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是一種很特殊的東西。
在裡頭的世界中,能見的的東西跟外在的世界沒兩樣,但是那只是一個虛像,一個不存在的相反世界。
正因為鏡子有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所以經常能在其中窺見怪異的事情。


三十歲的小張開計程車已經五年了,一開始只是想找個工作度一下失業的空窗期,誰知道一度就度了五年,現在的他也沒有興趣再去找新的工作,沒有謀生的技能是其中的一個原因,更大的原因是,他還挺喜歡這個工作的。
主要的業務範圍是台北縣士,偶爾也會因為顧客的原因跑到外縣市去,但是最近這樣的經驗去越來越少,大多數的人還是想用火車或是國內航運這樣的方式到達比較遠的地方。
經濟不景氣的現在就連想找一個願意坐計程車的人也不多了,有時候跑一整天車也只能載五、六個客戶,雖然少,但是勉強能糊口,沒有家庭顧忌的他想趁現在體能不差的時候多賺一點錢。

雖然已經是秋天,但是台北的天氣卻還是很悶熱,想節省油錢的小張寧願感受熱也不願在乘客上來之前開冷氣。
他用毛巾不斷擦拭滿頭的大汗,「這也太熱了吧!」小張不斷抱怨,他的車不段在台北的小巷中穿梭來回,會坐車的客人都在這些地方出現,多少也要找到客人來貼補一些油錢,這是他心中的唯一想法。
太陽漸漸下山了,天氣也稍稍轉涼一些,但是一天下來卻沒載到幾個客人,這讓他有些懊惱,但是也莫可奈何。
他將車開到一個小路邊攤旁邊,打開全部的車門散熱,買了一瓶飲料跟一碗麵線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人來來去去,搖搖頭吃著麵線。
「司機,開車嗎?」一個女人在旁邊問。
小張抬頭看著她,一個三十歲的婦女提著大包小包的著急的看著他。
「當然,等我一下,一下就好。」小張急忙回答。
婦女點點頭,「那請你快一點。」
「妳先坐到車裡等一下,我很快就好。」
婦女轉頭看一下他的車,就走過去將東西堆到車子後座,再坐進車裡。
小張快速的吃光麵線,將空碗丟到小販的垃圾桶中,然後快步的進到車子中,他關上車門打開冷氣,車內悶熱的感覺稍稍減弱,小張發動車子,繫上安全帶,調整後照鏡,看見婦女跟一個五歲大的小女孩,他透過後鏡跟他們點頭,而他們也點頭回應。
「要到哪裡?」
「台北車站,麻煩快一點。」婦女的語氣有點焦急。
小張應聲好後推動排擋,踩下油門,轉動方向盤,將車子開向要到達的目的地。

途中婦女緊張的看著手機,不時緊握不時搓手,小女孩倒是很開心的坐在車子裡看著外頭的風景,偶爾會透過後照鏡對小張做鬼臉。
小張也沒注意太多,只是會對著小女孩笑笑,下班時刻的台北車潮特別多,他不時注意有沒有跟前後來車保持安全距離。
車內冷氣不不知道是不是過強,小張總是覺得背後有種冷意從背脊涼上脖子,他擔心這樣的溫度不知道會不會讓小女孩感冒,所以他不時的調高溫度,保持車內的舒適溫度。
小女孩似乎懂得小張的動作,所以她笑的更加開心,對著小張揮揮手。

二十分鐘後到達目的地,他慢慢停下車子靠在路邊,打開車裡的電燈透過後照鏡看著婦女,一共兩百。
婦女從錢包中拿出兩張鈔票交給小張,他回過頭去接手,突然皺起眉頭,懷疑的問道:「小姐,妳的小孩呢?」
婦女疑惑的看著他,「哪有小孩?我剛剛都是一個人啊!」
小張不自覺的看著後照鏡,小女孩還對著她緩緩招手。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