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站長去工作,將不定期更新。 留言請注意口氣,盜文請附上連結。
  • Oct 29 Wed 2008 22:43
  • 夢遊

夢遊

我坐在頂樓的小矮牆上俯視著已經深夜卻絲毫沒有停歇意思的大街,車來車往,燈紅酒綠。
看著底下的不夜城,我開始慶幸自己生活的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城市,雖然空氣污濁,吵鬧喧嘩,但是睡不著的失眠夜都不愁沒有可以消遙的地方。
我喜歡這裡,我愛死了這裡,因為這裡不受任何道德的拘束,這裡也沒有絲毫偽善的人性,生活在這裡的都是依照獸性慾望生存的人類,這裡是墮落的地獄前哨站。

對面大樓有十八層,第十五層住著的是一個還在讀大學的女學生,你問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我經常到她家去。熟?我跟她不是很熟,但是我又知道她的一切。啥?你說我是個偷窺變態?我不否認,因為我經常看著她,但是我不算偷窺,也不是偷窺。什麼?你說你不懂我在說什麼?沒關係,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女學生的閨房亮起了燈,她回到家了,應該說她回到「宿舍」了。
我站起了身,這裡可是有十六層樓高度的大樓,超過六十公尺高度的這裡,雖然我有懼高症,但是此時我一點都不怕。
我在矮牆上悠閒的走著,雖然樓下車來人往但是卻沒有一人注意到我,是都市人民無情的冷漠?哼!笑笑就算了。
女學生沒有拉下窗簾,就在自己的房間對著鏡子脫下穿著一天的衣服,對著鏡子擺弄,做出一個個不同的撩人姿勢,不得不說,她的衣著品味確實不怎麼樣,但是我喜歡的卻是虛偽外表下真實的她,她的長髮過肩,臉蛋清秀卻戴著一副跟她不符合的黑框眼鏡,身材曼妙,更難得的是她胸前高聳的雙峰,雪白的肌膚加上膿孅合度的比例,沒有多餘的贅肉依附在她的身上。
我雙手交叉於胸前,目不轉睛的看著精采誘人的脫衣秀,腦子裡想的卻是我跟她一起做出的各種極度露骨猥褻的動作,突然一團熱氣衝到我的下腹部,我不用低下頭也知道,緊繃的褲子已經說明一切。
她突然看向窗外,但是我一點都不在意,因為我知道她看不見我,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有一股不良的氣息向她投射。
她沒想錯,因為我縱身一跳跳下了頂樓。
不是要自殺,不是瘋狂的理智操控我,我此刻清楚的很,我的雙腳像是踩著了陸地,完好無事,如果此刻有人在現場看見一切一定響起如雷的掌聲,可惜沒有,我停留在半空中,走向女學生的窗戶,說是走不如說是飄,我只是像是在走而已,我們之間越來越近,女學生卻絲毫不知,拿起了衣服往浴室走去。
我站在窗外,笑笑,這裡沒有一樣東西能夠限制住我,就像電影特效一樣,轉眼就進入了女學生的房間。
不愧是女孩子的房間,乾淨整齊,而且還帶著淡淡的香味,浴室中傳來淋浴的水聲,我迫不及待的走道浴室門外,將頭探入一看,平常只有在「動作片」上才能看見的致命吸引現在正在我的眼前上演。
熱水從她的頭上淋下,沖走她身上的肥皂泡泡,她像是情人愛撫一樣的輕輕撫摸自己的身體,仔細搓揉每一寸肌膚,但她臉上沉醉的表情卻讓我感到更加興奮,像是引誘又像是激情過後滿足的愉悅感。

