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 May 27 Wed 2009 20:47
  • 公園

晚上十點半,一名剛下班的OL走下公車,那裡只有那一班公車會經過,在台北是少見的偏僻。
她看了看周圍,只有幾盞不是很光亮的路燈還在發光,其他的商家早已經關門,因為這裡的住戶實在是少的驚人,而且都是高年齡的銀髮族,所多數商家都選擇早上開店。
這讓她很不方便,偶爾想吃宵夜都要自己動手,不然只能選擇便利商店。

今天又是一如往常的安靜,公車站牌離她家有一段不遠的距離,想走快一點就必須經過公園,不然就要繞公園外圍,這樣一段遠路要讓她多花上十分鐘的路程,所以多數她都會穿過公園直接回家。
但是今天她卻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再叫她不要走公園。她看了看手錶,十一點的韓劇已經快一開始了,她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進入公園。

汪汪!

公園內有幾隻野狗,住戶曾經叫了幾次抓狗大隊都沒有抓到,也有人懷疑這些狗其實不是真的狗。
她聽到這幾聲狗叫,在想到這些傳聞,突然讓她感到頭皮發麻,她抓抓手臂不敢多想,決定加快腳步快速走過去。

汪汪!

野狗的叫聲不絕於耳,她越來越擔心,突然,狗聲消失了。
她停下腳步,確定狗叫聲不見了,她有點懷疑,但是沒有多想,再次邁開腳步。

扣扣~~

她的鞋跟水泥地敲擊的聲音開始變大,有人說這裡的公園被建商污走不少,不過都沒有證實,如今看來確實有那麼一點真實性。

扣扣~~~

聲音越來越大,她開始懷疑真的是自己的鞋跟發出的聲音嗎?
她放慢了腳步,「扣~扣~~扣~扣~~~」,聲音有點不同,像是有另一個人跟著她走路的節奏一起走動的感覺,所以她又加快腳步,確定了那個聲音的來源。
「扣~扣~~~扣~扣~~~」,似乎是從她後方傳來的,也就是說她被人跟蹤了。
「上個禮拜有一個女學生在這裡被姦殺。」
「上個月阿姊在這裡被搶走一萬塊。」
「三天前阿叔被不良少年莫名其妙的打了一頓。」
她不停想著那些之前聽到的傳聞,她不知道這些是不是真的,但是她知道如果她沒有快點走出這個公園,她就有機會成為別人口中的新聞。
她不停加快腳步,但是那個聲音也跟著她加快腳步。
她不敢停下來看背後的是誰,她只想盡快甩掉那個聲音。
「扣扣扣扣」
聲音越跟越緊,她在沒發覺的時候已經開始狂奔了起來,那個聲音還是在她背後不停止的出現,越來越大聲,越來越緊迫,但是她卻沒有聽見那個聲音的主人有任何的喘息聲,他都不會喘嗎?他都不會累嗎?他不想休息一下嗎?
她快被逼瘋了,伸手到包包中隨手拿出一個東西就往後頭揮去。
似乎削出了一到血跡在對方手上,對方緊急的像後一跳,消失在樹林中。
她也一個不小心摔倒在地。

她不敢哀嚎,立刻站起身望像四周圍,聲音消失了,也沒有看到人。
「唉~~」她忍不住叫出聲音來,膝蓋已經紅了一塊,也不小心磨破皮,現在的她連走一步都有難度,她慢慢的走進一旁的女廁,忍著膝蓋帶來的疼痛,進入第一間廁所鎖上門,坐在馬桶上,立即的拿出手機按下110。
「喂!這裡是110報案中心,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
「我被人跟蹤,現在在一間女廁中,那個人好像還在周圍,請問能請警察幫我,將我送回家嗎?」她很仔細的描述自己的現況,只希望這一切能盡快結束。
「好的,請問您現在在哪個地方呢?」
她說出自己所在的位置後對方答應她十分鐘內將有警察幫她後就掛斷了。

