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扣人1.jpg 

「他總會幫死者,扣好最頂的一顆鈕扣。」


早些日子其實有個構想,想要將2000年後的國片做一個總整理,然後分析在兩千年前與年後的國片有什麼樣的差別,但是看了幾部兩千年後的國片後這個計畫就自然瓦解了,不是我沒有辦法,而是沒有意義,光是要找出這些年的新國片就已經很有難度了,更別提怎麼去仔細觀賞。
前幾年算的上是國片年,《海角七號》帶出的風潮,雖然說一路上有人不停唱衰,但是國片總算是有點起色。
但是說真的,如果那些今年來被稱做還不錯的國片不是國片的話,那麼評論又會怎麼說?

社長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