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威搖搖頭,想著剛剛司機說的那個故事。
他從胸口前取出煙盒,用右手大拇指按了煙盒的開關彈開煙盒,他從中取出一支煙,將煙盒放回胸前的口袋。
「你不是不抽煙?」一個女人的聲音。
揚威抬起頭,微微笑了一下,「抽,怎麼不抽?」
女人走到他的面前,取走他手上的煙放到自己的唇上。
揚威幫她點著了火,「今天心情不錯啊!」
「你又知道?」女人轉過身靠在車窗上。
「因為這是你四個多月來第一次主動跟我說話。」
女人笑了一下,「是這樣嗎?」
「是啊!我都記得一清二楚。」揚威轉過頭看著她,「上次我說的事怎麼樣?」
「什麼事?」
「我說養妳的事。」
女人沒說話,只是笑著。
天氣越來越涼,秋天快過了,冬天又將來臨。
兩人抽著獨自的煙,一句話都沒有說。
終於,女人的煙抽完了,她丟下菸蒂,用腳輕輕踩熄。
「又要回去了?」
「這麼希望我回去?」
揚威搖搖頭,「如果可以,我希望妳永遠都不要回去。」
「再來支煙吧!」
揚威定眼看著女人,心中開始有一種衝動想要抱住她。
女人見揚威沒有反應,也抬起頭看著揚威,卻發現他一直看著她,她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漸漸臉紅了起來,彆扭的說:「你,你看什麼?」
揚威沒有說話,只是慢慢的抱住她,原以為她會反抗,但是她卻只是默默的接受。
兩人維持這個姿勢不知道多久,但是他們卻很樂在其中,突然一股聲響出現。
「賤人!妳在哪裡?」這個聲音讓揚威從夢裡拉回到現實。
揚威慢慢放開懷中的她,兩人同時看向聲音的來源。
一個高大帥氣的男人出現在黑美華門口,他氣憤的神情讓人不敢接近,他不斷搜尋四週圍,然後看見了揚威身邊的女人。
「賤人!原來妳在這裡。」男人走向揚威,用右手一把抓住了女人。
女人驚慌的看著男人,臉上帶著些痛苦的表情,原因來自於男人用力過度的手勁。
揚威伸手抓住男人的右手,「放開她。」
「他媽的,你不知道我是誰?」男人瞪著揚威。
「我管你是誰,放開她。」揚威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你敢這樣對我說話?」男人放開女人,反手抓住揚威的右手,左手使勁的朝揚威的臉打了一拳。
揚威摔倒在地,維持住自己的重心後用手肘回擊男人的肚子。
男人悶坑了一聲,抓住揚威的頭然後用自己的膝蓋重擊揚威的頭。
揚威鼻血狂流,向後倒在地上。
男人用腳不斷的踹著他。
女人拉著男人的手不斷哭喊,但是男人似乎越打越有勁,不斷踹著無力反抗的揚威。
漸漸的,揚威失去了意識,在他記憶中最後一個畫面是妝已經哭花的女人。



「怎麼會搞成這樣子?」這是揚威醒來後聽見的第一句話,說話的人是趙圍。
揚威身處在醫院的上等病房內,不用說他也知道這是賀予威幫他安排的。
「我也不知道。」揚威回應。
「還好威爺及時出來解救了你,不然你真的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打我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黑美華的主管,就是你當時把的那個女人的領班。」
「她、她不是我要追的女人。」揚威立即解釋。
「是不是都不要緊,反正威爺已經先幫你安排好,誤會已經解開了。」
「那那個女人呢?」揚威緊張的問。
「她沒什麼事情,只是受到一點驚嚇,聽說昨天就回去上班了。」
揚威鬆了一口氣,「我睡了多久?」
「一整天,不知道你是太久都沒好好休息還是怎樣,醫生說你根本就沒受到什麼傷,結果你還是睡了一天。」
「是嗎?」揚威笑了笑,但是他一點都不在乎。
「威爺說今天開始你不用再幫他開車了。」
揚威緊張了一下,「威爺要開除我?」
趙圍搖搖頭,「記住,你是威爺的特別助理,不是司機,從今天開始你就不用再跟著他到處亂跑了,你就在我的底下做事,懂了嗎?」
揚威鬆了口氣,眼睛直盯著趙微笑了笑。

天氣已經轉入冬天了,他的戀情也跟著被冰凍起來了。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