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我們這的酒都是用加拿大進口最棒的橡木桶來釀造的。」

一個五十多歲但是神采奕奕的中年人西裝筆挺站在一間工廠外部向兩名來採訪的文字記者說明。
負責撰稿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美麗女子,穿著簡便,長髮盤在頭上,手上拿著的筆不停的將酒廠老闆的話都抄寫在筆記本中;跟她一同採訪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負責拍照還有拿著收音筆收錄兩人之間的對話,以免報導有不實的可能。
老闆很開心的為兩人解說,這是十多年來第一次有雜誌為了法國料理的搭配酒前來採訪,過往餐廳大多都採用法國或德國進口的葡萄酒,第一次有法國餐廳願意使用台灣自製的葡萄酒,這讓雜誌編輯決定要派人專訪一篇。
這對酒廠來說也是一次免費的廣告,除了葡萄酒外酒廠中還有很多高級的自製酒,為了拓展市場,老闆就更加賣力的解說,還不時開新酒讓兩人試喝,希望兩人可以將酒廠寫得更好一些。

「老闆,」女記者說:「那可不可以讓我們看看你說的儲藏室?」
「啊?」這個要求讓老闆愣了一下,酒廠的儲藏室一般都有空調控管,溫度跟溼度都不能有太大的變化,否則很容易造成釀酒變調,通常一年只有幾次取酒時才可以讓某些專業釀酒師進去取酒,一般時刻是禁止進入。
「老闆,可以嗎?」女記者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不停哀求老闆。
老闆想了一下,「好吧!」
這個答覆讓前來的兩人都興奮異常,因為國外的酒廠是絕對不能參觀的,這也是兩人第一次有機會拍到不一樣的照片。

老闆帶領兩人慢慢的走到儲藏室中,「在這裡的步調一切都要慢,千萬不要有大動作。」
兩人點點同表示明白,就跟著老闆慢慢的走入那個禁忌的地方。
儲藏室在地下一樓,不像國外的酒廠是用木頭建造,這裡的儲藏室就像實驗室一樣乾淨而且整齊,一共有十個大架子,每個架子又分別有三層,每一層都擺放著釀酒的大橡木桶。
老闆慢慢的伸手介紹每一個架子所放的酒,離門口近的多半是新酒或是等級比較沒那麼高的,比較不容易受到影響;而後面的年份就越高或是等級比較高一點的,比較不容易受到人進進出出所改變的溼度跟溫度,但是比較麻煩的是時間到要取酒,只能兩人慢慢的作業,比較耗費時間,但是品質也相對比較高。

老闆慢慢將兩人帶到最後一排的一個有點歷史的大像木桶旁邊。
「這是本廠的鎮店之寶。」老闆驕傲的說。
「鎮店之寶?」女記者狐疑,另一人拼命拍照,要將這難得一見的橡木桶完整拍到。
「這橡木桶有差不多上百年的歷史,但珍貴的不是這個橡木桶,而是裡面的酒。」
「酒?」
「嗯。」老闆點頭,「這酒差不多是在這橡木桶第三造的時候釀製的,就這樣一直到現在。」
「那大約有多酒的時間?」
「七十年跑不掉。」老闆微笑。
「七十年的酒耶!這可是珍寶阿!」男子讚嘆的說。
「這如果能喝一杯不知道有多好。」女記者說。
「想試試嗎?」老闆問。
「當然好阿!」女記者興奮的說。
男子拍了女記者一下,「妳傻啦!這桶一開所有酒都要喝光耶!那多浪費,這麼珍貴的酒怎麼能為了妳浪費掉?」
女記者吐吐舌頭,「也對。」
「當然啦!這怎麼能隨便開?不過可以試試看另一桶,我們按造當時的配方釀製,跟這一桶味道應該不會差太多。」
「可以喝嗎?」
「當然,這是只有本廠專業師傅才可以享用的,是不外賣的,今天特例讓你們試試。」
兩人相互比了個勝利手勢,慶幸自己這趟來對了。

老闆帶兩人到接近門口的架子旁,最底下的一個橡木桶外頭接了一個水龍頭,看來真的是自己享用的,老闆拿了兩個小杯子打開水龍頭接了兩杯酒給兩人,那顏色帶點血紅色,可是很清澈。
兩人小酌了一口,「天阿!」兩人幾乎同時讚嘆,「這酒也太好喝了吧!」
老闆微笑,「這可是我們研究十年才研究出來的,是非常珍貴的高級酒。」
「怎麼不考慮量產?這一定會大賣。」男子說。
老闆擺擺手,「不行,這原料很難得,而且容易失敗,所以我們只能自己享受。」
「是喔!真可惜。」


一個小時後兩人採訪完畢準備離開,到車上兩人還念念不忘那杯酒。
「這真是我這輩子喝貴最好喝的酒。」
「同意,這要我出一萬塊我都願意買。」
「不知道原料到底是甚麼,老闆死都不說。」
「誰知道。」
男子將鑰匙插進鑰匙孔準備發動,突然從後照鏡看見老闆跟兩人交談,接著偷偷摸摸的進入酒廠內部。
「我想到一個好主意。」
「你想幹嘛?」女記者緊張的問。
「商業機密。」男子奸笑,拿著錄音筆跟照相機就離開車準備進入酒廠。


男子偷偷摸摸進入酒廠,老闆三人正打開儲藏室的門要進去,男子趁門還沒有關上的時候也偷溜進去,慢慢走下樓梯,見到三人圍在那桶裝著他們研發的橡木桶旁邊,正準備要開桶。
男子拿出相機準備偷拍。

砰!

橡木桶備器具撬開上面的蓋,裡面擺放一個不知道甚麼的東西,黑黑扁扁的,空氣中傳出一陣很濃的酒氣,看來酒精質很高,但是卻又帶著一點腐爛的味道,這是不合理的,如果是大麥或是水果都不應該有這樣的腐臭味,這味道比較像是,放久的肉。
男子瞇著演想看仔細卻看不清楚,後來拿出相機拍攝,再將照片放到最大,他愣住了。
裡面放著的不是甚麼水果,而是一個已經乾扁的屍體。
「這酒已經變質了,看來要找新原料。」老闆的聲音慢慢傳來。

嘔!

男子在一旁狂吐,這舉動驚動了老闆三人。
兩名壯漢慢慢走向男子身邊,老闆冷冷的看著男子,「看來這一桶酒,會比較酸。」

 

 

 

 

男子到抽一口冷氣,但是他也知道商業機密了。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iberlius
  • 感覺頗有怪談協會結尾的味道XD
  • 寫的時後到沒想這麼多。XD

    社長杰 於 2009/09/10 16:47 回覆

  • 野洨男
  • 請問可以讓我貼在我的部落格上嗎

  • 來源寫出來就好。
    請隨意取用!

    社長杰 於 2009/09/14 16:46 回覆

  • 野洨男
  • 感激不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