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很喜歡聊天的人。

呃......這麼說可能有錯,應該說我是個很喜歡「聽」別人聊天的人。
從兩個人之間的對談我可以看出他們之間的關係、感情、觀念、思想還有他們的喜惡,一個人的談吐可以看出一個人的腦袋裝有多少東西,可以看出他的喜好跟興趣,可以知道他平常生活的細節,聊天可以是用來殺時間的活動,但是卻也是我觀察一個人的最好時機。
在很多人的聚會中我不一定會批哩趴拉的說一堆話,我一定會先看風頭再決定今天的表現,如果今天氣氛不錯我就會搞笑一點,如果今天不適合我說話我就會正經一點,這也就是為什麼在聚會中很多人都會問我為什麼不說話,因為我還沒抓到一個方向來塑造我今天的形象啊!
聊天,可以改變一個人對自己的觀感,也可以明白他們對你的感覺。

當然,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不同的聊天話題。
成年男子喜歡聊工作、經濟、政治、當兵。
青年男子喜歡聊未來、夢想、汽車、女人。
小孩總是離不開電玩、卡通、電影、音樂。
女人總是圍繞在流行、偶像、服裝、家人。
每個階段的聊天我都有聽過,偷聽別人的對話也算是我個人偏好的一個壞習慣之一。

在這些話題中某些可能是我不感興趣的,但是只要願意聽,沒有什麼是學不到東西的,而且那些東西會是在學校、電視、書籍上面永遠都看不到聽不到的東西,很私密也很有趣。
像是廬鰻一隻要數萬塊,沒有腥味沒有細刺,可以養顏顧肝保身體。
考試要拜文昌帝君、讀書要拜至聖先師、感冒要找保生大帝、媽祖最慈悲、觀音最靈驗、關公無所不能。
鏡框都是一個價,只要貼上名牌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
頭肩底會大漲、頭肩頂會大跌、W底會狂飆、找股要看圖。
 獅子尬老虎會生出「獅虎」,老虎尬獅子會生出「虎獅」。
就因為能學到的東西實在太多,所以我始終都改不掉這個癖好,而且我也不想改。

說到這裡我似乎忘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就是「媽媽」。
當過媽媽的人,永遠都有聊不完的媽媽經。

上星期五我去剪頭髮,老闆娘是一個將盡四十歲的美麗婦女,有個讀國小的兒子,手藝不差,很愛聊天。
那天我進去的時候看見一個小女孩,一歲四個月,老闆娘朋友的女兒,很可愛。
我坐上椅子圍好毛巾跟圍布之後跟老闆娘講了一下我想要的髮型,老闆娘就用俐落的手法開始剪去我的三千煩惱絲。
也不知道是我太帥還是我太有魅力,小女孩不斷跑到我的身邊一直看著我,最後他無聊到玩起我的頭髮。
小女孩的媽媽立即跑出來拉開小女孩,也不知道是太無聊還是他們真的很愛聊天,那個媽媽就跟老闆娘在我身邊聊起天來了。
從小女孩的出生、她吃的東西、她玩的玩具、她什麼時候開始走路、她什麼時候開始說話,一直從她剛出生聊到她現在,後來老闆娘也講起他生兒子的經歷,幾歲去幼稚園、幾歲幹了什麼事情、幾歲上小學。
說真的,我一個跟他們不熟的人都比他們還要清楚他們的小孩了,這就是媽媽經。
後來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媽也到店裡來要洗頭,看見可愛的小女孩也忘了到底來幹麻,就抓著小女孩一直玩,然後跟小女孩的媽媽開始聊天,從她幾歲吃什麼聊到她什麼時候可以吃什麼,然後阿媽也拿出自己的兩個女兒跟一個孫子出來分享,從她女兒剛出生一直聊到她第二個女兒出生還有到她孫子出生。
聊到我覺得我都可以出去當保母了,而且還會當的不錯喔!

過了半小時吧!我剪完了頭髮,回到家只有一個感想,就是──幹,我家的貓不認識我。白養了。

回到家聽說我剛結婚不久的堂姊生了一個女兒。
我媽也開始滔滔不絕她的媽媽經,從女人要怎麼坐月子、要吃什麼、要幹什麼、要怎麼保養,聊到小孩剛出生要怎麼照顧、要怎麼為十、要怎麼呵護,一直說到我剛出生的時候是多麼可愛多麼迷人。
我爸則是一邊看電視一邊搭腔,兩人就跟說相聲一樣一搭一唱,要多有默契就多有默契,還沒有冷場。
然後我媽就抱著我家的貓把她當小孩一樣再繼續滔滔不絕她的媽媽經。

隔天,我阿媽從內湖到新莊來看我,還帶著我阿公當禮物一起來。
聽她說我堂姊生小孩的過程那才真是精采,我堂姊是護士,所以她對自己要怎麼運動怎麼動作才會對自己跟小孩比較好都一清二楚,所以傳說她生小孩是這樣的‧‧‧

那天,她的肚子痛了起來,送到醫院後已經快要臨盆,醫生跟護士急忙將她搬到另一張病床上送到接生室中,她就腳一開,肚子一用力,小孩就碰的一聲出來了,聽說前後不到十分鐘。

剛滿九個月,不算早產卻很小隻,聽說只有兩千六百克,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大,只知道我出生是三千七百克。
我媽跟我阿媽就開始一搭一唱的又說起只有女人才知道的媽媽經,從小孩在保溫箱中保溫到小孩要穿什麼衣服,從小孩像爸爸還是媽媽說到她未來的長相會多美,從他們的婚姻說到他們兩代之間的感情。
反正是沒有太多的邏輯性可言啦!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連我剛出生都說進去。
他們就這樣聊了好幾個小時不停,連續兩天的轟炸讓我突然有了成佛的感覺。

媽媽的媽媽經,真的是男人永遠都不懂的一個領域。
未來,我老婆會不會也是這樣?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