「啊!」一陣狂叫。

我從沉醉中驚醒了過來,是我露出馬腳還是被她發現了?不可能,照理來說應該沒人能看見我才對,我不斷思索所有可能,驚恐的看著她的臉後才發現她的視線不是在我身上,我順著她的視線看下去發現在明亮的浴室中我身處的地方比其他地方來的暗,應該佈滿霧氣的浴室也只有我所處的地方是乾燥的,雖然只有一小塊但是任誰看了都會嚇一跳,難怪她會大叫,因為這根本就是靈異事件,但是我沒有動作,要讓她知道這一切都是自然現象,讓她不會懷疑到這是鬼也就是我的傑作。
她用手遮住胸部跟兩腳之間,盯著我所處的位置露出驚恐的表情,終於鼓起勇氣向我的位置走來,用手揮了兩下,她的手穿過我的身體,當然我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是她的表情卻讓我感到無比的興奮,逐漸撩起我的慾火。
在她揮掃的時候霧氣也跟著掃進了哪塊乾燥的地方,她逐漸放下了心,我卻驚魂未定,就結束今晚的旅程吧!
就在離去前我親了她的臉一下還順手偷摸她一把,但是她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睜開了雙眼,一如往常的在鬧鐘響起之前醒了過來。
早上六點二十,我按掉了鬧鐘,身體的疲勞已經恢復,但是腦袋卻反常的頓,我撕掉左手的電線,下床到了浴室盥洗。
眼睛迷濛的看著鏡中的自己,長相普通身材瘦弱,不愛運動不喜歡外出,偶而看一些小說卻經常攤在電視機前面,這是現代人多數都會有的病,多數人說我是宅男,少數人說我是自閉兒,好心的人說我是懂的享受,狠一點的人說我是浪費國家糧食,唯一慶幸的是,我還有個正當職業。
我是個大學助教,主修社會學,但是經常到其他學院串門子,因為其他學院的女孩子都比較願意跟我聊天,也許是因為他們都不知道我是一個怪人,即使到了現在當了助教,這個習慣還是沒有改變,不過理由不同,因為其他學院的人都不知道我是助教,這有利拓展我的戀情,可惜沒有成功過半次。

七點半我到了學校的教授辦公室,泡了杯咖啡,我陷在辦公室的沙發裡頭,腦袋頓頓不知道該做什麼事情,突然之間我想起了昨天的那個女學生,她跟我是同個大學的人,不同的是她修的是心理學,我曾經見過她幾次面,不過一點都不熟,因為認真的女人很難溝通,但是她真的很漂亮。
幾次下來,我去旁聽的原因不再是因為那些女學生,反而是心理學的課程,我才知道讀書的樂趣在哪裡,就是去掉了考試這個因素而你還努力的課程,這就是你有興趣的東西。

上午十點十分鐘聲響起,心理學的第一堂課開始了。
我坐在教室最後一排,既然不是這裡的學生我想我還是安分一點就好了。
一個五十多歲矮胖的教授走了進來,我很喜歡他的上課內容,因為沒有多餘的名詞困擾,也沒有深入的解釋,甚至,他的教學內容跟人的心理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這堂課他教的是「大腦」。
人的大腦有很多地方是科學家到現在為止都還無法完整解釋出來的地方,或許應該這麼說,科學家所理解出來的大腦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如何運作、思考線路、記憶儲存、語言轉換……等都無法有個完美的說法來說明,他們只能用「大概」、「疑似」這種不確定的說法來確保自己的言論沒有問題,但是個教授不一樣,他會教一些已確認的事實來推論初步確定的可能。
大腦思路的接連靠的是「神經元」,傳遞的物質是「電子」,經常思考的連接路徑會讓神經元連接確實,如此電子的傳遞會快速;相反的,不常思考會是回憶的東西會讓神經元連接鬆散,電子的傳遞就會需要透過別的道路來移動,所以有些事情都要靠一些相關的資訊來聯想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這樣就說明了為什麼有某些專長的人會在其他領域表現的像是一個白痴。
但是讓我真正感興趣的卻是他前幾堂課所教過的東西。

人的靈魂是否存在現在科學一職無法有個說明,但是我相信人體內真的有靈魂。
靈魂存在的地點就是大腦,抽象一點說就是人的「思考模式」,起乩或是附身就是大腦被其他靈魂佔領所表現出來的模式。當人醒著的時候靈魂會存在大腦中控制一個人的行為一切,但是睡著之後呢?
有沒有人想過人的睡眠為什麼會有「深層期」跟「淺眠期」?
很簡單,「深層期」就是靈魂熟睡的時候,「前眠期」就是靈魂蠢蠢欲動的時候。這也就說明為什麼淺眠期的時候人的大腦電波跳動最快速思路最清楚,因為身體其他部分都只需要基本養分,而多餘的養分就跑到了腦中供應給靈魂,所以大腦就會想辦法消耗這些多出來的養分,大腦的運作通常只有一種方式就是「作夢」。有人經常說睡覺時一直作夢感覺好累,那是因為大腦無法消耗過多的養分所以只好用這種方式來消耗養分。
不知道有沒有人有這種經驗,上一秒還在作夢,突然醒來後發現全身乏力,心臟強力跳動,血液快速流通,整個身體感到很難受。這是入眠後全身養分突然大量貫入腦中造成腦部電子快速跳動,因而造成靈魂短暫脫離身體,這期間所感受到的像是在作夢,實際上卻是靈魂到處遊蕩,所以這期間所經歷的事情相當真實,因為是真實所見的。
這樣的經歷多數人叫「靈魂出竅」,我就叫它「夢遊」。

