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間一陣冷風吹過來
才知道心痛依然 狂風哭號整夜

月台邊人影雙雙對對
只有一人孤隻單影
難道是約定已被人拋棄?

漂浪在天涯的字句
我如何也聽不進去
怎麼也打撈不起

思念像無法捉摸的水月鏡
站在岸邊看不見人傷心
若不是意識驅動人前進
怎麼也踏不進
愛情的領域

有人說花粉讓風攜帶去
到異鄉的異端與伊人相遇
春暖花開的季節裡
萌芽的花季
總在無法預料的來來去去

在開始的重生的一季
什麼叫做愛情?
我無法估計

不能看透人的心
也難去使人愛上你
會不會月老早已經注定?
規定非要在哪天才能夠相遇?

豈能如意
只希望花開 在最美的花季
創作者介紹

閒來無事的隨筆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