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北京奧運正如火如荼的展開,全世界的焦點都矚目在此,為了分散世界的注意,為了重新奪得世界的焦點,一部驚天地泣鬼神的絕世好片正在現場播映,完美的劇本,絕妙的角色,驚人的默契,無法預測的未來走向,沒人知道誰是導演,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播映的地點在─台灣。


西元20X8年8月1X日

阿匾A錢的事情經由檢調單位連同國安局、監察院共同攜手合作,案情終於水落石出。
牽涉其中的人超過兩百人,其中包含藍綠兩邊陣營、卸任與未卸任的五院官員、立委、縣市議員包含黑道跟各地白道,牽涉範圍之大是過去無法預測的。
儘管案情的來龍去脈已經調查清楚,但是其中最重要的資金流向以及現為何處卻是沒有人能夠說清楚,這也是調查結果不能為大眾信服的重大原因。
因為事件過於龐大,資金過於複雜,所以檢調單位特地聘請一名外來專員協助調查,希望能將資金總額全數都找出來。
那名專員是誰?暫時無人明白,只知道網路上不斷流傳他的出乎常人所知道的事績,跟一則流傳已久的短文:

他機伶,而且反應靈敏。
他英俊,並且萬人景仰。
他能將上帝賜給人類的爛片,運用的出神入化。
他到底是台灣本土的強者,還是日本派來的色魔?
沒人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大家都給他一個封號─爛片欣賞社社長。


站在阿匾老家的廣場前,調查局跟國安單位派出的五十名特員緊緊封鎖著現場,三合院內十來名專員忙進忙出。
我走進封鎖線,一個看起來狗腿的王八蛋像隻哈巴狗一樣的跟著我。
「恩,你就是特別外派的專員是吧!我是這裡的負責人,叫我多龍。」多龍一臉淫相的盯著我,媽的!就是有這種人當官台灣才會著麼亂。
我跟他握了一下手,「我想知道目前調查的結果如何。」
「當然,請往這裡來。」
他請我進到三合院中,旁邊一個角落跪著十來個女人,但是她們應該不是重點,所以我沒將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
三合院中有一張椅子,天曉得這張椅子是哪裡來的,多龍釋意要我坐上去。
「這裡是我們目前知道的總金額。」
我坐在椅子上,媽呀!今天還真他媽熱。
「哦!多少?」
「總共是五十億。」
我手滑了一下,「五十億?台幣啊!」
「是,是台幣。」
媽呀!當官這麼好撈,難怪雷洛當年就能有五億身價,我想到這裡不禁很悲傷的在那裡唱歌:「憂~~懷~~國~哦~國~~恨~~~,阿~~~~心~~暗~~傷,嗚~~~~~~!」
「社長,唱的難聽也不用傷心阿!」
「混蛋,我是為台灣人民唱的,沒想到阿匾這個奸賊居然撈了人民那麼多的血汗錢。」
「啊!」多龍突然大叫一聲。
「怎麼了?」
「小的看錯了,不是台幣,是美金。」
我到抽了一口氣,「什麼?阿匾這個雜碎,我一定要立法院通過宋朝的重罰,鱔褒!」
「不是明朝的扒皮法嗎?」多龍小聲的說。
「什麼?」
「沒,沒事。社長,請問什麼叫『鱔褒』?」
「這你就不知道了,根據《青樓十二房》的詳細描述,首先,準備一個大的泡澡桶,裡頭裝滿水,再丟入數十隻的鱔魚,把人全身扒光雙腳固定後丟進桶子中。」
多龍緊張的問:「之後呢?」
「之後就點火。」
「點火?點火幹什麼?」
「點火讓水熱。」
「熱了又會怎麼樣?」
「鱔魚受不了熱度就會拼命想找洞鑽。」
「鑽了又會怎麼樣?」
「你想想你身體上下哪裡有洞能夠讓鱔魚鑽啊?鱔魚抬起頭一看,哇!看見一個小洞,想都不想的就拼了命的往裡頭衝。你想想,一個小洞突然湧進數十隻鱔魚,哇!多爽快啊!」我看了看多龍,特地加強語氣,「怎麼樣,屁股癢不癢?」
多龍抓抓屁股,「好癢啊!社長,小的看、看錯了,不是美金,是英鎊,耶~~!小的建議全部都搬到您府上去,讓您清點清楚之後再繳交回國庫。」
我點點頭,「嗯!很好,你說,這次有紀錄的金額是多少?」
「五十億英鎊。」
「不是吧!有紀錄的!」
多龍抓抓頭,想了一下,「喔!五十億美金。」
「你記錯了吧!有~~記~~錄~~的~~!」
「五、五十億台幣。」
「這五十億台幣是國家急需要的,你立即繳交回國庫知道嗎?」
「小人知道。」
我點點頭,看向那群女的,「那些人是誰?」
多龍順著我的視線看過去,「喔!那些人啊!他們是阿扁的家眷。」
我走過去看,第一個是個年輕貌美的甜美女孩,「阿匾真是沒人性,都有老婆了還在外頭胡搞瞎搞,看他這樣子就知道心裡有極大創傷,帶回我家我幫他治療。」
第二個是個三十多歲的熟女,風韻尤存啊!「這傢伙一定是幫阿匾看帳的,帶到我家,我好好拷問她。」
第三個是個二十多歲的兇女人,「她是誰?這麼醜!」
多龍在我耳邊小聲的說:「社長,她是阿匾的女兒。」
「你幹麻抓著我啦!我跟阿匾不認識,她那種A錢的雜碎,敢作不敢當,那種人去死算啦!我不認識他啦!A錢嘛!整個國家官員都有A啊!向那個姓謝的、蘇的、胖市長、醜立委、馬的,都有A啊!」
我愣了一下,立即轉向多龍,「拖走。」
多龍拍了兩下手,兩個警察立即將那名女子抓走。
第四個是個一歲的小孩,「阿匾真是人渣敗類,從一歲到一百多歲的都不放過。」
「社長,那是阿匾的孫女,你要不要大小通吃啊?」
「混蛋,我是那種人嗎?妳這個沒良心的王八蛋,戀童僻阿你,一起帶到我家。」
第五個是個坐輪椅的殘廢。
「她?」
「她是阿匾的妻子,社長,你要不要一起帶回家拷問她?」
匾妻抬頭看著我,「社‧‧‧」
「社什麼社?」
「我叫社長啊!」
「長什麼長?」
「社長叫的不對喔!」
「叫可叫,非常叫。」
「你不叫怎麼知道我叫你啊!」
「我社長大人叫妳賤人可以,妳賤人叫我社長大人不行。」
「我堂堂一名前總統夫人妳敢叫我賤人。」
「賤人、賤人、賤人,你還說你不犯賤,今天來查案我最大,我站在這裡妳居然還坐在輪椅,妳說,妳是不是犯賤?」
匾妻:「‧‧‧」
第七個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阿婆。
「阿匾真是雜碎之王,果真連老太婆都不放過。」
「妳阿媽哩!連我匾媽都不認識,台至元模仿過我啊!」
我認真的看了她一眼,大聲的說:「當然不認識妳啊!妳又不是很有名。」我轉過頭看著多龍,「多龍,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妳帶回家吧!」
多龍驚訝的看著我,「好啊!多謝社長優待。」
我到抽一口涼氣。

今天,阿匾A錢金額終於被我查了個水落石出,唯一看透真相的是一個外表看似帥哥,實際上還真是一個帥哥的爛片社社長!
阿匾A錢好棒啊!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uiCiDeOoZ
  • 社長,你還好吧?
  • 說我有病,我插死你!

    社長杰 於 2008/09/08 09: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