通常這種事情是可遇不可求,因為十年都不一定會碰到一次,但是聽完這位教授所教受的內容之後我想到一個點子,如果知道自己睡眠時候的淺眠期適時貫入少量電力,不知道會不會讓靈魂出竅,就這樣,這個想法被我實現了。


晚上十點,我躺在我的床上,將電線用膠帶貼在我的左手,電線的另一端是一個小鬧鐘,我換上一個新的雜牌4號電池(一夜的夢遊所需電量並不大,所以不需要用太好的電池),將鬧鐘鈴響時間調到兩個小時候。
一個睡眠循環共有兩個週期,淺眠期跟深層期,淺眠期只有半小時,深層期有一小時,先淺後深一個循環共一個半小時,為了讓疲憊的大腦能先休息所以我都將夢遊的時間調成兩個小時後,因為我不確定半小時內我能否睡著。
小鬧鐘是特製的,但是我沒有什麼大變動,只是在鬧鈴響的裝置加兩條電線連接到我的左手。我知道有人在懷疑我的裝置,其實秒針跳動幾乎不需要電力,所以一顆電池能夠讓一個鬧鐘維持很久,最耗電的時候是在鈴響的時候,這個裝置設置在只有鈴響時才會輸出電力到我的身體。

鈴─鈴─

鬧鐘停止響鈴,電池的電力大量貫入我的身體,順著血管注入我的大腦。
我的腦筋突然清醒,輕輕的往上飄,我回過頭看見躺在床上的我,我知道今天又成功了。
沒有人知道靈魂跟肉體的連接靠的是什麼,我知道,因為有一條細細的絲線在我的肚臍連結兩端的我,這也是確保我的肉體不會被其他靈魂入侵的保障。

我到處亂晃,不受物質界的一切所限制,任意的穿進穿出,我可以到我平常都不能去的地方遊玩,只要一個念頭轉換,我隨時可以到英國、美國、法國去,不用買機票,不用花半毛錢,更好玩的是,我隨時可以窺探別人的隱私,而且一點都不用防備。
偶而會被一些人看見,有人說那是「陰陽眼」,其實是錯的,因為那些人看的見我卻不代表他們看的見其他靈魂,只能說我們之間的腦電波相似,或是說我們「搭錯線」,因為「看見」本身是沒有真實性的,光線會透過我的靈魂卻不會造成任何的反射或是折射,所以正常人無法「看見」我,但是卻能用第六感「感覺」到我,這樣的人多數是因為相似的腦電波,紹數是因為他們有異能的體質。
今晚,我被人「看見」了。

一個無人的小巷中,一個無家可歸的小男孩,他用清澈的眼睛直盯著我,有人說小孩的靈性比較高,其實是小孩的性還未定,所以他們的電波範圍比較大,容易接收到其他靈魂的電波。
「你是誰?」小男孩問。
「你看的見我?」我問。
小男孩點點頭,「你幹麻不穿衣服?」
我低下頭發現自己一絲不掛,本來就是這樣,人有靈魂衣服可是沒有,但是我能「創造」出來,只要想像力夠就可以了。轉瞬間我「想」出一套衣服。
「現在我有了吧!」
小男孩驚訝的看著我,他張大嘴巴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他所見的一切。
「你是怎麼變的?」
「魔術。」我走到他面前蹲下,一隻手摸著他的頭,感受他腦袋理所想的一切,窺探他的心理。「小翰,十歲,媽媽已經去了天國,爸爸整天喝酒打你對不對?」
小翰點點頭。
我的心中一沉,這種事情雖然不是新聞,但是出現在自己的身邊還是一樣難受。
「這樣吧!你相不相信哥哥?」
小翰點點頭。
「那我給你一個地址,你到這裡來找哥哥好不好?」
小翰再度點點頭。
我摸摸他的頭,跟他說明我家怎麼走,並且告訴他我的備分鑰匙藏在哪裡。幫助一個人有時候是不需要理由的。
小翰朝我家的方向前進,為了怕他迷路我決定還是陪他一起走,至少讓他安心,讓他今晚有個安穩休息的地方,明天我再想辦法幫他找個能夠收容他的地方。
兩人,不,一人一靈魂就在街上行走,如果不知情的人一定會覺得小翰是神經病,因為他一直對著空氣說話並且傻笑,但是我知道這是他這些日子以來最開心的時刻。


一個喝醉酒的駕駛開著一台破車在馬路上狂飆,他沒開大燈,不在意周圍的路況,連闖兩個紅綠燈,油門直踩到底,這一秒他覺得世界好慢。
迷濛的雙眼讓他開始看不輕眼前的一切,遠方好像有一隻狗在擋他的路。
撞死它。這是他唯一的念頭。
他將身體向前傾,做好衝撞的準備,就在撞上的前一秒他看見了一個小孩。

砰!

