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浩瀚無垠的棋海裡,我不斷飄蕩,期待最奇妙的一手。

不斷磨練自身的奕術,等待那令人感妙的一局。

置身在九、十棋路中,我還在期待,我還在等待。

畢竟,我還沒達到最後的「神乎其技」。

第一手 開局

北方兩大外患─西夏、遼國與宋朝簽訂盟約,要求宋朝每年供納大量的白銀、茶葉與絲綢作為和平的條件,而宋朝的皇帝卻依然不自覺,依舊接受那毫不公平的條約。

宋朝 神宗熙寧五年,王安石變法第三年,宋朝在王安石的「青苗法」、「保甲法」等十八項變法的情況下,原來積弱不振、年營虧損的國庫跟軍力已經都漸漸有了起色。

東京的大街上人來人往的忙絡著,街邊的路上擺著一張長桌,桌上連擺七張羊皮所做的棋盤,長桌旁豎立著一隻竿子,竿子上隨風飄蕩著一張旗,旗上頭寫著五個大字─「天下第一棋」,旗子旁站著一位年輕人,身上的衣服破的幾乎快補不了,但是他的神情卻異常堅定,眼神堅決,直盯著桌上的七張羊皮棋盤。

東街上頭走來一位年輕人,身上穿著一件滿是補丁的衣服,手上提著一包布包,看著遠方隨風飄蕩的旗子─「天下第一棋」,他笑了一笑,抓了抓頭就往那長桌走去。
他看著長桌上頭的七張羊皮棋盤,棋盤上頭擺著寥寥無幾的棋子,將手上的布包環抱在自己胸前,細細思考著。
長桌旁的年輕人看著他,開口問道:「要試試看嗎?」
「可以嗎?」他看著長桌旁的年輕人仔細的問。
「只要能在一柱香中將這幾盤殘局給收拾掉,我就跟你下一盤棋。」那年輕人用手指著他說道。
「就這樣?」
「還有,就是只能走三步。」
「你是說,每盤殘局都只走三步?」他伸出了三隻手指頭問道。
「沒錯。」
「有意思,就三步,跟你賭了。」他興奮的用手對著那年輕人說道。

他的神情開始變化了,臉上的神情開始嚴肅。右手的手指在桌上不斷敲打,慢慢的一步、一步向左移去,終於,到了最後的一局棋。他閉上了雙眼,仰著頭,口中不斷念念有詞,漸漸的,他不再發出聲音,嘴角漸漸的上揚。睜開雙眼,看著長桌旁的年輕人。
「喂!我全解開了。」
「哦!這麼快?」那年輕人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要不要看看?」
「好啊!你先請。」那年輕人伸出右手對著他做了個請的動作。
他的右手慢慢伸了出去,堅定的提起了棋子。
勝負,就在一瞬間。

「好你個小子,真是後生可畏,天下間除了我之外,沒想到‧‧‧。」那年輕人看著桌上的七張棋盤,搖了搖頭,臉上滿是佩服的表情。
「天下棋盤之大,我尚未找到真正的最好一手,希望今日,你別讓我失望。」
「『天下第一棋』從未輸過,今日,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那年輕人慢慢將眼光轉移到他的身上。
電光石火的一秒,兩人四目相交,就像是看透對方一樣。

棋盤間,沒有勝敗,只有生死。
棋手將自己的生命灌輸在棋子上,將畢生的精力融入棋子間,生與死並不可怕,勝與敗沒有一定,只要求最神的一手。
只有在舉棋定駐的那一下,棋手的生死才有意義,棋手的生命才得照耀。

天下如棋盤,人生似棋局。紅與黑,先與後。
就在短兵交接那一瞬,因交接而蹦出的火花,棋手的生命獲得救贖。

只有你才能明白,因為是你,所以才有我。
棋手的生命何其短,只因為世上有棋。
世代的交接易轉。
那輪明月依舊在,在天上注視著我們,它也在期待,期待最好的一手,期待真正的「神乎其技」,期待最後的「棋神」。

兩人站在街上,不動如山的氣勢。
真正的棋局早已開始,早在他們相見的一刻。
但是,他們卻不動。
不是不敢動,而是不想動。
因為真正的棋局必須在月夜下。傳說,棋神會在月夜裡出現,踏著月光,降落在風中棋盤,看著生死博鬥的棋手,注視千變萬化的棋局,一手、一手的引導棋手步數,就在月正圓的那一刻,「神乎其技」就將降臨。

終於,夜降臨,月升起。
那年輕人移開了視線,從桌底下拿出一張藍紫色的棋盤,攤開在月光下。
金黃色的九、十路金線,在月光下散發出淡淡的迷樣光芒,雖然微弱,卻震懾住兩人的視線。
棋盤旁的兩行小字「觀棋不語真君子,起手無回大丈夫」十四字,用著紅色朱砂寫上,特別的顏料,參雜神秘物品,字,異常清楚。
棋盤中間四個大字「楚河漢界」篆體寫上,黑字鑲金邊,無法言語的莊重。
整個棋盤有種過份的氣勢,強過兩人的驚人感。

「『星夜棋盤」,這世上只有三個人見過,你是第四個。」那年輕人看著那謎樣棋盤,堅定的語氣隱瞞不住自己的興奮。
「我不信。」
「你不信?」那年輕人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既然如此珍貴,為何我從未聽說?」
「哈!哈!哈!」那年輕人大笑了三聲,仔細的看著他,「天底下配用這棋的人太少了,只有真正的棋士才配使用它。」
「何謂真正的棋士?」他聽見了「真正的棋士」這句話竟也認真了起來。
「能破天『七殘局』的人就算是了。」
「『七殘局』?莫非是前朝的『棋神』所遺留的『七殘局』?」
「沒錯,天底下能破這『七殘局』的我看只剩下你、我二人了。」
他聽了後,臉上漸漸有了笑容,『七殘局』與『棋神』,原本只是傳言的事,竟發生在他身上。
「看吧!天下間最奇妙的棋子將要重出江湖啦!」那年輕人將一盒紫檀所製作的盒子拿出。

厚重的紫檀,懾人的氣勢漸漸散發。
但,氣勢不是由紫檀盒所發出的,而是從盒子裡的東西所發出的。
盒蓋被打開,月光下的螢光顯的更加驚人。
盒子裡又擺放著兩個小盆子,相同的材料,一樣的厚重。
紅、青兩種不同的顏色,三十二顆棋子,靜靜的平躺在棋盒裡。

「這,應該也有個名堂吧?」他看見那棋子,竟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月夜之棋。」
「月夜之棋?」
「怎麼啦?被這名字嚇到了?」那年輕人看著他用種奇怪的笑容看著他。
「不,我想,的確也只有這名字能配的上它。」
「好,有你的。月光配棋盤,棋士配棋子。」那年輕人一邊說一邊將發出紅色螢光的棋子放在他的面前。
「為什麼?」他看著眼前的棋子不解的問道,「我們可還沒猜子呢!」
「不為什麼,就因為我看的起你,其他人,我可是看也不看,理也不理。」
「那你就別後悔了。」他用食指與無名指夾住「帥」,將中指放在棋子上,很有氣勢的放在了九格方城中將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社長杰 的頭像
社長杰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