問題的女生。」
她又笑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逗她笑的,但是我喜歡聽她的笑聲。
「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打給你?」
「不知道。」
「因為,我喜歡你。」

噔!

這句話突然讓我腦海中的睡意全都消失。
我張大眼睛的瞬間卻看見她的臉,她正趴在床上看著躺在地上的我。
「別鬧了,這玩笑不好笑喔!小妹妹。」
她哼了一聲,轉過頭就躺回去。
「妳喜歡我哪一點啊!」
「因為那晚你救我出來,還沒有對我毛手毛腳的。」
「那晚?妳說夜店那天?」
「嗯。」
「妳睡著了怎麼知道我沒有毛手毛腳?」
「因為我裝睡阿!」
「就因為這樣所以喜歡上我?」
「不行嗎?」
我沒有答話。
「幹麻,對我有興趣了。」
「我不會相信的。」
她哼了一聲,就沒再說話了。
這下反倒是我開始睡不著了,我滿腦子就在想著她剛剛的話,是開玩笑的吧!

是開玩笑的吧!

 

「起床啦!」
睡夢中似乎感覺到了地震。
怎麼會有地震?
我勉強撐開眼睛看見小雪蹲在我旁邊搖著我,她全身已經換回昨晚的衣服。
我抓抓頭,看著手錶,「大姊,才九點耶!」
「不管啦!起來陪我吃早餐。」
我看著她放在桌上的早餐,「妳請客啊!」
「什麼我請客?當然是你皮包裡面的錢阿!」
「挖靠!」
她輕輕拍了我額頭一下,「不准說髒話。」
我被挖起來趕到廁所中梳洗,出來後她已經將摺疊桌跟早餐都擺好了,整個早上我們看著新聞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昨晚的事情似乎都忘了,沒有人提起。
就在她離開前她親了我的臉頰一下,「這是給你的獎勵。」
但是我的腦海中卻想著她昨晚的那句話,到底是不是夢一場?

 

生活回到過去,安定的日子。
我們之間依然沒有進展,就只是普通的同學。
或許,那晚真的只是一場夢吧!


一直到有一天。

 

晚上七點,我剛上完課走出教室,卻聽見大樓樓梯間有爭吵聲。
好奇心驅使下我走過去看,看見的是一對男女爭吵。
男生看起來就是玩咖,他們爭吵的內容不外乎就是分手的事情。
正當我打算離開的時候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原來跟玩咖爭吵的人是小雪。
這讓我開始驚訝。
她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一步一步的走進兩人,他們爭吵的內容越來越無聊。
「妳到底想怎樣?」
「我都說了我們之間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是?都已經這麼明顯了妳還說不是?」
男的一氣之下舉手就要打小雪,這還得了,我一急就衝過去撞開男生。
男的被我撞到地上,驚訝的看著我,「你他媽你是誰阿!」
「你又是誰?」
「我?我是她男朋友啦!」
「男朋友就可以動手打人?」
「老子我爽啦!」
聽到這句換我心中的火起來了,我毫不猶豫走過去就給他一巴掌,他傻愣的看著我。
我沒有多想,立刻將小雪帶離現場。

「那個男的是誰?」
「通識課認識的人。」
「妳跟他有關係?」
「沒、沒有。」
「我早就告訴過妳,妳這種方式很容易讓人誤會,妳看,出事了吧!」
「我、我真的跟他沒有什麼……」
我擺擺手,阻止她說下去,「我不想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我也不想管那麼多。」
她急著要解釋,但是我已經懶的理她說什麼。
「你再這樣玩火,下次就不會這麼好運遇上我了。」說完我轉身就想走。
「我……」她拉著我的手。
我用力一甩,大吼:「妳不要拉著我,我她媽不想管妳的事情啦!」
瞬間,斗大的淚珠從她的臉頰上滑落。
我也傻了,但我沒有停下腳步,轉身就走。


我氣的是我的卑劣,我居然對著一個女生發怒;
我氣的是我的懦弱,明明喜歡人家卻不肯說出來;
我氣的是我的無恥,我居然將我的不捨轉成怒罵;
我氣的是我的無力,我居然將我的無力轉怒到她的身上。

明明說好不再讓女生落淚,但是我還是還是做了。
那一夜我失眠了,我徹底失眠。
我沒有辦法原諒我的所作所為,我徹底失敗的做法。
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對不起,我想我們之間有誤會。」
「對不起,我想跟你說那天的事情。」
「對不起,你不要不理我。」
「對不起,我知道我很煩,但是你看到簡訊能不能回我?」
「對不起,我已經不知道我要對不起什麼了。」

她的簡訊一封一封來,但是我沒有看的勇氣。
每接到一封,就刪掉一封。
我知道我只是逃避,逃避回憶起那天的事情。
我知道我們之間的傷痕很大,但我沒有填補的方式。
我似乎只剩下逃避可以選擇。

我刪掉了她的電話,我封鎖她的MSN,上課我都坐離她最遠的地方。
我越來越討厭自己。

 

終於,大三過完了。
我人生中最失敗的大三,結束了。
所有人都好奇我們之間到底怎麼了。
我沒有說,她也沒有說。
誤會,就一直下去。

 

到了大四,我跟她也只剩下招呼可以說。
我也開始學會了抽煙,也開始學會了冷漠。
她還是一樣的開朗,跟所有人都有著好人緣。
但是我總是可以看見她快樂底下的傷痛。
她眼睛深處的寂寞。
我知道她跟我一樣痛苦,不同的是,她不能表現出來,而我,可以躲避。


穿上學士服的那天,我拿到了畢業證書。
離開了四年的校園,我居然有不捨,我也不知道我不捨的是什麼,但是我肯定那會是我一生的遺憾。
我走到了她的面前,她的眼神不停閃躲,但是卻沒有走離開。
我鼓起勇氣對她說出


「對不起,我傷害了妳。」


她用手摀著嘴巴,似乎想要忍住。
但是我卻可以聽見她忍不住的啜泣。
我只能用餘光看著她,那一天,她哭的比誰都傷心。

 

 

 

多年後的同學會,只剩下十幾個人還願意參加。
小雪沒有參加,但是她最好的朋友卻拉著我。
「到底你們當時是怎麼樣啊?」
「什麼怎麼樣?」
「你們兩個怎麼會變的這麼冷漠。」
「過去的事情就別說了。」
「爛人,枉費她還跟我說她喜歡妳呢。」
「妳說什麼?」
「我說她喜歡妳啊!」
「不是吧!她不是很多男朋友?」
「什麼男朋友,她根本沒有交過男朋友。」
「怎麼可能?那那些傳言?」
「都是假的,一堆追不到她的爛人散發的謠言。」
「可是,我有天見到一個男的跟她拉拉扯扯的。」
「妳也知道她這個人,對人沒有防備,很多男生就以為她對他們有意思,其實,她只是單純而已。」
「妳說她喜歡我?」
「對啊!那天她跟我說她到妳家睡覺的時候跟妳告白了,我還以為你們就這樣在一起了,誰知到後來兩個人跟仇人一樣避不見面,你們到底怎麼了?」
我沒有回答,只是一直灌酒,奇怪的是,越醉越清醒。


回到家中,所有的事情我都串起來了。
夜店、到我家、那個吻、那些對不起,跟最後那些眼淚。
終於,我也忍不住了。

後來有人給了我她的部落格,時間一直停留在畢業那天沒有更新。
《終於解開了誤會》


終於,終於我們都錯過了時光。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