小翰被當場輾斃,車子撞向旁邊的電線桿,駕駛當場死亡。
我還來不及思考這一切的時候電線桿倒下又壓毀了汽車,我眼看著電線桿從我的頭上倒下,幸好我只是個靈魂,不然不知道已經死幾次了。

啪!啪!

高壓電從被扯開的電線露出,火星不斷冒出,我不敢想像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突然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我感到一陣酥麻,正常來說我應該不會有這種感覺,怎麼回事?
電線終於承受不住拉力被扯開,大量電力湧出,全部貫到我的身上,我的全身就像圍繞小燈泡的聖誕樹,全身佈滿火光,一絲電線順著我的靈魂連接線過去,不到一秒鐘,線斷了。

我突然明白世界上所有一切問題的解答,大量知識貫入我的腦中,直到我無法承受的那一秒。
就是同一秒我開始無法思考,不能想像。
這表示……
我會……
我……













大量電力貫入腦袋,直到大腦無法承受的瞬間靈魂就會離開身體。
這也就說明為什麼人死亡前夕會有「餘光返照」的現象,像是對造物主的反諷,但是,靈魂一旦沒有電力供應之後會怎麼樣?沒有人知道,因為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但是,我知道。



------------------------《我是分格線》-----------------------------------------

這是我在今年七月的時候投稿「倪匡科幻獎」的參賽作品。
原本是無法參加的,但是因為一些因緣際會,讓我又有機會參加。
不為什麼,就只因為獎金豐厚,第一名有十萬嗎?我忘了!
這個故事我花了十幾天才完整的想出來,跟平常不同,平常我都是有一個念頭,就可以隨意的寫完整個故事,但是,科幻小說跟平常我隨性的作品不一樣,光是如何將其不可能轉變成有可能這個步驟我就想了很久,大概佔了所有思考的十分之九吧!
其中還停了幾天,因為有些地方真的難圓其說,還一度想要放棄。
也不知道是我的運氣好,還是我平常有看很多書,終於讓我想通了一個點,完成了這個作品。
而這也是我所有作品中最沒有我的風格的一篇吧!XD
但是也讓我轉變了不少寫作技巧,有仔細看過我以前跟現在小說的人就會注意到。

不過,很遺憾的,這篇作品在初審就被刷掉。
我是個很自傲的人,這個世界上我都是把我自己的作品看的最好,至少當下是啦!事後就‧‧‧
現在看起來的確是有一點差,不過其中的創意倒是我很滿意的部分,我還因此多了不少靈感。
也算是學一個經驗,也算是見識整個世界,我現在才知道,「人外有人」,而我並非那個人外人!

這個故事放在我的網誌上,也算是讓大家見識到另一個不一樣的我,畢竟,要再看見我寫出科幻小說並不簡單,最快,可能也要明年吧!XD
我是絕不會放棄的!

給個面子,不管好不好都給我一個建議吧!
畢竟,讀者永遠都比評論者來的貼近人心,也貼近事實!
有緣明年見!(要是我沒放上來就是我得獎了!那我要放還是不放?難喔!XD)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Fok
  • 我覺得結局還滿容易被猜到.....<br />
    "應該佈滿霧氣的浴室也只有我所處的地方是乾燥的"這段是不是<br />
    跟"不受物質界的一切所限制,任意的穿進穿出"有衝到呢?
  • 結局真有那麼容易猜到嗎?(驚!)<br />
    <br />
    這部分我當初的想法是靈魂雖然不受物質界所限制,但是卻依然存在,所以在佈滿霧氣的浴室中還是會有一個小地方沒有被霧氣佔據。<br />
    我知道好像有點硬坳,這也是當初我所沒仔細設想的一個部分,經你一點,確實是有點不合理,下次我會注意的!

    社長杰 於 2008/10/30 21:20 回覆

  • FishBallXD2
  • 好酷喔>"<<br />
    厲害厲害(崇拜中)...
  • 是嗎?<br />
    這麼說我會不好意思的!

    社長杰 於 2008/10/30 23: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