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指修長,而且乾淨。

他將手泡在熱水中,這是他每次要出去工作之前一定要做的,讓血液循環正常,讓手不會僵硬而誤了工作。
房間中的暖氣開的很強,讓他全身有點發汗,但是在這寒冷的時節中,這算是一種享受。
他將手從熱水中抽離,用毛巾擦乾,看了看手機上面的日程表,確定今天的工作時間沒有錯。

當然不會有錯,因為他已經檢查過好多次。

他穿上衣服,在身上仔細的放了許多「傢伙」。
再穿上伸縮材質做的西裝,對客戶的禮貌是一定要有的。

他慢慢走到門口,再次確認時間沒有錯。
一年的最後一天,距離倒數還有五個小時。


他坐上計程車,雖然他有車,但是每次工作前他不喜歡太過勞累。
司機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頂著一個大啤酒肚,滿嘴煙味跟檳榔渣,標準的政治狂。
「喂!少年仔,這次投票你給誰啊!」濃厚的南部口音。
「呣去投。」他隨便的應付。
「安奈麥塞啦!投票四年才一次,呣投呣菜啦!」司機一直說著他的荒謬政治觀。
他沒有理司機。

每年這個時刻,都是縣市政府廣場前最多人的一天,一群年輕人等著倒數,揮霍著自己還很多的時間。
他沒有多看那群年輕人一眼,雖然他心中也很想跟他們起狂歡,但是他還有工作。

「倒數最後四小時。」台上的主持人不停的嘶吼,台下的年輕人也跟著大叫。

他進入附近還沒有人的101。
很孤單,也很悲哀。
台灣最高的一座高樓最後的功用居然只剩下觀光跟放煙火,但是卻沒有人願意面對這個事實,大家還是跟往常一樣吹噓徒剩悲哀的故事。

他拿卡片在門口的密碼鎖上面刷一下,這是他在黑市用高價飆來的。
有備無患,這一直都是他的座右銘。
101中早已經沒有人,大家都已經回家度假去了,剩下的人不是警衛就是還在加班的可憐員工。
他沿著牆壁邊走,深怕被監視器拍到他的蹤影,這對他以後的工作沒有好處。
走上樓梯,雖然有員工電梯能用,但是這樣就躲不掉監視器。
雖然樓梯也有,但是早已經被人關掉,警衛又不是笨蛋,怎麼會監視著不會有人的樓梯?

五樓,十樓,十五樓,二十樓。

好像永遠都爬不完一樣,他的目的地在七十八樓。
像是無間地獄的道路,不過也是,目的地絕不會是天堂,這他早就已經知道。
他開始喘氣,雖然時間夠充裕,但是他怕體力不支,這比起什麼都來的可怕。
就像是被怪物吞入體內,怎麼樣也走不出去,只是徒耗體力的遊戲。

終於,他到了。
應該是總經理的辦公室,整層樓只有一個房間透出光線。
他看著光線坐在一旁,還要再休息一下,但是不影響他的工作,因為早已經算在內。

「最後兩小時。」廣場的主持人大聲呼喊,一群人歡呼。

他探索身上的東西還在不在。
拿出手機在次確認客戶的要求,最後兩小時。


他開始行動,大方的走到門口,因為他知道裡面的人絕不是在辦公,所以監視器早就已經關掉。
他仔細的聆聽房間內的聲音,只剩下虛脫的喘氣聲。
時間差不多了。

他輕輕壓下門把,有鎖,但是這類型的鎖又很容易開。
他取下他身上的東西,插入一卡。
「趴!」門開了。
他推開大門,裡頭的一對男女驚慌的看著他。

「你是誰?你怎麼進來的?」男的大吼道。
女的只是拿一旁的衣服遮蔽著自己裸露的桐體。
「對不起。」
「知道錯還不出去?你老闆怎麼教你的?」男的還是憤怒的大吼。
他將手伸到外套內,用食指跟中指夾著一把形似餐刀的小刀,比餐刀利,比餐刀亮。
從右下環到左上,一個漂亮的圓弧,一道亮光從他手上閃到女的身上。
沒有多餘的聲響,女的不發一語,眼神中有著無限空洞,一道血柱從他額頭緩緩流下,在下巴匯聚成河,流過她傲人的雙峰,染紅她身上遮蔽的衣服。
男的驚嚇到說不出話,只是張大著嘴,卻吼不出聲音。

他從旁邊拉張椅子坐下,優雅的翹著二郎腿。
只是看著那男人,沒有多說一句話。
男人半餉之後才逐漸回過神,看著不發一語的男人,突然覺得自己口乾舌躁。
他指指男人下體,眼神卻沒有離開過男人的眼睛。
男人順著他的手指低下頭,軟掉的老二慢慢脫離半小時前還是新的套子,上面沾滿五分鐘前讓自己達到高潮的白液,黏膩不舒服的感覺他現在才發現到。
「你要不要先去洗一下?反正時間還多。」
男人輕輕搖搖頭,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中記而死了。
他聳聳肩,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兩人繼續沉默著。

「倒數最後一小時,今晚我們的嘉賓馬上就要到現場了,先請大家看接下來的節目。」主持人依舊情緒高亢的吼著,一群年輕人就跟著瘋。

「是誰,誰叫你來殺我的?」男人一個小時內不斷問著同樣的問題。
「李董?王總?董事會?上禮拜被我開除的人?」男人不斷說著他懷疑的人,但是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給你多少錢?我加倍,不,加三倍?四倍?五倍?十倍?」男人不斷加錢。
他還是沒有反應。
「媽的,你是不是人?說話啊!」男人的精神逐漸到達崩潰邊緣。
他還是沒有反應,只是看著男人的眼睛。

「今晚的嘉賓是,新任總統。」台下年輕人狂吼。

「你什麼時候才要動手?倒數結束後?」男人還是不斷說話。
他舉起右手比個二。
「兩小時?不可能,兩分鐘?還是二十秒?」男人的臉色已經開始發青。

「最後兩分鐘就要倒數了,大家High不High?」狂吼。

「動手啊!動手啊!」男人發瘋似的狂叫。
女人的血液已經凝固,腥味佈滿房間,男人已經吐了幾次。

「十,九,八。」外頭已經開始倒數。
男人不斷抓著頭髮,他已經快禿頭了。

「七,六,五。」
男人全身緊繃,抱著頭低聲哭泣。

「四,三。」
男人跳起來大叫。

「咻!」一把刀插入男人心臟。
男人低呼一聲。

「咻!」一把刀進入男人額頭中。
男人倒地。

「一,新年快樂!」

「砰!砰!砰!」
火花從廣場附近不斷射出。
101的火樹銀花持續。
閃耀的光茫從窗戶透入房間內,他瞇起眼睛觀賞。

「真美的一年啊!」他讚嘆。
他伸出左手微微擋住耀眼的光線,微微一笑。
他對著地上的屍體搖搖頭,拔出了三把刀,用他們身上的衣服擦乾淨再度放回了自己身上。
吃飯的傢伙,不能送給你們。

身影逐漸消失在大樓的黑暗中。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