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揚威的人生開始順遂,他跟著趙圍在公司忙碌,一個負責佈局,一個負責行事,讓外商公司在台灣不斷擴張。
當時的世代,有人說台灣經濟起飛的原因最主要的因素是因為賀予威的公司連絡世界經濟大國,使得小小的台灣在國際上有一席之地,能夠在亞洲地區獨占鰲頭。


下午三點,揚威空出難得的休息時間,開著他新買的賓士,雖然他不想買這麼好的車,但是趙圍強力推見他一定要買這台,沒辦法,他就買下了。
徜徉在馬路上的賓士可以無限狂奔,反正當時代有車的人很少,所以每一條路都像是高速公路一樣的通暢,更何況警察根本就不敢開他的單,所以揚威就用九十多公里的時速在路上飆。
難得的下午要去哪裡?海邊、山上、公園還是回家好好休息?
逐漸變暖的氣候,他可以帶著在宴會上認識的女人到處遊玩,反正那些勢利的女人只要有錢,沒什麼是其是他們不敢做的。
每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揚威不知道他這樣算不算是犯賤,每天都跟著不同的女人床,每天都大方的一個換過一個。
但是他一點都不開心,至少不像過去的時光那樣開心。

不知不覺,揚威來到熟悉的街道,半年的時光過去,這裡還是跟以前一樣。不過白天跟晚上的生活卻是截然不同,這倒是讓揚威感到驚訝,他一直以為這裡永遠都是同一個面貌。
他將車子停在黑美華的門口,看著熟悉的門口,這裡已經荒廢,聽說是賀予威命令人去動的手腳,整個酒店區都被遷移到了萬華去,因為自己發生的那件事情所以黑美華就不能在營業了嗎?他不懂,也不想懂,只知道賀予威命令過他不准再到在萬華新開張的黑美華去,所以他就來到這裡。
景色依舊,只是人事全非。揚威下車欣賞這個過去被人家稱作夜上海的地方,路上的行人三三兩兩,卻都不是過去繁華的商人。
他從口袋中取出煙盒,打開蓋子,從中取出一支煙來抽。

「可以給支煙嗎?」一個老頭走過來。
揚威取出一支煙給他。
「這裡以前不是這樣的。」老人說。
「我知道。」揚威幫老人點煙。
「你知道?那又如何?不過是多個人悲哀而已。」老人嘆口氣,「我還有事,先走了。」
「慢走。」揚威客氣說道。
「多謝你的煙,小夥子。」老頭臨走前拍拍他的肩膀。
「不會。」
揚威看著老人越走越遠的背影,突然有種感覺,總覺得他好像知道些什麼。他吸了最後一口煙後用力的將煙丟到地上,用腳踩熄,悄悄的跟上去。

老人帶著緩慢的步伐,離開過去繁華的地方,就像是時光的推移一樣,沒有永遠的繁榮,也不會有永遠的光輝。路途越來越偏僻,兩旁的房屋越來越破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裡頭一定有住人,而且絕對不只是小倆口的家庭。
揚威看著逐漸退化的城市,心中揚起無限的感慨,就像是石頭落入平靜的湖面中,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漣漪。
路邊倒地的孤單老人不勝枚舉,不斷乞討的孤兒隨處可見。他們似乎都不知道過去光鮮亮麗的三重已經起了變化,這裡不再光芒四射,這裡只剩下無數新興的小社團不斷搶奪地盤。
老人走過一間醫院,走過一個區公所,走過一個廣大空地,走過一個沒有交通規矩的交通路口,那個交通路口是難得一見的「大」字型,又走過了一個路口,最後他在一座高架橋前面停下來,他向十字路口一旁開張已久的檳榔攤買了包煙,坐在路旁的騎樓下抽起煙。
揚威在十字路口的一端看著對面的老頭,他也開始抽著煙,等待路途繼續的時候。

老人抽煙一支又一支,不知道多久,只知道遠方天色開始有了彩霞。
老人站起身,向著高架橋的方向前進,卻走到高架橋旁邊的小路裡。
揚威緊急的追上去,衝過了路口,卻被突然衝出的車子嚇了一跳,他靈巧的閃過車子卻遺失了老人的身影。他在心中暗罵了一句,慢慢走向剛剛老人還在的檳榔攤前。
「一包煙。」揚威跟檳榔攤裡頭的小姐說。
「四十。」小姐將香菸遞出去。
揚威從口袋拿出五十元的鈔票,「不用找了。」
「那邊是哪裡?」揚威指著老人消失的地方問。
檳榔西施探頭出來看了揚威手指向的地方,「那邊啊!過了橋就是新莊了。」
「新莊?」
「下了橋在過去一點的地方就是傳說中的『三不管地帶』。」
「三不管地帶?」揚威感到奇怪。
「聽說是因為那個地方夾再三重、新莊跟五股的交界處,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都沒有人想管那個地方,久而久之那裡就成為一個自治區,居民都自己管理自己。」
「是這樣啊!」