她坐在馬桶上雙手緊握著手機,突然想起了曾經聽過的故事,一個女的被跟蹤到了廁所中,等了一夜過去,女的才發現對方趴在廁所上看了她一夜。
她立刻抬頭,緩緩的呼出那口氣,沒有人,可能是自己想太多。
但是她還是不敢放心,看著手機,決定打給那個想要追求她的男人, 他好像也住附近。

嘟~~~嘟~~~

「喂!」是他的聲音。
「喂!你、你在哪裡?」她緊張的問。
「在家,怎麼了?」他溫柔的問。
「我、我現在‧‧‧」
「妳現在在哪?冷靜的說。」
「我、我‧‧‧」她終於忍不住滴下了淚水。「我在你家附近的公園女廁,好像有變態跟蹤我。」
電話那頭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妳、妳沒事吧?要不要我現在過去找妳」他緊張的問。
「嗯。」她只能勉強擠出這樣的聲音。
「我、我立刻到。」

電話掛斷,她只能無奈的等,等下一個能離開的時刻,等一個安全的時間。
她不斷看著手錶,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就像是地獄一樣的難熬。
她開始懷疑會不會有人來,也開始猜測那個變態是不是還在附近。
沒有答案的猜測讓她越來越坐立不安,好像一個小時過去,卻只過了十秒鐘。

 

「有沒有人在?」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女廁門口。
「是你嗎?」她問。
「是我,沒事了。」
她微微打開門,確定門口真的是他之後才真正放心的開門。
他沒有顧忌的走進女廁中攙扶她,看著她一拐一拐的他的臉也帶著一絲不忍。
兩人走出女廁到了附近的一張長椅,他小心的將她放坐在椅子上,也輕輕的坐在她旁邊,她將頭慢慢靠在他的肩膀上,開始放心。
他沒有動作,只是等著她恢復正常。

幾分鐘後警察出現在兩人面前,「剛剛是你們報警的嗎?」
「是我報警的。」她說。
「那個跟蹤的傢伙呢?」
「沒有出現了。」
警察看著男的,「你是?」
他回答:「我是她朋友,剛剛趕到。」
「那應該不用我陪妳回去了吧!」
她點點頭,「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警察揮揮手,「沒事就好,這天我們會加派警力在這附近巡邏的,妳放心好了。」
「謝謝。」
警察點點頭離開了。

「我送妳回去吧。」他說。
她點點頭。
他攙扶著她讓她不會摔倒,兩人慢慢的走著。
「真沒想到這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對啊!我在這住了這麼久,這是第一次。」
「你有看見那個男的長什麼樣子嗎?」
「爲什麼這麼問?」
「下次如果我見到,我會幫你打他一頓。」說完他揮出右拳揮打空氣。
她露出了笑容,沒想到他也有這樣的一面。她伸出左手拉著他的右手,「好啦!知道你很厲害。」
兩人停下了腳步,他慢慢轉過頭,她跟著慢慢抬起頭,只見一雙誠懇的眼睛盯著她的眼睛,她的臉慢慢變熱,要這麼快嗎?她的心跳越來越快,聲音慢慢變大,就好像快要從嘴巴跳出來一樣。
他用手輕輕搭上她的臉,臉上逐漸展露笑容。
她被他瞧的不好意思,休怯的低下頭,看見了他的右手上有一道血跡。
「這是?」她指著那道血跡問。

 

他放下左手,移到背後摸出了一把亮晃晃的刀。
「不就是妳剛剛劃的嗎?」嘴角,開始上揚。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是一篇在YOUTUBE上流傳的都市傳說:

    於一九四五年,一位非藉少女名KatuLataKulu,乘坐一艘灰色小船由非洲漂遊到美國,一位神秘男人殺死了她,而且在背脊割了"LATUALATUKA"幾個字母。一星期後,這消息傳到亞洲。現在,你已看完這篇訊息,她會在一星期後飄到家中奪取你最重要的家人性命。現在你已看完這篇訊息, 她會在一星期後飄到你家中奪取你最重要的家人性命。解咒方法只有完成以下指示:將此訊息貼在其他三個留言版的回應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