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16號,天氣陰。

下午三點天空一片陰黑看起來隨時要下雨。
我穿著皮衣,感覺像是白痴一樣。頭髮凌亂,臉上帶點鬍渣,不為什麼,因為這樣看起來比較像是梁朝偉。
微風徐徐,我啐了一聲,走到淡江學校裡面唯一可以抽煙的頂樓,工館大樓。
三樓電梯一堆人等著要搭,我放棄坐電梯,決定走樓梯上樓。


頂樓上,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坐在圍牆上看著風景。
他沒有看見我走上來,我也不想理會他,但是還是走了過去。
我將雙手靠放在圍牆上,他瞥了我一眼,自己拿了一根煙就抽了起來。
他緩緩的吐出一道白煙,「你說,光是上學期你就被當了多少科?我千方百計幫你跟教授校長說情,說你在外面有很多CASE要接,他們才勉強同意,才讓你能夠繼續讀淡江,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讀?真的不想讀你就給我回家。」他嘆了一口氣,「你忘了自己是學生還是社長啊!」
我皺著眉,將視線轉移他的臉上,抓抓頭髮,「當初國小畢業,你明明跟我說再讀三年就好,怎知道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到現在都快十年了老大。」
兩人沉默了一下。
他說:「你對我態度好點好不好?什麼老大?我是你老爸!小子。」
我看了社長爹一下,想說話卻又說不上來。
社長爹接著說:「現在全台灣只有我供你讀書,要是讓我心情不好,我立刻停掉你銀行戶頭,讓你連學校都沒有得讀,學生都當不了啊!社長杰。」
「你想我怎麼樣?天天提醒我自己是個學生?每天晚是作夢都要喊:『教授好!老師好!』這樣啊!」
我們兩人彼此對看了一下,他沒有說話,我也沒有搭腔。
過了一會兒,他終於忍不住問:「什麼時候期末考?」
「不知道。」我快速回絕,轉頭看另一邊的景色。
氣氛又陷入僵局,我感覺大概過了一年那麼久的時間,看看錶卻才只過了一分鐘。
「這個星期。」我說。
「什麼?」他大喊。
「這個星期之內。」我說。「考題已經出完了,教授收到貨都會放在保險箱當中,時間一到就發下去考試。」
「保險箱在哪?」
「我怎麼知道保險箱在哪?我只是個學生阿!」
他拍拍我的肩膀,「這次考試考完就退休啊!」
「你少來!你以為這跟高中一樣只要讀三年阿!我還有一年沒讀完。」
兩人一起靠在圍牆邊,他突然拿了一個牛皮紙袋給我。
我接過紙袋,打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靠!又是這些東西啊!我們家雖然不是很有錢(從中拿出一副眼鏡),但也沒有很窮啊!」我把眼鏡戴上,「又是太陽眼鏡?我又不去海邊。」
「液晶體顯影眼鏡要不要?」
「除了麻將還能看穿哪裡?」
「你想看哪裡?」
兩人相視大笑。

我再看看紙袋,裡面還有一個東西,我伸手拿出來,「PDA?山寨的嗎?」
「一千萬畫數,能錄影,雙插卡,能聽MP3,能看電影,觸控,4吋大螢幕,還能上網。」
我張大嘴巴,「哇喔!這沒有一萬也要八千吧!」
他比了四支手指頭。
「四萬?」
他搖搖頭。
「四千?」
還是搖搖頭。
「不會是四百吧!」
搖搖頭。
「那到底是多少?」
「四支一千塊,還有一年保固。」
「靠!我又不用大陸貨。」我不屑。
「要不要隨便你,反正是你老媽買的,叫我一定要給你。」他轉身就要走了,「對了,考完記得回家啊!」
我沒有回話,只是看著他的背影,想當年朱志清跟瓊瑤是不是兄妹才能寫出這麼噁心的一篇文章,我還記得當年課本上的那張圖我硬是加了兩句話,第一句是一個路人說:「甘羚羊!」第二句是圖中的胖子(朱自清他爸)說:「靠北,害我跌倒!」
我笑了一下,這可能是我永遠當不了主流作家的原因吧!因為不夠做作。

至於這篇我到底表達什麼?
我只想玩「三年之後又三年」這個梗而已,就這樣。

雖然很無聊,但是這世界上還是會有一個人會永遠不斷的玩爛片梗,那就是我──社長杰。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