揚威跟檳榔西施道別之後就回頭走到他停車的地方。
那是個遙遠的路途,或許是因為揚威的心不在焉,他總覺得路長到走不完。
太陽開始下山,昏暗的黃昏讓人的理智開始模糊,是人的自甘墮落,還是人的慾望使然?
黑美華的大門依然聳立在那裡,他看著數十年三重的變化,從一無所有到繁榮的時刻,又從繁榮到現在的情況。
揚威打開車門,車子居然沒被偷,這道是讓他驚訝。
一個穿著樸素的女人坐在黑美華的門口,低頭思索。
揚威注意到她,心突然揪了一下,「是妳?」
女人慢慢抬起頭,眼中滿是驚訝跟不可置信。
「妳到哪裡去了?我找了妳好久。」
女人沒有回應,她只是走到揚威的身邊,跟他要了一支煙。
煙盒中躺了一支泛黃的半支煙。
「這是什麼?」女人問。
揚威看著半支煙,回想到過去的那一分鐘,「這是你當初拒絕我之後遺留下來的,我一直留著。」
「為什麼?」
「也許是因為我還忘不了吧!」
女人沒有再追問下去,揚威也沒有再說。
就像過去的日子一樣,兩人依偎在車窗旁邊,享受安靜的時光。

「嘟、嘟、嘟‧‧‧」車子裡的通訊器材響起。
揚威接起聽筒,趙圍的聲音出現,「揚威你在哪裡?」
「在外面,有什麼事?」
「前幾天跟你說的宴會別忘了,這可是很重要的。」
「恩,我知道了。」揚威掛上聽筒,看著女人。
「你要走了?」女人說。
揚威點點頭,「這是很難得的機會,我沒有理由拒絕,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如果我說留下來呢?」女人問。
揚威笑了一下,「妳又不是我的誰,對不對?」
女人點點頭。
揚威坐上車子,發動了車,他看著女人,沒有說話。
車子漸漸開走,女人還留在原地,那時候的她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終於,她下定決心。

「喂!」女人大叫。
車子緊急煞車,揚威把頭探出車窗。
「你之前說要養我是不是真的?」
揚威走下車子,時間突然凝結,他取出煙盒中的半支煙高舉著,「妳說呢?」
女人的淚奪框而出,她瘋狂似的一邊叫一邊跳。
揚威走向她,將她緊緊抱緊,「這輩子我不會再讓妳逃走了。」
「你的宴會呢?」
「管他去死的,我已經得到我最想要的。」

車子再度開向遠方的路,哪邊會是終點,誰也不知道。
像是輕快跳動的車子,車子會有感情?或許是車裡的人開心。
遠方的路無限遙遠,但是總會有到達的一天,也許慢慢來會比較快。
怎樣是開心,怎樣是幸福?
兩人消失在遠方路的盡頭,從此沒有人再看見過他們。
是離開台灣?還是隱居在深山?
只是聽說三不管地帶中多了兩個人跟「一間書局」。
這是好的結果?還是壞的結果?
管他的,哪裡有愛,哪裡就是天堂。

後記

三不管地帶裡的人都沒有讀過書,因為不需要。
但是為了要讓後代知道這個地方的事績,所以有人開了一間書局。

「叮鈴~~~!」大門上的風鈴聲響起。
一個女人挺著一個大肚子從雜亂無章的書架中走出來,「您好,要買書嗎?」
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散發出的書香氣息感覺比這間書局還要有深度
「我找你們老闆,他在不在。」
老闆娘露出幸福的笑容,就像是擁有全天下最多的愛一樣,「好的,您請稍等。」
男人微微點個頭。

一個魁武的男人從書店後方出現,三十多歲的他表情卻是無比的堅毅。
男人對著他微微一笑,老闆驚訝的說不出話。
「看來,你的日子過的不錯。」男人說。
老闆點點頭,「是啊!有了她日子就不一樣了。」
「看來我也要找個女人了,只有你幸福,我有點忌妒。」
老闆露出靦腆的笑容,在男人面前他始終都是個小孩。
「你走了之後威爺很生氣,你真不打算回來?」
「這是我的決定,我永遠都不會後悔。」
「威爺也是這麼說的,所以他堅持要我不要來找你,但我還是很好奇,幸福的滋味是什麼樣子。」
「那你現在知道了。」
男人笑著點點頭。

兩人就這樣對看著,書店的氣氛不知不覺緩和起來。
「離開,也不一定要音訊全無,這樣會讓我這個老朋友感到悲傷。」
老闆搖搖頭,「我知道如果我不跟過去切割清楚,我會捨不得離開。」
「好吧!就這樣吧!」
「你不請人家進來坐嗎?」老闆娘的聲音從書店後方傳來。
「不用了,我等會兒還有事。」男人對著書店後方說道。
「這麼快就要離開?」
「不然呢?」
「少說也拿本書走,我送你。」
「好啊!最近在找一本《人生到處應何似》,你這有嗎?」
老闆露出自信的笑容,「從來沒有我這找不到的書,你等一下吧!」
男人點點頭。

「找到了。」十分鐘後老闆從書架中走出來,手上拿著那本書。
但是男人卻早已經消失無蹤。
櫃檯上只留下一個信封,跟一支還沒抽完的煙。
老闆打開來看,裡頭有一張支票,一張照片,一張紙。
支票上面的數字是一百萬,紙上寫著:

看到你現在的日子,我很開心。
支票你就收下來,反正本來就是你的薪水。
威爺要我跟你說,他很感謝你們家對他的一切,只可惜你最後決定離開。
人的決定是好是壞,用一生都無法確定,但是一定要無畏的走下去,因為是你選的。

照片上是十年前的他跟一個跟他長的有幾分相似的男人。
這人是誰?他想忘,但是眼淚卻告訴他,不能忘。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acentw
  • 加油喔^^<br />
    <br />
  • aacentw
  • 不錯喔^^<br />
    <br />
  • aacentw
  • 加油喔^^
  • 感謝你的回覆,我會加油的。

    社長杰 於 2008/04/06 21: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