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賭徒。

只靠運氣賭博的人,叫做賭鬼;只靠技術的人,叫做老千。
我這種人,一半靠運氣,一半靠技術。
但是,我卻從沒贏過。
因為,賭博不能上癮。

我是個賭徒,但是,比起賭博,我更喜歡觀察人性。
而賭,就是最能看出人性的一種方式。

為了了解賭這種技藝,我參考了坊間數種參考書,但是卻沒有一本能夠讓我獲得我想要的。
最後,我終於找了一本書──心理學。

賭博跟莊家賭,那種百分百就只能靠運氣。
只靠運氣的方式,我最討厭。
所以,我只玩能跟人面對面賭的。
大老二、十三支、九九、抽鬼牌。
最後,我找到了,梭哈〈Show Hand〉。

這是一種能夠任人性展露無遺的遊戲,不只是因為牽扯到錢,還是因為,這種遊戲也是一半靠運氣一半靠實力的遊戲,所以,我用盡一切方法研究,卻還是無法真正參透。
不安因素的多寡,決定一切。
只靠運氣的賭徒,用前兩張牌決定要不要跟,要跟多少,通常,只要看他們丟錢的態度就能夠猜測他們的蓋牌是什麼。
只靠技術的賭徒,他們都用別人的前兩張牌來決定要不要跟,通常,只能看他們的小動作來猜測他們的底牌。
就是因為不安的要素太多,所以,我才離不開梭哈。

小小的四方桌上坐上了四個人。
我對面的人專靠運氣,因為他的牌我都能輕易猜出。
左手邊上的人專靠技術,因為他已經贏上近十把。
右手邊上的人,根本就是個凱子,所以他的錢大多都進入我還有我左手邊上的人的口袋。

對面的人,他的運氣差不多都被我截完了。「截運」是一種高難度技巧,因為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楣運地獄。
現在我的對手只剩下左手邊上的老千。
老千洗完牌了,我在切牌的時候動用一點小手腳,現在,他的底牌都落到我的牌上了。

老千發牌,他的表情顯的異常驚訝,因為他的底牌居然在我檯面上,我想,他下一把應該不會再賭了,這是我給他的一點教訓。
我的底牌是紅心A,開牌是黑桃A;老千的開牌是黑桃七,賭鬼是紅心二,凱子是梅花三。
我丟一千,老千蓋牌,其他人跟。
老千繼續發牌,我的下一張是黑桃二,我想這是他搞的鬼,但是一對A也夠殺了;賭鬼是梅花七;凱子是紅磚三。
凱子丟三千,所以我才說他是個凱子,根據他的表情顯示,他的底牌絕對不是三,他只因為開牌是一對三所以就毫不考慮的丟出三千。我跟;賭鬼蓋牌。
老千繼續發牌,我是黑桃三,凱子是紅心三。
這下子我更加確定是老千搞鬼了,我瞄了一下他,他居然賊笑的看著我。
凱子丟五千,我跟。
這下子驚訝的是其他人了,因為我的檯面是無賴,居然敢跟凱子的三張三。
老千發蓋牌,我直接翻開,黑桃五;凱子的是黑桃十。
我想也不想的將籌碼全都推出去,梭了。
凱子被我檯面的同花嚇到了,老千也是。
但是凱子居然跟,這下子我就佩服他的勇氣,但是也開始擔心,因為他極有可能是葫蘆。
凱子大笑,開牌,梅花十,真的是三葫蘆。
他開始收籌碼,我也微微笑了一下,「我還沒開牌呢!」
「我是葫蘆,你會是什麼?同花還是輸我啊!你以為同花打的過葫蘆啊!」
「那同花加上順子打不打的過啊!」
我開牌,黑桃四,同花大順。

賭徒,不表示不是老千。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